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69章 射桃(灰色メ空间的和氏璧)

正文 第169章 射桃(灰色メ空间的和氏璧)

    人紧张害怕时,瞳孔会放大,心跳会急速,冷汗嗖嗖往外冒,直到这个时候,乔姑娘才发觉她其实与别人没有什么不同,唯一能做的只有尽力克制着这些反应,不让人察觉。

    那箭对准了她,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了她的咽喉,让她恨不得立刻落荒而逃。

    可最终,乔昭还是挺直了脊背,把所有情绪都压在心底深处。

    今天虽然和梓墨表妹有了不错的开始,但要按部就班,需要等待太久。可她已经等不及了,有这样的机会出现她必须拼尽全力抓住,在最短的时间内见见兄长。

    无法相认,哪怕是听一听兄长的声音,也是好的。

    那箭飞来,乔昭猛然闭上了眼睛,脑海中一片空白。

    头顶上攸地一轻,随着女孩子们的惊呼声停止,周身一片寂静。

    乔昭颤抖着睫毛睁开了眼睛。

    桃子在地上滚着,羽箭静悄悄落在地上,好些女孩子以手捂住眼睛,一些胆大的则默默看着。

    那一瞬间,劫后余生的感觉浮上心头。

    乔昭默默想:身体的本能反应,果然是靠理智难以克服的。

    邵明渊那个混蛋!

    她暗暗骂了邵明渊一句,却也不知道到底该骂他什么,仿佛这样一骂,就痛快了些。

    “黎三姑娘,我射第二箭了。”江诗冉笑盈盈喊道,“先射你左肩上的桃子,你可别乱动,免得把桃子动掉了。”

    乔昭回神,唇色苍白,弯出极小的弧度:“好。”

    她不敢多说,怕把胆怯流露于人前,可到底有心细又格外注意她的人看了出来。

    欧阳微雨低声对寇梓墨道:“梓墨姐,你有没有觉得,黎三姑娘其实也挺害怕的。”

    寇梓墨收回目光,低声道:“是啊,又不是只动动嘴皮子,换谁站在黎三姑娘那里能不害怕呢?江姑娘万一失手了,虽然是钝头箭也会受伤的,万一擦碰到脸上,那就更糟糕了。”

    寇梓墨说到这里,看着站在场中神情肃然面色苍白的少女,忽然替她担心起来。

    欧阳微雨咬了咬唇,喃喃道:“我就是看不大明白了,黎三姑娘就算拒绝了江姑娘,其实也不要紧。先前的对对子已经让人对她刮目相看,没人要求她十全十美。”

    刚刚在海棠树下,黎三姑娘劝她时明明是很冷静聪慧的人,怎么这个时候却有些意气用事呢?

    欧阳微雨隐隐觉得乔昭的举动有些违和,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而对寇梓墨来说,乔昭只是个今天才有了一点接触的陌生姑娘,自是没有想太多,小声道:“大概是年少好强吧,毕竟黎三姑娘年纪还小。”

    在众女或屏息注目或悄悄议论的时候,江诗冉松开弓弦,第二支箭射了出去。

    这一次,乔昭没有闭上眼睛,眼睁睁看着钝头箭直奔自己而来,冷汗瞬间湿透了后背,六月的天仿佛置身于寒冬腊月中,随着钝头箭射中桃子,那让她喘不过气来的恐惧才消散了。

    “江姑娘好箭法!”接连两次分毫不差的射中,众女心头的紧张褪去,恢复了看热闹的心情。

    听到众女的称赞,江诗冉唇角轻扬,得意之色一闪而逝。

    她敢提出这样的玩法,自是因为对自己的箭法有信心,端看被考教的人有没有这个胆子罢了。

    现在看来,黎府这位三姑娘胆子虽不算大,尚还过得去。

    江诗冉斜睨了黎皎一眼,心道:就是欺负没娘的长姐,实在不怎么像话,今天也算是给她一个教训了。

    她收回思绪,松开了弓弦。

    羽箭飞射而去,可很快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叫声,苏洛衣等人更是直接奔过去,口中直呼:“黎三姑娘,你没事吧!”

    怎么回事儿?

    江诗冉呆了呆,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有人惊呼“黎三姑娘流血了”,她才后知后觉想到:莫非她失手射偏了?

    这不可能!

    江诗冉手握着弓箭,大步流星走了过去,直接把挡路的女孩拨开,看到被众女团团围住之人的样子,一脸不可置信。

    “射到你哪了?”

    一见江诗冉过来了,众女下意识分到两旁,目光落在她手中弓箭上,又迅疾移开。

    乔昭站在人群中央,手捂着右边脸颊,鲜血从指缝冒出,很快汇聚成小小的溪流淌过手背,染红了素色裙衫。

    她的手纤细白皙,衣衫素淡,就显得那血更加刺目,又因为伤的是姑娘家最要命的脸面,让人一眼看去腿脚发软。

    “你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胡乱动了?”江诗冉咬着唇气急败坏问,脸上一阵阵发热。

    “江姑娘——”清冷冷的声音传来,许惊鸿面无表情开口,“这个时候,不该看看黎三姑娘到底伤势如何么?”

    兰惜浓同样皱了眉,问杜飞雪:“杜姑娘,府上大夫呢?还不快请过来。”

    众女纷纷附和,杜飞雪白着脸吩咐侍女去请大夫,忽听一个少年声音道:“飞雪,怎么回事?”

    杜飞雪转头看,就见胞兄杜飞扬皱着眉站在不远处,旁边还站着几个年纪相仿的少年,唯有两名男子比这些少年高出半头,正是朱彦与杨厚承。

    一见到同胞兄长,惊慌失措的杜飞雪总算找到了主心骨,提着裙摆飞奔过去,白着脸道:“有人受伤了,我已经叫人去请大夫了。”

    杨厚承眼尖,一眼扫到落在地上的羽箭,低声对朱彦道:“该不会是射到人了吧?”

    杜飞扬一听面色一变。

    今天妹妹做东请馥山社的姑娘们在府中小聚他是知道的,而馥山社的姑娘出身都不一般,要是真有人被箭射到,那身为主人的妹妹也要担干系的。

    “到底怎么回事儿?谁受的伤?如何受的伤?”杜飞扬急切问道。

    杜飞雪已是慌了神,闻言倒竹筒般倒出来:“就是黎三啊,她新加入了馥山社,按着规矩抽中了江姑娘来给新人出题。江姑娘要考教她勇气嘛,就让黎三头顶桃子,江姑娘来射桃子,结果——”

    她话才说了一半,朱彦与杨厚承已是变了脸色,大步向着众女走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