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39章 坦白从宽

正文 第139章 坦白从宽

    “邵将军?”见邵明渊立在门口不动,雨水滑过面颊,一张脸似乎显得更白,乔昭有些疑惑。

    她目光下移,落到邵明渊手上,仔细辨认一番,有些吃惊:“野姜?”

    野姜可入药,对腰腹冷痛有缓解作用,呃,还能活血调经。

    活血调经!

    乔昭呆了呆。

    所以邵明渊到底是因为哪个功效,出去采了一把野姜回来?

    一贯淡然的乔姑娘心情瞬间复杂难言,水杏般的眸子盯着立在门口的人,暗想:他应该不会了解女孩子这些事吧?

    “黎姑娘认识这个?”短暂的静默过后,邵明渊迈着长腿走进来,看一眼锅里沸腾的米粥,走到墙角弯腰舀水把野姜洗干净,丢进了锅里。

    乔昭下意识皱了眉:“这样味道会很怪。”

    “嗯,但吃了有好处,黎姑娘忍耐一下吧。”邵明渊立在灶台旁,水珠落在柴火上,发出呲的一声响。

    乔昭往旁边挪了挪:“邵将军烤一下衣裳吧。”

    “哦,谢谢。”一想到是自己属下干的好事,邵明渊就没了先前的自在,默默坐下来,琢磨着该怎么向人家坦白。

    水珠落入火中被烤干的声响依旧不停,灶台前的两个人却沉默了。

    冰绿觉得气氛有些奇怪,探头往锅里看了看,迟疑道:“米粥应该煮好了吧?”

    邵明渊回过神来,点头:“好了。”

    他转身想去拿碗,冰绿忙道:“邵将军您烤火吧,婢子来就行了。”

    冰绿很快盛了两碗米粥,一碗递给乔昭,一碗递给邵明渊,而后给自己盛了一碗,捧着粥碗道:“姑娘,邵将军,你们烤火吧,婢子去看着那两个坏蛋,免得他们跑了。”

    眼看着小丫鬟一溜烟跑了,乔昭眨眨眼。

    那两个倒霉猎户不是被冰绿敲晕了么,还去看什么?

    邵明渊捧着粥碗开了口:“那两个猎户是冰绿打晕的么?”

    乔昭微怔,随后点头:“对。”想了想,自己的贴身大丫鬟如此凶残似乎不大好,于是替冰绿解释道:“她担心被那两个人挣脱了绳子,我会有危险。”

    “不会。”

    乔昭闻声抬头,撞进对方黑亮如水洗过的眼眸里。

    “我是用特殊手法绑的人,不会挣脱的。”

    乔昭扬唇笑笑:“我知道。”

    堂堂的北征将军,战无不胜的冠军侯,要是连两个猎户都能在他手底下跑了,他就活不到现在了。

    邵明渊便笑了。

    他一直以为和女孩子打交道会很困难,可与黎姑娘交流,似乎没有这个问题。

    盯着跳跃的火光好一会儿,邵明渊瞥了乔昭一眼。

    少女头上胡乱包着布条,看样子是从自己的衣服上扯下来的,和优雅一点沾不上边,可她的神情却坦然自在,侧颜静美。

    邵明渊给自己暗暗鼓了鼓气,试探地问:“黎姑娘,那时我说你的马车有人为破坏的痕迹——”

    乔昭睫毛颤了颤,静静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邵明渊被她盯得有些窘,原本准备坦白的话到了嘴边变成:“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我?”乔昭用烧火棍轻轻拨弄着火,摇摇头,“我不知道。”

    “要是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乔昭闻言,晃了晃手中烧火棍,呵呵一笑:“那自然是要他好看了,不然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呢?”

    说完不见邵明渊回应,乔昭看向他:“邵将军,你说是不是?”

    领兵作战多年的人,不会是心慈手软之辈吧,这样的问题还要问。

    “呵呵。”年轻的将军干笑着。

    所以如果他现在坦白,黎姑娘会用这根烧火棍招呼他吗?

    乔昭心思敏锐,很快察觉出去过一趟的邵明渊和先前似乎有些不一样了,沉吟了一下,问:“邵将军,莫非你知道什么线索?”

    不然他重提这件事是什么意思呢?总不可能是帮她找出那个人来,再替她教训一下幕后凶手吧?那他未免太过热心了。

    难道——

    乔昭蓦地想到一种可能,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这个混蛋,莫非她尸骨未寒,就对别的姑娘动心了?

    看一眼邵明渊身上已经瞧不出本来颜色的白袍,乔昭心塞不已。

    虽说她如今成了黎昭,从此各不相干,可看着前夫连一年时间都等不得就想打小姑娘的主意,还是有给他一烧火棍的冲动。

    少女浑身散发的寒气让邵明渊赶紧往远处挪了挪,一脸严肃道:“黎姑娘,我很可能是看错了。”

    他宁愿回去好好修理那臭小子,以后尽量照顾黎姑娘,也不想对着这么吓人的黎姑娘坦白!

    “呵呵,邵将军就不要安慰我了。”乔昭越发觉得有问题,冷着脸道,“邵将军不要把我当成胆小怕事的小姑娘,比起一无所知,我更希望知道在背后算计我的是谁,那样以后才不会再着了道。”

    邵明渊:“……”这姑娘好难哄!他又开始在坦白还是死扛之间犹豫了。

    乔昭睇他一眼,淡淡道:“其实,对弄坏我马车的人,我隐约有些猜测。”

    “呃?”邵明渊眸光闪了闪。

    “马车去大福寺时就有问题的可能性不大,不然也许早就坏了,且容易被车夫发现。我猜最大的可能是车夫在寺外等着我时,有人趁他不注意弄坏了车辕。那么,做这件事的人十有八九是今天去了大福寺的香客。”乔昭语速轻缓分析着,“公主的车子中途遇到变故,搭了我的车子,证明他们不知道马车有问题,也就排除了他们的可能。而今天不是什么特别日子,天气又不好,前去大福寺的香客应该不会太多,所以我回头去问一问,说不定就能知道一些线索了。”

    某人瞬间做了决定:他还是坦白好了!

    “黎姑娘——”邵明渊喊了一声。

    乔昭把烧火棍放下,轻轻捏了捏手腕:“嗯?”

    “其实……你的马车是我的属下弄坏的……”

    乔昭下意识把烧火棍又拿了起来。

    什么情况啊,邵明渊先告诉她马车被人破坏了,现在又告诉她是他的属下弄坏的,那么,她可不可以理解为,是这混蛋没话找话调戏小姑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