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73章 委屈的江大姑娘

正文 第173章 委屈的江大姑娘

    见江诗冉拧眉,欧阳微雨心中一沉。

    莫非,她不愿答应?

    江诗冉懒洋洋靠着车壁,瞥她一眼:“行了,我知道了,回去等消息吧。”

    欧阳微雨眼睛攸地一亮,泪水忍不住汹涌而出,边哭边拼命道谢:“多谢江姑娘,多谢江姑娘——”

    江诗冉不耐烦冷哼一声:“别啰嗦了,赶紧收拾收拾你自个儿吧,披头散发的,别人还以为我又把人怎么着了呢。”

    提起这个,江诗冉就窝火。

    她懒得像那些人一样装温婉淑女不假,可也没恶毒到成心把人毁容啊,以她的箭法明明不会出任何问题的,怎么就射到黎三脸上去了呢?

    肯定是黎三因为害怕乱动了,等下次再见着,她非要问个清楚明白,免得平白担了这样的恶名!

    江诗冉越想越不痛快,把欧阳微雨赶下马车,直接回家去了。

    隐在一旁的寇梓墨来到欧阳微雨身边,一脸担忧地问:“微雨,怎么样了,江姑娘答应了没?”

    重新挽好了头发的欧阳微雨握住寇梓墨的手又哭又笑:“答应了,她真的答应了!”

    寇梓墨跟着露出真切的笑意来:“答应了就好,她是锦鳞卫指挥使的宝贝女儿,一定能打探到伯父的消息的。”

    “是呀,是呀。”欧阳微雨胡乱擦着眼泪,心情激动,“我祖父他们四处奔波求助无门,我娘都急病了,没想到我能通过江姑娘得到父亲的消息,等回去告诉我娘他们,他们一定会高兴坏了。”

    说到这里,欧阳微雨后怕起来。

    倘若她真的毒杀了兰惜浓,此时恐怕已经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被抬出去了,母亲他们得到消息又该是什么情形?

    欧阳微雨忽然不敢往下想了,喃喃道:“幸亏了黎三姑娘——”

    欧阳微雨脸色微变:“梓墨姐,你说黎三姑娘脸上的伤能治好吗?会不会落疤啊?要真是那样,黎三姑娘岂不是太可怜了?”

    “是呀,我也觉得黎三姑娘太令人惋惜了。”寇梓墨不自觉抬手抚摸着自己的脸,脑海中浮现一个人影。

    那人风姿无双,曾令多少女子心驰神往,而今毁了脸,昔日那些爱慕的眼神悉数化作惊恐厌恶,心里又该多难受呢?

    黎三姑娘是女孩子,容貌比男子更重要,要是脸上留了疤痕,恐怕——

    寇梓墨越想越觉得惋惜。

    “梓墨姐,我如今深陷麻烦之中,不便随便走动,你若是方便,就派人打听一下黎三姑娘的消息吧,知道她的情况,咱们也能放心些。”

    寇梓墨点点头:“说的是,回去我就派人留意着黎家的动静,要是有了黎三姑娘的消息,就遣人告诉你一声。”

    “嗯。”

    二人这才作别。

    这边江诗冉坐在马车上,挑开车窗帘问江鹤:“你是哪个‘太保’的手下?”

    “属下跟着十三爷的。”江鹤抬头挺胸道。

    “十三哥?”江诗冉一听,盛气凌人的气势顿时一松,嘴角忍不住翘起来,“原来是十三哥命你保护我啊?”

    江鹤觉得这位江大姑娘瞬间变得怪怪的,抽了抽嘴角回道:“是的。”

    江诗冉摆弄着发梢,笑吟吟问:“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跟着十三爷姓江,叫江鹤。”

    “江鹤呀,真是个好名字,这是我十三哥给你取的吧?”

    “是。”

    江诗冉皱眉。

    这人,真是木讷无趣,比起她十三哥差远了,十三哥怎么会有这样的手下?

    “江鹤,我问你,十三哥是怎么跟你说的?”

    “啊?”江鹤呆了呆,完全听不懂这姑娘的意思。

    “就是……他怎么和你说,让你保护我的?”

    “十三爷说,要是您出什么事,让属下提头来见。”

    江诗冉一听,顿时满心甜蜜,问道:“十三哥现在在衙门吗?”

    “应该在吧。”江鹤不确定地道。

    “车夫,直接去锦鳞卫衙门!”江诗冉扬声喊完,放下窗帘不再说话了。

    江鹤一脸莫名其妙,转念一想他正要找大人报告,便也颠颠跟了上去。

    江远朝处理完手头的事,推开窗子眺望着院中景色,就听一道欢快的声音传来:“十三哥——”

    很快进来一位红衣少女,笑靥如花,明媚可人。

    江远朝露出淡淡的笑容:“冉冉,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

    “来看你啊,要不是因为他,我还不知道十三哥派人保护我呢。”江诗冉伸手一指江鹤。

    “是么?”江远朝嘴角含着浅笑,看向江鹤。

    江鹤瞬间头皮发麻,缩了缩脖子。

    大人虽然在笑,可总有种等会儿要把他剥皮的糟糕预感。

    江鹤趁二人说话悄悄溜了出去。

    “十三哥,你最近忙不忙呀?”

    “还好。冉冉呢,今日馥山社聚会,玩得开不开心?”

    一提起这个,江诗冉立刻皱了眉,撇嘴道:“不开心,烦死了,有人害我丢了好大的脸。”

    “呃?”江远朝笑意浅浅看着江诗冉,一副耐心聆听的样子。

    江诗冉心中生出几分甜蜜,解释道:“馥山社有个新加入的,依着规矩正好抽到我来考教她。十三哥你不知道,那人仗着有娘疼,专门欺负自幼丧母的长姐,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很讨厌?”

    “是很讨厌。”江远朝轻笑着附和。

    “就是呀,所以我琢磨着要给她点颜色看看,就让她当箭靶子让我来射桃子,看会不会把她吓得灰头土脸。刚开始倒是好好的,谁知第三箭时她胡乱动,结果就射到她脸上了。”江诗冉越想越烦,嘟着嘴道,“十三哥,我的箭法你是知道的,那么近的距离射桃子,怎么可能射偏了?她这不是害我出丑吗,还要被人在背后说我恶毒。”

    江诗冉摇了摇江远朝衣袖,撒娇般问道:“十三哥,你说我冤枉不?”

    江远朝微长的眸子半眯起来,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嘴角依然挂着温和的笑意,语气带着一丝宠溺:“是很冤枉,不过想来是那位姑娘吓坏了,伤到脸也得到了惩罚,冉冉就别再和她生气啦。”

    “不行,十三哥,你派人替我去打听一下,看她怎么样了。要是敢胡乱传我的坏话,我饶不了她!”

    “是谁家的姑娘啊?”

    “她父亲好像是个小修撰,姓黎,她是黎府的三姑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