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35章 活着

正文 第135章 活着

    冰绿抱着衣裳,用两根手指头捏着那条脏兮兮的手巾,一脸嫌弃地道:“这是两个大男人穿过的衣裳啊,怎么给姑娘穿?还有这条手巾,简直脏死了——”

    邵明渊转过身来,弯腰把乔昭轻轻放在椅子上。

    乔昭靠坐在干燥的椅子上,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轻声却坚定对冰绿道:“可以穿。”

    曾经死去过,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别说是猎户穿过的衣裳,就是更令www.youfa8.com女孩子们难以接受的事,只要不降其志,不辱其身,她都是可以接受的。

    她要活着,替死去的家人更好地活下去,查明那场大火有无蹊跷,看着兄长脸治好的那一天。

    邵明渊深深看了乔昭一眼。

    他以为,他要费一些力气劝说这位黎姑娘的。

    他出身勋贵之家,自然耳濡目染贵女们对饮食起居多么讲究,别说是陌生男人穿过的旧衣裳,恐怕就是崭新的都难以接受。

    可他偏偏在北地呆了七八载,见惯了那些为了活下去而不惜一切代价的普通百姓们,见惯了在鞑子的践踏下失去了所有尊严的女子们,还有为了保卫身后的家园在战场上洒尽热血的将士们。

    除去生死,无大事。

    当很多生命明明那样顽强的想活下去而不能时,当有些生命明明很无辜他甚至要亲手扼杀时,他更能体会这句话。

    黎姑娘和他印象里的京城贵女们很不一样。年轻的将军想。

    “把手巾给我。”邵明渊伸手从冰绿手中接过脏兮兮的手巾,对乔昭道,“等我一下。”

    他转身出了门,大步走向厨房。

    年轻的猎户已经开始生火。

    “有热水吗?”

    年轻的猎户有些意外邵明渊的出现,怔了怔才道:“有,有!”

    他放下烧火棍站起来,往身上擦了擦手,提起水壶问邵明渊:“要喝水吗?才烧开不久的,不过只有吃饭的碗——”

    “劳烦给我拿一个水盆。”邵明渊语气温和。

    年轻猎户听了,忙寻来一个木盆递给邵明渊。

    邵明渊接过水壶,在木盆里倒入一些热水冲洗了一下,接着注入小半盆热水,把那条脏兮兮的手巾放了进去。

    年轻的猎户见了,不好意思道:“洗不干净了。”

    邵明渊垂眸,一遍一遍搓洗着手巾,等木盆里的水变得污浊,倒出去重新换过,这样用了三盆水,那条手巾总算洗得发白了。

    他把手巾拧干,对年轻猎户道了谢返回乔昭那里,把还带着热气的手巾递给冰绿,淡淡道:“赶紧给黎姑娘换上干衣裳吧,换好了出来叫我,我就在门外守着。”

    他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冰绿攥着那条温热的手巾,不由看向乔昭:“姑娘——”

    乔昭披着湿漉漉的长发,咬了咬舌尖对冰绿点头:“换!”

    冰绿一听,再不迟疑,忙把乔昭身上的湿衣脱下来,捏着手巾又犹豫了一下:“姑娘,冠军侯好像把手巾洗了——”

    所以您真的不嫌弃吗?

    “啰嗦,给我擦干!”乔昭又冷又疼,没了多少力气,只得瞪了冰绿一眼。

    冰绿心一横,拿起手巾替乔昭擦干,从两套衣裳里挑了稍微干净的一套给乔昭换上了。

    干爽的衣裳穿上身,乔昭顿时有种活过来的感觉,轻声吩咐冰绿道:“把我脱下来的衣裳拧干,给我把头发包起来。”

    这些活计冰绿做起来没有问题,很快就帮乔昭包好了头。

    “你也换一下吧。”乔昭按着腹部道。

    “婢子——”冰绿看了另外一套衣裳一眼,摇摇头,“婢子还是不换了。”

    嘤嘤嘤,姑娘为什么有勇气穿啊!她宁死不换!

    “换上!”乔昭语气坚决。

    小丫鬟忙把衣裳换上了。

    虽然她很有原则,宁死不穿臭男人的衣裳,但姑娘的话死也要听啊。

    乔昭满意笑笑,抬眸望一眼门口,轻声道:“请邵将军进来吧。”

    “嗳。”冰绿应了,抬脚往外走,心中却有些纳闷:为何姑娘和冠军侯不叫侯爷,一直叫邵将军呢?明明侯爷听起来更威风些。

    冰绿来到门口,就见邵明渊手中拿着一张虎皮立在那里,目光一直盯着厨房的方向。

    听到动静邵明渊转头,把虎皮交给冰绿:“让黎姑娘围上吧,我去厨房等着热汤。”

    冰绿抱着虎皮进屋,给乔昭披上。

    瞬间被温暖包围,连腹痛似乎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温暖而缓解了,乔昭完全不在意虎皮传来的淡淡腥臭味,舒了口气。

    她手指轻轻动了动,把虎皮拉得更紧。

    见乔昭脸色好看了些,冰绿悄悄松了口气,恢复了活泼本性,小声道:“姑娘,邵将军去厨房等热汤了。”

    乔昭抬了抬眉,没有说话,目光投向门口。

    厨房里,两名猎户正忙碌着,见邵明渊过来了,中年猎户扭头道:“公子,您先歇着去吧,喝点热水暖暖身子,等汤好了我给你们端过去。”

    “不用了,我正好烤烤衣裳,等汤好了我端过去就行了。”邵明渊走过去蹲下,接过年轻猎户手中的烧火棍。

    他低垂着眉眼,认真拨弄着火堆。

    两名猎户互视一眼,悄悄转了身往外走。

    “二位还是和在下待在一起吧。”邵明渊头也没回,淡淡道。

    两名猎户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公子还有什么事吗?”中年猎户问。

    这一次,邵明渊回过头,语气温和:“并没有,在下很感谢二位的帮助,想与二位兄台随便聊聊。”

    他说完,转过头去,低头继续烤着湿透的衣裳,心中却叹了口气。

    这两个猎户虽看起来忠厚,对他来说,神情遮掩却太拙劣了,和那些在北地遇到的伪装成大梁百姓的细作相比相差甚远。

    是黎姑娘与侍女的狼狈让他们忽然起了色心,还是他给出去的银子让他们陡然生出贪欲?

    财色动人心,他能做的,就是不给他们犯错误的机会,彼此好聚好散。

    可惜站在邵明渊身后的两名猎户却不这么想,二人以眼神交流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脸上露出狰狞表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