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72章 求人(阿哒哒哒九霜的和氏璧)

正文 第172章 求人(阿哒哒哒九霜的和氏璧)

    因着乔昭这一受伤,馥山社的聚会自然是继续不下去了,姑娘们怀着各色心情散了,停靠在固昌伯府门前的马车陆续离去。

    江诗冉还在回忆着最后那一箭,走得颇慢,忽然一人冲了过来:“江姑娘——”

    骤然冲过来的人被同样骤然出现的另一道身影拦住。

    江鹤一脸严肃警告道:“不许靠前!”

    尚未离去的几位贵女不由愣住。

    这男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她们下意识看了看四周,后知后觉发现此时还没走出固昌伯府大门,那么,这男人莫非一直隐藏在江诗冉身边?

    姑娘们的脸色顷刻变了。

    这岂不是说,在她们玩乐时,旁边还有个大男人目不转睛瞧着?

    这个认知让几位贵女顷刻间变了脸色。

    许惊鸿冷冷问江诗冉:“江姑娘,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人?”

    江诗冉被问得有些尴尬,黑着脸问江鹤:“你怎么在这儿?”

    江鹤暗暗翻了个白眼。

    这位大小姐可真有意思,他是奉命保护她的,不在这儿在哪啊?难道他吃饱了撑的,稀罕窝在草丛里看一帮小姑娘玩乐?

    都是大人狠心,调他来保护江大姑娘,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继续监视黎姑娘呢。

    黎姑娘真可怜,被江大姑娘射伤了脸——射伤小姑娘的脸,就是锦鳞卫都没这么下狠手的啊。

    不能再想下去了,再想下去他一点保护江大姑娘的动力都没有了。

    “说呀,你从哪儿冒出来的?”见江鹤不语,江诗冉恼羞成怒,抬脚踢了他一下。

    “属下奉命保护姑娘。”江鹤暗暗吸了一口气。

    他可是大人的得力手下,万事以大人的命令为重,绝不会感情用事的。

    “给我滚,以后不许跟着我!”江诗冉大怒,见江鹤垂着眼一动不动,再踢他一脚道,“你是聋子吗?滚呀,以前也没人保护我,本姑娘不一直好好的?”

    忍住!

    江鹤深深吸了一口气。

    算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他还是实话实说吧!

    “江大姑娘,以前不是没人保护您,负责保护您的前一任锦鳞卫才因公殉职呢,只不过您不知道而已。”

    不然他是怎么倒霉接班的?就江大姑娘这性子,没有人保护早被人打成猪头了好吗?

    “你,你还敢狡辩?”江诗冉可真是没见过锦鳞卫在她面前这么放肆的,又害她在人前尴尬,抽出腰间软鞭就要抽去。

    “江姑娘——”欧阳微雨趁机出声道,“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江诗冉这才分了一点神给欧阳微雨,抬着下巴冷笑道:“你是谁?我凭什么和你借一步说话?”

    江诗冉说完,扬起鞭子抽了江鹤一下,抬脚便往外走。

    今天在固昌伯府真是处处糟心,以后再也不来这该死的地方了。

    欧阳微雨见状一直追到了大门外,江鹤拦着她道:“这位姑娘,请不要再纠缠江大姑娘。”

    老天,他窝在草丛里可是什么都看到了,就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居然往茶水里胡乱放东西,虽然为了保护江大姑娘他没有跟过去瞧个清楚,可这种危险人物是绝不能让她靠近江大姑娘的,不然江大姑娘出了事他也别想活了。

    唉,他个人生死倒是不重要,但大人要是失去他这样得力的手下该多伤心啊,他可不能让大人难过。

    “江姑娘,江姑娘——”欧阳微雨使劲挣扎,依然挣不脱江鹤的阻拦,眼看着江诗冉就要跳上马车,福至心灵间脱口而出:“江姑娘还记得黎三姑娘的下联吗?”

    江诗冉身子一顿,回过头来,神情不耐看着欧阳微雨:“什么?”

    见有了转机,欧阳微雨热泪盈眶,一字一顿道:“求人难,难求人——”

    说到这里,她险些哽咽出声,强撑着没有失态,把后面的话说完:“人人逢难求人难。”

    她睁大了双眸,定定望着欧阳微雨,绝望中又带了期盼。

    那丝期盼很渺小,却好像一束光,照亮了一双眼睛。

    “江姑娘,人活在世,谁没有遇到难处的时候?你的举手之劳,就是我的生死攸关,求你听我说几句,无论愿不愿意帮忙,我都会感激你一辈子的。”说到这里,欧阳微雨掩面颤抖,终于落下泪来。

    黎三姑娘出的这个对子,旁人只以为是还击杜飞雪的袖手旁观,又何尝不是对所有人的告诫和对她的提醒呢?

    这句话,可能是她能够打动江姑娘的唯一希望了。

    江诗冉一脚踏在车板上,另一只脚依然落在实地上,就这么冷眼看着欧阳微雨哭泣,神色变幻莫测。

    终于,她轻轻吐出一口气,不耐烦开口:“行了,别哭了,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来马车里说吧。”

    欧阳微雨大喜。

    江鹤却把人死死拦住:“不行,谁知你有没有带伤人利器——”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夏天的衣衫本就单薄,欧阳微雨抖抖衣衫,把荷包扯下来,唯恐机会一闪而逝,不假思索把头上簪子等尖锐物件全都扯了下来,任由长发胡乱披散,问江诗冉,“江姑娘,你看这样可以了吗?”

    “可是——”可是你还会下药呢!江鹤心中嘀咕道。

    江诗冉瞪江鹤一眼:“够了,就她跟弱鸡似的,能伤得了我?”

    大小姐的脾气谁都惹不起,江鹤最终还是让开,让欧阳微雨上了马车。

    车厢里宽敞极了,铺着冰蚕丝织就的毯子,六月的天一进去不但丝毫不觉闷热,反倒令人清凉舒爽。

    江诗冉靠在软枕上,淡淡道:“说吧,有什么事?”

    欧阳微雨扑通跪下来:“我父亲前些日子因为弹劾首辅兰山,被天子斥责获罪,锦鳞卫把他带走了,至今不知道是生是死——”

    “等等——”江诗冉打断欧阳微雨的话,“你想让我救你父亲?”

    欧阳微雨忙解释道:“不敢有这样的妄想,朝廷上的事咱们闺阁女孩都是插不上手的,我只想求江姑娘替我打听一下,我父亲如今如何了?好让家人心中有个底。”

    听了欧阳微雨的话,江诗冉拧眉。

    闺阁女孩怎么了?就只能吟诗作对、摆弄胭脂水粉了?

    这人,忒瞧不起人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