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75章 心疼(轩辕雪翎[冰]的和氏璧)

正文 第175章 心疼(轩辕雪翎[冰]的和氏璧)

    阿珠去看乔昭。

    乔昭却没有任何反应,默许了。

    阿珠眸光微闪。

    姑娘的反应有些奇怪,如果是这样,又何必撑着回到家里再请大夫呢?

    这边鸡飞狗跳去请大夫,青松堂那边,邓老夫人很快得到了消息,直接就来了雅和苑。

    “何氏,昭昭怎么样了?”

    何氏眼睛都哭红了:“大夫正给昭昭清理伤口呢。我的昭昭啊,脸上那么大的伤口,该多疼啊!我连看都不敢看,一看心都碎了。”

    “我去看看!”邓老夫人抬脚走进去。

    邓老夫人进去时,大夫正好清理完,于是一眼便看到了乔昭右脸颊上触目惊心的伤口。

    邓老夫人当即倒吸一口气,手忍不住发抖。

    “大夫,请给我孙女用最好的药,无论花多少钱都无妨。”

    大夫摇摇头:“令孙女脸上这道伤口太深了,用再好的药都会落下疤痕。”

    跟进来的何氏一听,直接扑过去揪住大夫衣袖:“大夫,求求你了,一定想办法不能让我女儿脸上落疤啊!”

    大夫傻了眼,忙挣脱何氏的手,解释道:“这个实在无能为力,不是花多少钱的事——”

    “我去东府!”邓老夫人忽然开口道。

    “老夫人?”何氏不明所以。

    “我去问问乡君,有没有宫中赏的云霜膏。”

    专供皇家的云霜膏对外伤疤痕效果极好,历来是最受各家欢迎的恩赏之一,东府的姜老夫人手中定然是有的。

    大夫出言打断二人的话:“老夫人,您所说的云霜膏老夫也接触过,实话说,就是最上品的云霜膏都没办法让令孙女不落疤的。”

    事关宝贝女儿,何氏当然舍得花钱,请来的是京城最有名的大夫,这样的医者自然是有门路接触到云霜膏的。

    大夫这话一出,邓老夫人脸色顿时一暗,心道:三丫头真是可怜,许是天意如此,三丫头毁了脸,以后更不可能嫁人了。好在何氏疼女儿,她也不介意白养一个孙女,以后提点着辉儿那孩子别薄待了这个妹妹就是了。

    何氏一听,抱着乔昭放声大哭:“昭昭,你别怕,娘就是散尽嫁妆,遍请天下名医,也要把你的脸治好!”

    大夫抽抽嘴角,开口道:“太太,您能不能让一让?老夫要给令爱上药了。”

    何氏闻言松了手,眼泪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落。

    乔昭终于开口:“我想起来了,李爷爷给我留了治疗疤痕的药,阿珠,你去库房把药材箱子最底下的那个白玉盒子拿来。”

    阿珠闻言立刻去了,乔昭冲大夫欠欠身:“多谢大夫替我清理伤口,上药就不必了,我有更好的药。”

    大夫一听,很是不悦,立刻看向邓老夫人。

    邓老夫人忍不住问:“昭昭,真的比云霜膏还好?”

    “当然,就是最上品的云霜膏,也不及它万一。”

    邓老夫人听了,将信将疑。

    李神医虽然有能耐,可医者有专攻,从没听说李神医有治疗疤痕的奇药啊。

    “至少比普通大夫的药好多了。”乔昭貌似无意道。

    大夫抖了抖胡子。

    这小丫头片子什么意思啊?普通大夫?他可是京城名气大大的医者,若不是因为这把年纪了懒得进太医署受束缚,就是混个太医当当也是没问题的。

    他是普通大夫?

    何氏哪有心思看大夫脸色,闻言忙点头道:“对,对,昭昭干爷爷给的药,再怎么样也比医馆里那些普通大夫的强,药可不能乱用。”

    大夫:“……”不愧是母女,说话都是一样的气人,他是普通大夫?

    “老夫人——”大夫看向邓老夫人。

    邓老夫人同样把心思放在乔昭的脸上,哪有余力安慰老大夫受伤的心灵,点点头道:“说的也是,那就用昭昭手上的药吧。”

    大夫一听险些气歪了嘴,抖着胡子道:“老夫人,令孙女伤的是脸,若是胡乱用药,又是这样炎热的天气,万一感染化脓了,那可就更糟糕了!”

    邓老夫人连连点头:“大夫说的是,药确实不能乱用。”

    大夫总算气顺了些。

    就说吧,那母女俩是不懂事的,还是上了年纪的人稳重。

    “姑娘,药来了。”阿珠手捧着一个巴掌大的白玉盒子进来。

    “快给三姑娘上药!”邓老夫人催促道。

    大夫一口气险些没上来,嘴都气歪了:“胡闹,胡闹!”

    何氏忙递过去一个荷包:“大夫您别生气,该给的银子我们一分不会少的——”

    “不必了,老夫告辞!”没等何氏说完,大夫就黑着脸拂袖而去。

    大夫才出去,青松堂的红松来报:“老夫人,大姑娘和固昌伯府的杜姑娘一起回来了。”

    杜姑娘?

    邓老夫人眼神微闪,这才顾上问阿珠:“阿珠,三姑娘是如何受伤的,你仔细道来!”

    阿珠扑通跪下来:“婢子去了固昌伯府,就和各府姑娘们带来的丫鬟一样,被留在前边吃茶了,并没有在身边陪着姑娘。后来有人喊我过去,才知道姑娘伤着了。婢子听旁人议论说,是锦鳞卫指挥使的女儿江姑娘考教姑娘,让姑娘当箭靶子……”

    “真是欺人太甚!”邓老夫人面沉如水。

    何氏更是勃然大怒:“锦鳞卫指挥使的女儿?锦鳞卫指挥使的女儿就能这样对待我的昭昭吗?就是公主都没这么飞扬跋扈的!不成,我要去告御状!”

    “何氏!”

    何氏眨眨眼,眼泪直流:“老夫人,您要拦着我吗?那一箭射在昭昭脸上,比射在我心上都疼啊,要是不替昭昭出这口气,我就活不下去了!”

    乔昭心头一震,看向何氏。

    冰绿正给她上着药,这么一动,顿时碰到了伤口,疼得乔昭低呼一声。

    “哎呦,姑娘,您别动啊!疼吧,婢子给您吹吹——”冰绿凑近了乔昭的脸,轻轻替她吹气,眼中泪汪汪。

    乔昭弯起嘴角,看着何氏轻声道:“没,不疼——”

    就听邓老夫人开口道:“事情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何氏,你先去前边打发了固昌伯府的姑娘,等回来再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