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38章 心虚(答谢大家的月票)

正文 第138章 心虚(答谢大家的月票)

    洗干净的糙米下了锅,邵明渊直起身。

    “黎姑娘,我去外面一下。”

    乔昭眸光闪了闪。

    他又出去做什么?

    “邵将军请自便。”眼看他往外走去,乔昭忽然想起什么,扬声喊道,“邵将军——”

    邵明渊回头。

    “外面还下着雨,你要是出去,把草帽戴上吧。冰绿,去那间屋子拿草帽。”

    邵明渊笑了:“不用,我自己去拿。”

    他很快消失在门口,冰绿眨眨眼,小声道:“姑娘,婢子去瞧瞧邵将军做什么去。”

    片刻后冰绿返回来,挨着乔昭蹲下,低声道:“姑娘,邵将军真的出去了,戴着他编的草帽。不过外面还下着雨,他这一出去衣裳又会被淋湿了。您说他出去干什么呀?”

    乔昭望着门口的方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哪能什么都猜得到呢。

    “姑娘您看见没,那两个坏蛋就在外头绑着呢,您说万一邵将军还没回来,那两个人挣脱了绳索,那咱们岂不是危险了?”冰绿说着目露惊恐,“姑娘,用一下烧火棍。”

    小丫鬟拿过烧火棍,没等乔昭吭声就飞快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就听到外面传来两声惨叫。

    冰绿抱着烧火棍跑回来,神情轻快:“这下好了,婢子一人给了他们一棍子。”

    乔昭:“……”

    “打死了没有?”

    很好,要是打死了,邵明渊就不用为难了。

    这丫鬟到底是谁的啊?

    冰绿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婢子胆子小,不敢杀人的!”

    乔姑娘无语望天。

    不敢杀人,所以敲闷棍,原谅她见识少,没见过这么“胆小”的丫鬟。

    “把米粥搅一下,别糊了。”不知道邵明渊什么时候回来,担心米粥煮废了没得吃,乔昭提醒道。

    她这幅身子太弱了,就更需要吃东西补充体力,哪怕吃了反胃也要咽下去。

    “冰绿。”

    “嗳!”解决了隐患,小丫鬟明显轻快起来。

    “回去记得学熬粥。”

    小丫鬟头立刻耷拉下来:“是。”

    灶膛里,柴火烧得很旺,时而发出噼啪的响声,大锅里的水渐渐沸腾,米粒上上下下沉浮。

    乔昭把手背上蹭的灰擦掉,却发现越擦越黑,干脆由它去了,盯着跳跃的火苗想:邵明渊出去做什么呢?

    外面雨势稍小,可才走出屋子,衣裳还是很快湿透了。

    邵明渊终于在一处树下发现要找的东西,弯腰把那几株野姜挖了出来。

    他直起身,看了看屋舍的方向,弯唇笑笑,抬脚往回走去,走到半途停下脚步,扬了杨眉。

    那淋成落汤鸡的年轻人已经发现了邵明渊,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屁颠屁颠跑过来道:“将军,属下可找到您了。”

    “晨光,你不是拉肚子,怎么不等雨停了再走?”

    一身狼狈的亲卫眼神闪了闪,抹了一把雨水道:“属下见雨下大了,怕出什么事,所以就追上来了。将军,黎姑娘的马车怎么坏得那么厉害?黎姑娘怎么样了?”

    邵明渊深深看了亲卫一眼。

    平时不觉得这小子这么话唠啊。

    “马车翻了,黎姑娘情况不大好。”

    “翻了?不会吧——”亲卫大吃一惊。

    邵明渊盯着亲卫片刻,沉声问:“晨光,你是否有什么事瞒着我?”

    在将军大人的迫人气势下,亲卫腿一软,单膝跪在了泥地里:“将军恕罪,是属下——”

    他抬眼看了面色沉沉的将军一眼,忙又低下了头,老实交代道:“是属下弄坏了黎姑娘马车的车辕。”

    邵明渊一听,神情冷了冷,深深吸一口气问:“为什么?”

    难不成他身边就没几个可信的人了,一个个都出问题?

    他目光落在单膝跪地的晨光身上,神情涩然。

    不应该啊,晨光和叶落一样都是跟着他许久的,是他当年从死人堆里救回来的。

    “说,为什么这么做?”

    听出将军大人语气中的愠怒和失望,小亲卫险些吓哭了,再不敢隐瞒,把缘由一股脑倒了出来:“属下是想着,黎姑娘的马车坏了,将军追上来,不就正好可以英雄救美了嘛。”

    他家将军会修马车呀!

    年轻的将军想了千百个理由,却独独没想到这一种,不由呆了呆。

    跪在泥水里的亲卫索性破罐子破摔道:“黎姑娘的马车不怎么好,那匹马也老得跑不快,就算车辕断了,顶多是没法走了,属下反复琢磨过了,不可能会有危险的——”

    迎上将军大人黑沉沉的眼神,亲卫低了头:“都是属下的错,将军责罚属下吧。”

    邵明渊怒火升起,淡淡问:“你反复琢磨过了?雨势这样大,你想过么?黎姑娘途中又载了别人,你想过么?黎姑娘的身体不比北地的女子,甚至比京城寻常姑娘家都要弱,你又想过么?”

    他本来要保护她的安全,谁知反而成了害她受罪的人。

    亲卫听得脸色发白。

    将军的心上人出事了?那他岂不是成了罪人?

    “是属下莽撞了,属下对不住将军啊!”亲卫抽出腰间长剑,对准脖子划去。

    邵明渊飞起一脚把剑踢飞了。

    “将军?”

    “暂且留着你的浆糊脑袋,给我将功赎罪去!”

    亲卫呆呆看着邵明渊,问:“您要把属下交给黎姑娘发落吗?”

    邵明渊闭了闭眼。

    跟这样的蠢货属下生气,太不值当的!

    “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城里去,带马车和几身姑娘家穿的衣裳来,注意不要惊动别人。”邵明渊想了想,补充,“黎姑娘的衣裳挑上衣青色裙子白色的,丫鬟的衣裳挑葱绿色的,再带两名亲卫来,速去速回。”

    “领命!”亲卫起身拔腿就跑,跑出数丈猛然返回来,抽出插入泥地里的长剑,收剑入鞘,飞奔而去。

    邵明渊返回屋舍,乔昭听到动静抬了头,见他浑身湿透了,雨水顺着衣角落下来,很快在地上汇成水洼,便道:“邵将军过来烤火吧。”

    邵明渊捏着一把野姜,看着展颜浅笑的恬静少女,一时有些心虚。

    不知道等一下对黎姑娘坦白,黎姑娘会把他轰出去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