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78章 不拦

正文 第178章 不拦

    乔昭伸手把黎皎抓住她另一只手腕的手拂开,依旧面色淡然。

    “三妹,我知道你自幼享尽母亲的宠爱,没受过这般委屈,可你好歹替家人想一想啊!为了替你出气,付出这般大的代价值得吗?算我求你了好不好,你现在追上去拦住祖母,还来得及的。”

    黎皎是真的怕了,又恨又怕,既恨祖母他们为了乔昭做到如此地步,又怕惹到锦鳞卫真的遭了殃落到凄惨境地。

    乔昭摇摇头,提笔又写下一段话。

    黎皎凑上去瞧,只见纸上写着:“这世上,有的事能拦,有的事不能拦。”

    黎皎完全莫名其妙:“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今天的事,你认为不该拦?三妹,说到底,你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是不是?”

    乔昭低头再写下一行字:“对,今天的事不能拦,这样的事拦多了,会把脊梁拦弯的。”

    容貌对女孩是何等重要的事,如果自家才十三岁的女孩被人当箭靶子毁了容,这家的父母兄长连声都不敢吭,从今往后,还有什么人会把这家人放在眼里?这家的男人以后真能挺直了腰板做人吗?

    邓老夫人是替她出气,但也不只是替她一个人出气,可以想象,换作家中任何一个晚辈受了这般罪,老夫人都会这么做的。

    “脊梁拦弯?”黎皎怔怔念着这几个字,心中隐隐明白乔昭的意思,又难以理解,“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一次乔昭写下的话更简短,只有三个字:“你不懂。”

    黎皎被噎个半死,顾不得维持素来懂事有礼的形象,恼羞成怒道:“三妹,你就是不打算劝祖母了是吧?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祖母、父亲他们真的为了你得罪了锦鳞卫,该怎么办?”

    乔昭再写下一行字:“那是我的事。”

    她不会拦着父母长辈为受了委屈的子女出气,也不会让锦鳞卫祸害家人。

    锦鳞卫指挥使江堂?

    她不介意去见一见这位令人闻风丧胆的锦鳞卫头子。

    乔昭抬脚,从黎皎身边走了过去。

    先一步走出黎府大门的老大夫拎着药箱气得脚底生风,几缕胡须一飘一飘的,走到半路被人拦住。

    “大夫,请问黎府三姑娘脸上伤势如何?”

    老大夫有些吃惊。

    怎么还有人打听这个?

    问话的人见老大夫不语,忙把一块银子塞进老大夫手里:“没别的意思,就只是打听一下黎府三姑娘的情况。大夫,这个应该不是秘密吧?”

    老大夫更吃惊了。

    居然还有银子拿?

    他这正一肚子气呢,别说有银子拿,就是没银子拿他还想找人聊聊呢,就没见过黎家这么不着调的人家!

    这老大夫口风够紧的啊,居然还不说?

    问话的人一狠心,又塞给老大夫一块银子。

    老大夫这回终于开口了:“小哥儿认识我不?”

    “当然认识啊,您不是济生堂的程大夫吗,在京城坐馆大夫里,您是这个。”问话的人竖了竖大拇指。

    老大夫抖了抖胡子。

    看吧,他是普通大夫?连一个路人都知道他在京城大夫中是拔尖的,这黎家老小居然这么不拿他当回事儿!

    “小哥儿打听黎府三姑娘啊,老夫就跟你说实话吧,黎府三姑娘的脸彻底毁了,伤口太深,就是用宫廷特供的云霜膏也不管用的。”

    “哦,这样啊,谢谢了,程大夫。”问话的人打听到该知道的,拱拱手转身走了。

    老大夫掂了掂手中银子,心道:这银子赚得够容易的。

    谁知才走了两步,又有人把老大夫拦下来:“大夫,向您打听个事儿。”

    “什么事?”

    “黎府是不是请您给他家三姑娘看脸伤啊,那位三姑娘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老大夫:“……”什么情况啊这是?

    问话的人忙塞给老大夫一块银子:“大夫方便透露一二不?”

    “没什么不方便透露的,黎府的三姑娘脸彻底毁了,以后恐怕见不得人了……”老大夫又把刚才那番话复述一遍。

    问话的人心满意足走了。

    江鹤远远看着老大夫陆续被人拦住,皱起了眉。

    那老大夫干什么了,怎么一个劲的收银子?

    眼见老大夫红光满面拎着药箱走过来了,江鹤低声喊道:“大夫,借一步说话。”

    居然还有人要问?

    这个时候,老大夫已经由一开始的吃惊到现在的麻木了,淡定地捋了捋胡子,中气十足道:“说吧。”

    “呃……他们为什么都给你钱?”

    老大夫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栽到地上去。

    这怎么冒出来个不一样的?

    这小子有毛病吧?要不然就找他打听消息,要不然就离他远点,别人给不给他银子关这小子屁事啊!

    “不方便说呀?”江鹤很会察言观色,一见老大夫一脸的不高兴,忙把好奇心压了下去。

    还是大人交代的任务重要。

    “呵呵,那我就不问了,我问问别的。大夫啊,您是给黎三姑娘看脸的吧,她脸上伤势怎么样啊?会不会毁容?”

    老大夫抬着下巴,轻轻哼了一声。

    江鹤一脸莫名其妙。

    老大夫开口道:“现在,你应该领悟到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了。”

    江鹤一脸错愕:“这么个问题居然还要收费?”

    这钱未免太好赚了!

    老大夫嗤笑一声,抬脚就走。

    江鹤忙追上去把银子塞进老大夫手里。

    “毁容了,没治了。”老大夫撂下一句话,抬脚走了。

    “真毁容了啊?”江鹤喃喃道,忙回去复命去了。

    日头渐渐升到高空,锦鳞卫衙门前门可罗雀,就算偶有经过的路人,远远瞧见这不同于别处的黑漆衙门都忙绕开了走,衙门口的守卫懒洋洋站着,默默盼着开饭的时间。

    “咱们这衙门还真是人见人怕了,都绕道走。”

    “是啊,连看个过路的人解解闷都不行。我那在翰林院当差的表哥说了,人家门口经常有大姑娘小媳妇路过,一个个还穿得体面鲜亮,别提多养眼了。”

    “哎,你看看,那边来了个老太太,好像是奔着咱们这里来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