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66章 多管闲事

正文 第166章 多管闲事

    茶水洒在地上,泛起一股白烟。

    乔昭看着欧阳微雨,吐出两个字:“砒霜?”

    欧阳微雨勃然变色:“你——”

    乔昭低头捡起茶杯,扬手扔进了不远处的人工湖里。

    落水的声音惊醒了打盹的水鸟,忙展开双翅飞走了,掉下的几根羽毛飘飘荡荡在湖面划开一串串涟漪。

    “欧阳姑娘,这茶水,是给兰姑娘准备的吧?”

    “你看到了?”被乔昭毁灭了下毒的证据,欧阳微雨没有生出感激之情,反而神情冰冷,“黎三姑娘,你为何要多管闲事?”

    乔昭眨了眨眼睛。

    欧阳微雨上前一步质问:“莫非你见兰惜浓是兰山的孙女,兰松泉的女儿,就想讨她欢心?”

    见乔昭不语,欧阳微雨更是激动,咬唇道:“你知不知道她的祖父与父亲做了多少恶事?兰山残害忠良贪赃枉法毫不手软,兰松泉更是阴险狡诈,我父亲曾说过,兰山陷害忠良的那些馊主意,几乎都是兰松泉出的!我今天要毒死兰惜浓,你为何要从中阻挠?”

    “大概,多管闲事是学了我父亲吧。”乔昭丝毫不在意欧阳微雨的激动,淡淡道。

    欧阳微雨一窒,咄咄逼人的气势忽然泄了下去。

    黎三姑娘的父亲为了让她父亲留一点体面与锦鳞卫据理力争,落在旁人眼里,何尝不是多管闲事呢?

    她不是不识好歹的人,今天决定毒死兰惜浓,早就存了必死之心,黎三姑娘把毒茶拿走其实是救了她,而后用这句话回她,她真的无言以对。

    欧阳微雨抬手抹了一下眼睛,把泪意逼回去。

    她不能哭,早在父亲被锦鳞卫抓走那一天,她就已经哭够了。

    “黎三姑娘,我知道你是好心,可今天这事我希望你不要掺合进来。我已经下了决心,今天一定不会让兰惜浓活着回去,你若是再阻拦,就是助纣为虐!”

    乔昭依然面色平静,冲欧阳微雨笑笑:“欧阳姑娘,其实我不大明白,想请教一下。”

    “你说。”对待乔昭,欧阳微雨的心理很微妙。

    因为黎光文对她父亲的援手,还有刚刚乔昭惊才绝艳的表现,以及拿走毒茶的行为,欧阳微雨潜意识中就对乔昭多了一丝信任,这是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

    “欧阳姑娘刚刚说了首辅兰山与其子兰松泉的种种恶事,可这些与兰惜浓有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兰惜浓若不是首辅的孙女,凭什么过着众星捧月的日子?她享受了祖、父辈带来的风光,就不该承受祖、父辈带来的代价吗?原来黎三姑娘是这样的烂好心!”

    “并不是烂好心的问题,我就是觉得欧阳姑娘重点错了。即便你今日毒死兰惜浓,于令尊的事,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欧阳微雨被问得一怔,咬着唇道:“至少也让兰山父子体会一下什么是丧亲之痛!”

    乔昭轻笑出声。

    “这有什么好笑的?”

    乔姑娘懒洋洋靠着海棠树,淡淡道:“我听闻首辅兰山与夫人伉俪情深,没有姬妾,只生了兰松泉一子。而兰松泉却与其父大相径庭,姬妾无数,子女众多。兰惜浓虽然是唯一的嫡女,对兰松泉来说,恐怕真没有欧阳姑娘想的那么重要,最起码,与令尊在你心中的地位是远不能比的。欧阳姑娘是聪明人,想一想,这样的买卖划不划算?”

    欧阳微雨彻底怔住了。

    “更何况,令尊的事情还没有定论,欧阳姑娘对兰惜浓下手,焉知兰首辅父子不会以此为借口,对令尊进一步下狠手呢?”

    欧阳微雨浑身一震。

    乔昭目光投向长亭,眸光深深:“欧阳姑娘说我多管闲事,这话说的不错,我确实不忍看到一个青春正艾的女孩子就这样丢了性命,那个人不只是兰惜浓,更是欧阳姑娘你!”

    她死过,又活过来,才更知道生命的宝贵。

    人不是不可以死,但至少要有价值,欧阳微雨即便毒杀了兰惜浓,又有什么意义呢?

    兰山父子顶多感伤一下,转头该陷害忠良的接着陷害忠良,该出馊主意的继续出馊主意,为此付出代价的,只有两个女孩子的性命,外加一群女孩子的麻烦。

    “那,那要是他们害死了我父亲呢?我宁愿死,也无法容忍害我父亲的人依然逍遥自在!”欧阳微雨喃喃道。

    她本来抱着必死的决心毒杀兰惜浓,听了乔昭一番话,忽然茫然起来。

    她以命换命,真如黎三姑娘所说,没有一点意义吗?

    乔昭深深看了欧阳微雨一眼,叹道:“如果连死都不怕,那更要好好的活着,想好到底该如何做才有价值,而不是头脑一热,把性命搭在这满团锦绣的园子里。”

    欧阳微雨沉默了。

    “每个人要做的事,旁人劝住一时,却劝不住一世,欧阳姑娘仔细想想吧,我先回了。”

    乔昭撂下这句花,抬脚向长亭走去,走出数步后回眸:“对了,稍后要考教我的那位江姑娘,欧阳姑娘熟悉么?”

    欧阳微雨一愣,再回神,那管闲事的少女已经飘然走远了。

    乔昭才走到长亭里,杜飞雪就皱着眉道:“黎三姑娘,你去哪了啊?刚刚没找到你人,我还喊人去寻你了。”

    “去了一趟净房,然后随意走了走。”

    “哦,那怎么不说一声呀?”杜飞雪抱怨道。

    乔昭一本正经问:“去净房也要报告吗?”

    “你——”杜飞雪被噎得尴尬不已。

    兰惜浓出声打断:“行了,黎三姑娘,你既然回来了,就把下联说出来吧。”

    “嗯?”

    杜飞雪咳嗽一声道:“是这样的,两队都没想出下联来,算是打平了,就等着你说出下联呢。”

    见众女都眼巴巴看过来,乔昭开口道:“这对子,我是有一个下联,但算不上好——”

    “啰嗦,让你说你就说好了。”兰惜浓冷冷道。

    乔姑娘抽抽嘴角,心想:这姑娘真是遭人恨啊,再这样她可就放欧阳姑娘过来了。

    “上联是:望天空,空望天,天天有空望空天。”乔昭目光缓缓扫过众女,最后落在杜飞雪面上,字字清晰,“我对的下联是:求人难,难求人,人人逢难求人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