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53章 柔心(青丝宇公子的小小号的灵兽蛋)

正文 第153章 柔心(青丝宇公子的小小号的灵兽蛋)

    下人们头皮一麻,齐刷刷低下头去,冷汗滴下来。

    三姑娘好可怕,以后再也不敢乱传三姑娘的闲话了!

    乔姑娘颇满意这效果,见板子打完了,施施然转身回屋。

    屋子里的车夫老钱头还跪着,一见乔昭看过来,差点吓哭了。

    呜呜呜,他昨天为了追马把三姑娘丢了,今天又被人作伐子,三姑娘一定会狠狠收拾他吧?他的身板可比老杜头两口子差多了,十大板子下来老命就要去了一半。

    看着面色平静的三孙女,邓老夫人心情颇复杂。

    总觉得三丫头没了以往飞扬跋扈的样子,行事却更……咳咳,更强硬了,还强硬得让人无话可说。

    邓老夫人心底是有一点喜悦的。

    三丫头被拐过,恐怕是嫁不出去了,将来黎府子孙遇到个什么事,以三丫头的雷霆手段,说不定能护着子孙后辈周全。

    于黎府,这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就只是可怜了三丫头,大好韶光只能终老于黎府,此生没有良人相伴。

    老太太决定以后对能看护子孙的三孙女更好一些。

    黎皎的抽泣声传来,邓老夫人皱了皱眉,对乔昭道:“昭昭,这老钱头,依你看,该如何处置呢?”

    黎皎止住哭声,错愕看着邓老夫人。

    祖母是什么意思?黎三虽是受害者,可什么时候祖母处置下人要先问孙辈的意见了?

    难道说,黎三在祖母心中的地位早已比她还要重?甚至——比三弟还要重?

    三弟是西府孙辈唯一的男丁,比三弟更受看重是不可能的。

    黎皎否定了这个猜测,可一想到乔昭在邓老夫人心中的地位越过她去,就恨得把下唇咬出血来。

    奶娘的事让她失态了,她不能再犯错。她一个没了母亲的人,要是连祖母都不喜了,在这后宅就真没有立足之地了。

    黎皎停止哭泣,安静下来。

    乔昭看一眼老钱头,对邓老夫人笑道:“祖母,若是问我的意见,就不要处罚老钱头了吧,让他退养就是了。”

    时下,但凡是有些底蕴的人家,当了几十年差事没犯错的下人是不可能发卖出去让人背后戳脊梁骨的,凡是病了的、老的不能做事的,就可以回家荣养了,府中依然会减半发月钱。

    “退养?”邓老夫人显然有些意外刚刚还强硬收拾人的孙女又温和起来。

    老钱头竟然在马车坏了后把姑娘甩下,去追一匹老马,就算不是故意的,也不能轻饶了。

    已经了解了昨天来龙去脉的邓老夫人只要一想可怜的小孙女在大雨中瑟瑟发抖,赶车的混账却追老马去了,就气得不行。

    这是凑巧遇到了李神医,要是没遇到呢?

    “老钱头虽不是老杜头两口子那般有心作妖,但无心之过,犯的错依然不小,昭昭为何如此宽宏?”

    邓老夫人问完,黎皎跟着开了口:“三妹,是因为我吗?”

    她轻声细语问,似嗔似怨,没了恼人的哭声,反而显得越发可怜了。

    可这话,却字字诛心。

    同样是犯了错,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既然错误都不小,怎么刚刚就咬死了不松口非要重重责罚,甚至亲自站在门外看,对老钱头却如此宽宏了?

    黎皎没有直说,言下之意却很明显。

    不过是因为老杜头夫妇是她的人,三姑娘针对的是她这个继姐罢了。

    乔昭目光淡淡看向黎皎,笑意渐渐在唇畔散开:“大姐是问对老杜头夫妇的处罚吗?”

    她轻笑:“呵呵,当然是因为看大姐的面子,我才手下留情了,不然他们两个往我身上泼脏水的狗奴才,岂是打几板子送回老家那么简单?”

    乔姑娘想了想,点头:“嗯,怎么也要剪了舌头再送回去嘛,省得在老家胡乱说话我又不得而知。”

    黎皎:“……”

    邓老夫人一听是这个理,立刻吩咐人把挨过板子的老杜头两口子拖进来,警告道:“回了老家定要安分守己,若敢胡乱编排府中主子们,但凡传出一丝半点风声,定不轻饶!”

    老杜头夫妇已是里子面子全丢个干净,此刻只剩下胆战心惊了,连连保证不敢胡言乱语,邓老夫人这才作罢,让人把他们带下去了。

    跪在一旁的老钱头悄悄抹了一把泪。

    三姑娘说让他退养,该不会是在说反话吧?

    “至于老钱头——”乔昭看向邓老夫人,轻轻一叹,“他病了啊。他不是因大意忘事,而是因为患了健忘之症,才犯下这样的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更何况是一个病人呢。所以祖母让他退养吧,回来再选一个合格的车夫就是了。”

    邓老夫人与乔昭视线相触。

    少女的眼睛黑而亮,因为眼波是宁静的,就更显得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大而静美,让人瞧了,会从心底生出欢喜来。

    既有雷霆手段,又有慈悲心肠,从什么时候起,那个总让她皱眉头疼的小孙女长大了?

    邓老夫人嗓子有些哑,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中发酵,让她一时说不出话来。她抬手轻轻拍了拍乔昭手臂,点点头。

    老钱头呆呆听着,老泪纵横。

    邓老夫人清清喉咙:“老钱头,还愣着干什么,去账房把这个月的月钱领了,回家去吧。”

    老钱头如梦初醒,先是给邓老夫人磕了一个响头,紧接着就给乔昭磕头:“谢三姑娘,谢三姑娘。”

    老钱家的跟着磕头,嘴上谢个不停。

    老钱头两口子比老杜头两口子晚一步走出去,看热闹的下人们这一次鸦雀无声。

    他们不由自主,再一次把目光投向门口。

    这一次,台阶上没有人,可每个人再想到三姑娘的心情,已是大为不同。

    老钱头夫妇的反应同样让邓老夫人唏嘘不已,她不自觉把目光投向乔昭,心道:如此一来,刚刚三丫头强硬处罚老杜头夫妇而在下人们心中竖起的恶名又春风化雨般抚平了,三丫头是早已预见到了这样的结果,还是无心插柳呢?

    乔昭依然安安静静,坦然由人打量。

    她求的,不过是个清净,外加问心无愧罢了。

    一场热闹总算过去,门上又来报:“老夫人,来了一个年轻人,说是奉神医之命给三姑娘送东西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