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71章 带伤离开

正文 第171章 带伤离开

    “你站住!”江诗冉面色阴沉拦在了乔昭面前。

    让她出了这么大的丑,就想这么算了?

    因为疼痛,额头上的汗雨珠一般往下落,面前的少女一张脸都是雪白雪白的,被汗珠冲刷开的血迹在脸上蜿蜒,瞧着越发触目惊心。

    少女目光依然是淡然的,面对咄咄逼人的江大姑娘微微一笑:“江姑娘,这次不满意的话,下次咱们可以继续。现在先让我回家把伤口处理一下吧。”

    “你——”江诗冉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

    她肆意惯了,却也没见过一个姑娘家脸上流着血这么淡定的,淡定得让她心里发凉。

    乔昭依然举止得体,冲江诗冉略一颔首,转而对杜飞雪道:“杜姑娘,劳烦你派人把我的丫鬟喊来。”

    她说完,抬脚便走,从杨厚承与朱彦身旁经过时,停下来,大大方方道谢:“多谢二位大哥。”

    杨厚承脑袋一热,脱口而出道:“黎姑娘,我送你回去!”

    连一个小姑娘都如此坦荡,他明明算是她的朋友了,见她受伤被人欺负却只能碍于礼教眼巴巴看着,这不是可笑吗?

    去他娘的礼教,大不了——

    杨厚承回神,尴尬地想:大不了认她当妹子好了,咳咳,当媳妇实在是小了点儿,他又不是池灿那家伙,对着这么小的女孩子实在生不出别的想法来。

    朱彦按上杨厚承的肩膀,侧头对一直欲言又止的杜飞扬道:“表弟,让黎姑娘这样回去不大妥当,我们正好要回去了,就顺道送送她吧。你最好是和姑母说一声,派得力的管事同去。”

    杜飞雪猛然看过来,死死咬住了下唇。

    朱表哥要送黎三?别人不知道,她可是再清楚不过了,朱表哥对人虽温和有礼,却从来不招惹这样的闲事。

    莫非——

    杜飞雪扭头看乔昭一眼。

    莫非朱表哥对黎三另眼相待?

    杜飞雪越想越心慌,看着乔昭的眼神凌厉如刀。

    “好,我这就去和母亲请示一下。”杜飞扬道。

    人是在他们府上受的伤,无论如何伯府是脱不了责任的,派个体面的管事带着礼品登门道歉是基本的礼数。

    “大哥,不用去叫管事了。”杜飞雪上前一步,开了口,“我跟着黎三姑娘去黎府好了。”

    “飞雪,你——”杜飞扬诧异扬眉。

    他可比谁都清楚,妹妹对黎三多么不喜的。

    其实不只是妹妹,他又何尝待见黎三呢?

    一想到以往黎昭对他的纠缠和对表姐的欺辱,杜飞扬眼中厌恶之色一闪而逝,绷着唇角道:“那好,你先送黎三姑娘回去,我去和母亲说一声。”

    “表弟放心,还有我呢,我会照顾好两个妹妹的。”黎皎适时开了口。

    乔昭已经抬脚向外走去。

    固昌伯府的大门外停了许多马车,其中一辆很不起眼的青帷马车停靠在墙角,年轻的车夫斜倚着墙壁,默默发呆。

    他究竟是为什么想不开,要来当车夫的?日子好无聊,好无聊!

    门口处传来动静,耳力甚好的小车夫晨光闻声看去,一眼就见到乔昭用帕子捂着半边脸走出来,脸上、身上血迹斑斑。

    晨光脸色猛然变了,收起了所有慵懒,大步流星走过去。

    “姑娘,您怎么受伤的?没事吧?”晨光目光从跟着乔昭的众人面上一一扫过,格外冷厉。

    他娘的,他虽然嫌日子无聊,可也没盼着黎姑娘出事啊。

    该死的,他又没把黎姑娘保护好!

    脸颊火辣辣的疼让乔昭说话都费劲了,简短吩咐道:“回府!”

    “是!”晨光深深看众人一眼,心道:他可把这些人都记住了,回头知道是谁害黎姑娘受伤,非狠狠敲他闷棍不可。

    什么?不打女人?

    拜托,将军大人早就教育过,对他们来说,只分自己人和敌人,不分男人和女人!

    面色发白的阿珠扶着乔昭上了马车,见黎皎要跟上来,晨光伸手把她拦住,淡淡道,“大姑娘,车子小,坐不下这么多人。”

    晨光说完,利落跳上马车,一扬马鞭,把马车赶得跟飞一般,留给众人一鼻子灰尘。

    朱彦与杨厚承面面相觑。

    “似乎,是我们乱操心了。”朱彦想着乔昭脸上的伤,神色凝重道。

    杨厚承盯着一路烟尘出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伸手挠挠后脑勺,嘀咕道:“子哲,你有没有觉得那车夫有点面熟啊?总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是么?”朱彦若有所思。

    杜飞雪跺跺脚:“真是什么主子跟着什么下人,一点规矩都没有!”

    固昌伯府准备的马车已经停在面前,杜飞雪提着裙摆上车,回身道:“表哥,你们骑马了吗?”

    “没有。表妹快些追黎三姑娘去吧,我们就先走了。”

    杜飞雪愣了愣,脱口问道:“表哥,你们不去了?”

    朱彦好笑又无奈:“黎三姑娘既然已经先走了,我们就不跟着了。”

    杨厚承很是不待见这位总是缠着他好友的杜姑娘,把朱彦一拉道:“快走吧,还有事呢。”

    眼巴巴看着朱彦二人走了,杜飞雪提着裙角欲哭无泪:早知道,她就不自告奋勇去黎府了,那该死的车夫!

    “皎表姐,上车吧。”杜飞雪咬了咬唇,没好气地道。

    等黎皎进了车厢,杜飞雪问道:“黎三那个车夫,以前怎么没见过?”

    “是李神医送给她的。”黎皎心情郁郁。

    今天她实在不该来的,黎三大出风头,她只能眼巴巴看着,反被衬托得越发平庸;而黎三出了事,她却脱不了干系,回府祖母他们定会认为是她没有照顾好妹妹。

    “那位李神医对她这么好?连车夫都送了?”

    “何止呢。”黎皎把那日乔昭收到的礼物如数家珍讲给杜飞雪听。

    杜飞雪听得目瞪口呆,福至心灵道:“皎表姐,你不说李神医还送了黎三一箱子珍贵药材嘛,会不会有什么宝贝啊,所以黎三才要回去处理伤口?”

    黎皎心中一动:“我回去打听一下。”

    都说那位李神医能活死人肉白骨,说不准就有什么奇药留给了三妹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