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43章 认出

正文 第143章 认出

    李神医抬脚走进去,甩下一句“你们在外面等着”,砰地一声就把门关上了,只留了冰绿在屋子里。

    这番动静仍然没有把床榻上的人惊醒。

    李神医大步走过去,伸手搭上乔昭的手腕。

    冰绿小心翼翼问:“神医,我家姑娘没事吧?”

    “死不了。”

    冰绿咬了咬唇。

    这老头怎么说话呢,不是她家姑娘的干爷爷吗?什么死不死的,呸呸呸,她家姑娘要长命百岁呢。

    她也要长命百岁,到时候还能伺候姑娘!

    小丫鬟立下了远大志向。

    李神医收回手,从随身带的药箱里摸出一个瓷瓶来,打开瓶塞倒出一枚药丸,塞入乔昭口中,吩咐冰绿道:“给她喂水。”

    冰绿眼睛却直勾勾盯着打开的药箱角落里一个有些发旧的荷包出神。

    李神医抬手敲了冰绿一下,斥道:“你这丫鬟是不是傻了,再不喂水要噎死你家姑娘啊?”

    这丫鬟可不如那个叫阿珠的灵秀。

    冰绿被敲痛了,疼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却一句抱怨也没,急忙倒了水,把乔昭上半身扶起来小心翼翼喂她。

    乔昭只是发热睡得沉,并不是深度昏迷,条件反射便把水咽了下去。

    冰绿松了口气,拿干净的帕子替她擦了擦嘴角,眼睛又忍不住往药箱里瞄了。

    李神医吹了吹胡子:“你这小丫鬟乱看什么呢?”

    冰绿是有话就说的性子,咬咬唇道:“婢子在看您药箱里的那个荷包。”

    李神医目光看过去,脸色微变,抬手猛然把药箱合上了,回头冷冷盯着冰绿道:“荷包有什么好看的,等昭丫头醒了我可要好好教训她一下,怎么留在身边的丫鬟如此没规矩!”

    一听给自家姑娘丢了脸,冰绿立刻急了,忙解释道:“不是啊,李神医,婢子是觉得您药箱里的那个旧荷包和我家姑娘的荷包很像啊。”

    丑得那么有特色,她当初费尽心思才找到了夸赞的理由,她可是印象深刻。

    “荷包很像?”李神医闻言迷了眼。

    怕他不相信,冰绿立刻从怀里掏出一个素面荷包来,递到李神医面前道:“神医您看,像不像?我们姑娘的荷包里面还缝了鱼皮的,婢子觉得姑娘很喜欢这个荷包,换衣裳时特意收起来了——”

    她话未说完,李神医劈手就把荷包夺了过去,盯着看了良久,脸色渐渐变了。

    这荷包的样式确实和乔丫头曾经送他的荷包是一样的,乔丫头的荷包里也缝了一层鱼皮——

    李神医紧攥着荷包,目光投向躺在床榻上的人。

    少女双颊渐渐恢复了血色,呼吸均匀清浅,依然没有转醒的迹象。

    疲劳过度,体力透支,再好的良药也代替不了睡眠的作用。

    李神医却神色凝重摸出几根金针,对冰绿道:“你也出去吧。”

    冰绿看了沉睡的乔昭一眼,没有动。

    “出去,老夫施针,最忌打扰。”

    “嗳,那我家姑娘就麻烦神医了。”

    待冰绿一走,李神医立刻把金针刺入乔昭几处穴道,没过多久,乔昭眼皮轻轻动了动,睁开来。

    “李爷爷?”

    李神医把荷包递到乔昭眼前,问她:“这荷包哪来的?”

    “我做的。”在李神医面前,乔昭没有什么戒备心,顺口道。

    “你做的?”李神医心狂跳,眼睛死死盯着乔昭,“你怎么会在荷包里面缝上鱼皮?”

    “因为防水啊,那样若是赶上下雨天,放在荷包里面的东西都不会受潮打湿了。”乔昭笑盈盈道,坦然与李神医对视。

    李神医一颗心已经跳到嗓子眼,让他这个年纪的人颇有些受不住,忙摸出一粒药丸塞进口中压压惊,缓了缓,转身打开药箱,把那只旧荷包拿了出来。

    乔昭一直静静看着,不动声色。

    李神医把旧荷包与从冰绿那里得来的荷包并排而放,看着乔昭。

    “昭丫头。”

    “嗯?”

    “你不觉得,这两个荷包很像吗?”

    乔昭笑了:“看起来一样啊。”

    所以说,从南边偶遇起,李爷爷的那些怀疑,那些似曾相识,终于在这一刻,问出口了吗?

    李神医默不作声,把旧荷包的内里翻过来,指给乔昭看:“这里面,也是鱼皮做的。”

    他深深望着乔昭,缓缓开口:“这个荷包是好些年前,爷爷另一个孙女送我的。”

    乔昭轻轻牵了牵唇角,苍白的唇有了一点粉嫩的色泽。

    她笑着道:“李爷爷把这只旧荷包留了好久啊。”

    李神医没有接乔昭的话,就这么望着她,好像要一直望进她心里去。

    长久的沉默后,李神医哑着声音问:“昭丫头,是你吗?”

    乔昭垂眸,眼睛一点一点湿润了。

    浓密如羽扇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凝结出一颗晶莹的泪珠,那泪珠顺着白皙的脸颊缓缓滑过,少女抬眸,看着近在眼前的老者,轻声道:“是。”

    这世上,从此以后,终于有这么一个人,她在他面前可以做乔昭了。

    李神医仿佛不敢相信,轻而易举就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他呆了呆,过了好一会儿,猛然抓住乔昭手腕,直直盯着她,目露狂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松开手,忽然又疯狂大笑起来。

    原来他这几年的研究不是痴人说梦,他不是走火入魔!

    李神医的笑声太疯狂,太放肆,好像把长久压抑在心头的一块顽石搬开了,外面的人推门涌进来。

    笑声戛然而止,李神医黑着脸吼道:“都给我滚出去,老夫还没治完呢!”

    池灿立在那里不动:“神医这话不对吧,我看黎姑娘已经醒了——”

    话未说完,就见李神医衣袖一甩,一把银针天女散花般扑面而来。

    体验过小银针待遇的杨厚承最熟悉后果了,面色一变喊道:“不好,银针有毒的!”

    那一瞬间,邵明渊面不改色,抓起池灿衣领把他往后面一推,另一只手同时迅速挥动,银针尽数被衣袖挡住,落到了地上。

    “神医息怒,我们这就退出去。”邵明渊依然嘴角含笑,款款有礼。

    他看乔昭一眼,点点头便要退出,李神医却开了口:“你等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