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46章 树下

正文 第146章 树下

    那一瞬间,如惊涛骇浪拍打在邵明渊心房。

    他依然站姿笔直,腰杆挺拔,一双眸子黑湛湛让人瞧不出波涛汹涌的情绪,可目光始终落在乔昭身上,忘了移开。

    耳畔,乔墨在问:邵明渊,你可知道我妹妹的闺名?

    而后,乔墨说:你记住,她单名一个‘昭’字,是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的‘昭’。

    那个时候,这个名字就刻在他心上了。

    此生不忘。

    少女清清淡淡看过来,微笑。

    池灿轻飘飘道:“这个‘昭’啊。”

    黎昭,还是挺好听的嘛。

    “邵将军,今天多谢了,我想尽快回去,家人恐怕担心了。”

    “哦,我这就去安排。”邵明渊收回目光,从好友身上掠过,沉默着转了身往外走去。

    马车换了一辆与乔昭散架了的那辆马车类似的,半新不旧,不会引人注意,车夫和拉车的马都是原来的。

    乔昭上车前,转过身来:“邵将军,请借一步说话。”

    才上了马车的李神医猛然掀开车窗帘,探出头来,目光灼灼盯着邵明渊。

    站在不远处的池灿更是眯了眼,目光在乔昭与邵明渊之间游移。

    邵明渊颇有种万人瞩目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他早就体验过许多回,可只有这一回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然而少女神情坦然大方,他便颔首道:“好。”

    二人一直走到旁人能看得见却听不见的地方,才停下来,站在榕树下说话。

    “黎姑娘还有事么?”

    邵明渊问得客气,乔昭却敏锐察觉了一种疏远。

    好像从回到春风楼后,有些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乔昭并不在意,只是笑笑道:“邵将军,李爷爷对我说,他明日便会离京,你派了两个人保护他。”

    “是。”

    “我听说南边沿海颇不安全,虽然将军派的人定然是一等一的高手,可有时候双拳难敌四手,只有两个人我担心有些少了。李爷爷不喜太多人跟着,邵将军若是方便,可否再派几人暗中保护?”

    乔昭说完,见邵明渊只是看着她不语,轻轻抿了抿唇,问他:“是我要求太高了吗?”

    邵明渊眼底浮现笑意,温声道:“不是,黎姑娘放心,我本就安排了暗中保护的人。”

    乔昭水杏般的眸子弯起,郑重对邵明渊福了福:“那就多谢邵将军了。”

    “黎姑娘不必客气。”邵明渊侧了侧身子没有受她的礼,“以后黎姑娘若是遇到麻烦,也可以让人联系春风楼的掌柜,这里我常来。”

    他顿了顿,回望一眼,改口道:“或者找拾曦帮忙也是一样的。”

    乔昭皱了皱眉,看他。

    邵明渊被她看得有些尴尬,暗想:他好像没有说错什么啊,为什么今天好几个人看他的眼神都很奇怪?

    一头雾水的年轻将军与皱着眉的少女对视,一时不敢乱说话了。

    “多谢邵将军操心了。”乔昭一字一顿说完,抬脚走了。

    抬脚走了?

    邵明渊晃了晃神,跟了上去。

    乔昭没有再停留,上了马车,老车夫扬起马鞭轻轻一甩,车子就缓缓动起来,很快消失在众人视线里。

    池灿斜睨了邵明渊一眼,不冷不热笑笑:“你们话还挺多,用得着这样依依惜别啊?”

    “没有——”

    “行了,不用解释,喝酒去吧。”池公子一甩衣袖,转身走了。

    解释就是掩饰,他最讨厌解释了!

    那个小白眼狼,不就是下雨帮了她一把嘛,多大的事儿?他从人贩子手里救了她,也没见她感恩戴德啊!

    四人回到前边喝酒暂且不提,黎府那里,已经人仰马翻。

    何氏揪着帕子正呜呜地哭:“老夫人,我就说让我出去接昭昭嘛,您让老爷去!老爷在雨最大的时候出去的,现在雨都停了,结果昭昭没见着,老爷也没见着,嘤嘤嘤——”

    “你闭嘴!”邓老夫人太阳穴突突直跳,缓了缓气道,“这有什么可哭的,昭昭是去疏影庵,又不是去了别处,还有车夫丫鬟跟着,天子脚下还能遇到什么事不成?”

    何氏一听,哭得更厉害了:“天子脚下昭昭还被拐了呢——”

    邓老夫人终于气得没忍住,毫不优雅翻了个白眼:“下这么大的雨,人贩子都不会出来的!”

    哭得两眼泪汪汪的何氏眨眨眼。

    居然觉得婆婆说得很有道理!

    她不哭了,揪着帕子道:“可老爷与昭昭怎么还没回来呢?老夫人,会不会是雨太大,昭昭困在半路上了啊?”

    “那也不打紧,躲在车厢里可以避雨。”邓老夫人虽有些担心,可为了避免儿媳妇再哭天抢地,沉着脸安慰道。

    何氏站起来,一会儿看看天色,一会儿来回踱步,碎碎念道:“万一车坏了呢?老夫人您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府上的马车实在忒破了,依着我早该换了,偏偏您不许——”

    见老太太黑着脸不说话,何氏接着道:“这次昭昭回来,无论如何也要把那辆破马车换了,对了,还有那匹马,也老得跑不动了,也是时候换了。嗯,还有车夫——”

    何氏越说越皱眉,拍板道:“干脆全换新的吧,儿媳出钱!”

    “何氏,你给我闭嘴!”邓老夫人气个半死。

    用儿媳的钱换马车、换马、换车夫,传出去黎家很有光彩吗?她儿子就只养得起这样的破车、老马和老车夫!

    “儿媳哪里说的不对吗?”何氏一脸费解。

    她出银子,她愿意出,凭什么不让坐好马车啊!

    一个嫌婆婆古板迂腐,一个嫌儿媳妇暴发户气息十足,两个人视线对上,有那么片刻,格外安静。

    二太太刘氏忙打圆场道:“三姑娘一直没回来,说不定是被师太留下了呢。”

    “这应该不会吧?”邓老夫人回神。

    和棒槌儿媳妇置气,太不值当的!

    “怎么不会呢?咱们三姑娘聪慧又可人,疏影庵的师太一定是极爱的,说不定见落了雨,就把三姑娘留下了,这个时候来报信的人很可能在路上了。”

    邓老夫人与何氏不由自主同时点头。

    这话说得倒是不错,昭昭确实聪慧又可人,师太留宿也没什么稀奇的。

    何氏深深看妯娌一眼,心道:以前没发现妯娌这么有眼光啊,可见年纪大了长进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