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48章 流言

正文 第148章 流言

    一家人胆战心惊走到院子里,黎光文已经走了过来。

    “老大,锦鳞卫呢?”邓老夫人左右环顾。

    黎光文浑身都湿透了,气哼哼道:“走了啊。”

    “儿子,你跟娘说实话,咱没犯事吧?”

    “没有,娘怎么能这么想呢,儿子什么时候惹过事?”黎光文万般委屈。

    “那怎么锦鳞卫跟着你回来了呢?”邓老夫人一边往回走一边问。

    “呃,是这么回事,儿子不是雇了马车去找昭昭嘛——”说到这里,黎光文猛然停下,懊恼一拍脑袋道,“我遇到锦鳞卫狗仗人势,一时义愤跟他们吵了一架,给忘了!儿子这就去找昭昭——”

    黎光文转身就跑,邓老夫人手疾眼快拎住了长子的耳朵,黑着脸道:“昭昭回来了!倒是你,你是吃饱了撑的吗,没事和锦鳞卫吵架?”

    “儿子就是看不过眼——”

    不顾儿媳妇和孙辈们看着,邓老夫人劈手就打,边打边骂:“看不过眼,看不过眼,这世道看不过眼的事多了,跑去和锦鳞卫打架,今天下的雨都进了你脑子里吗?我今天打死你才是正经!”

    黎光文抱头鼠窜,不知不觉躲到了何氏后面去。

    何氏一脸感动。

    关键时候,老爷还是想着她的!

    “老爷,您快回雅和苑吧,我替您顶着!”

    “多谢了!”黎光文抱拳,拔腿就跑。

    何氏伸开双手挡在邓老夫人面前:“老夫人,您消消火,锦鳞卫都不跟咱们老爷见识,您跟他生什么气啊!”

    邓老夫人停下,捏了捏拳头。

    打儿媳妇的名声传出去不好听,她忍了!

    不过——

    “奇怪,那混账和锦鳞卫吵了架,锦鳞卫还把他送回来?”邓老夫人喃喃道。

    一旁的刘氏终于忍不住了,白着脸道:“老夫人,说不准锦鳞卫是想认认门,秋后算账?”

    邓老夫人大惊:“不行,我去找老大问清楚!”

    跑回雅和苑的黎光文刚脱下湿衣裳进了净房沐浴,就听人禀告说老夫人来了,当即就傻了眼:不是吧,母亲大人今天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居然追到净房来了!到底还是亲娘聪明啊,知道他这样没法跑……

    黎光文光着身子坐在浴桶里,一脸生无可恋。

    磨磨蹭蹭穿好衣服走出去,果然就见老太太正堵在门外坐着,端着热茶时不时喝上一口。

    听到开门声,邓老夫人抬抬眼,把茶盏往大丫鬟青筠手中一放,沉声道:“青筠,给大老爷搬把椅子来坐!”

    青筠扫了黎光文一眼,不由俏脸一红,忙低着头去搬椅子了。

    黎光文换上了家常衣裳,头发因湿着是披散的,还往下滴着水,尴尬道:“娘,好歹等儿子把头发梳好。”何氏还看着呢。

    黎光文飞快扫何氏一眼。

    何氏:“……”老爷这样真好看!

    邓老夫人眼皮也不抬,淡淡道:“梳什么头,你这么胡来,不定哪天一家人的头都没了呢。”

    “儿子没有胡来——”黎光文难过垂下了眼,暗暗握紧了拳头有些伤心。

    锦鳞卫若只是老老实实当天子爪牙也就罢了,那锦鳞卫统领江堂却与首辅兰山狼狈为奸,不知祸害了多少忠臣良将,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到那时才真的是人命如蚁。

    见儿子似乎真的伤心了,邓老夫人又不忍了,咳嗽一声道:“坐吧。”

    青筠把椅子放下,没敢抬头,退到了邓老夫人身边。

    黎光文只得坐下来。

    “你既是与锦鳞卫吵了架,锦鳞卫又怎么会把你送回来?”

    该不会真如老二媳妇说的那样,是先来认认门然后秋后算账的?

    提到这个,黎光文有些气愤:“儿子不是与锦鳞卫吵架吗,谁知那雇来的车夫居然驾着马车就跑了……”

    邓老夫人满心苦涩:混账儿子还没一个车夫有眼色!

    “儿子没了马车,又下着雨,就迷路了,然后他们那个领头的就命两人把儿子送回来了。”黎光文想到那个锦鳞卫头领,忍不住蹙眉。

    原来女儿认识的那人是锦鳞卫的!

    儿女长大了果然让父母操心啊,怎么能胡乱交朋友呢!

    “这锦鳞卫,也有好心的时候?”邓老夫人琢磨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看一眼清俊无双的傻儿子,叹了口气。

    做父母的,真是操不尽的心啊!

    等邓老夫人走了,只剩下黎光文与何氏二人,何氏鼓了鼓勇气道:“老爷,我给您把头发梳起来吧。”

    “好。”

    何氏愣住。

    等了一会儿,黎光文蹙眉:“怎么?”

    何氏暗暗掐了自己大腿一把,飞快跑了。

    黎光文呆了呆。

    片刻后何氏气喘吁吁跑来,笑靥如花举着雕花象牙梳:“用这把梳子给老爷梳发,不疼的。”

    柔软的手指抓起湿漉漉的发,黎光文有些别扭,却终究没有躲,淡淡道:“穷讲究!等会儿一起去看昭昭吧。”

    躲在角落里的黎皎死死攥着拳,指甲陷入掌心里去,一双好看柔美的眼睛渐渐蓄满泪水和愤恨。

    父亲他,终于忘了母亲吗?

    所以说,再好的、再坚固的感情,都比不过活着的。

    “大姐。”少年独有的清朗声音响起,黎皎豁然回头。

    “三弟?”

    “大姐,你哭了啊?”黎辉抬手,替黎皎拭泪。

    黎皎偏头避开:“让人看到不好。”

    黎辉咬了咬唇。

    大姐怎么越来越在乎这些虚的了,他们是亲姐弟,姐姐伤心了,做弟弟的安慰一下,还要怕别人嚼舌吗?

    “行了,你快回去读书吧,以后别再胡乱跑出去,下着雨,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我不也是担心父亲和——”黎辉想到乔昭,没有好意思说出口。

    黎皎心中一沉。

    连弟弟也开始关心黎三了?

    “看不出,辉儿还挺关心三妹的。”

    “今天的雨下得太大了……大姐,我回屋读书了!”黎辉红着脸跑了。

    黎皎看了一眼西跨院的方向,抿了抿唇。

    翌日一早,乔昭醒来,声音沙哑:“阿珠,给我端杯水来。”

    阿珠扭身端来水,伺候乔昭喝下,低声禀告道:“姑娘,婢子今早去厨房,无意中听到厨房的人在议论,说昨天搭您车的路人有年轻男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