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33章 挡风雨

正文 第133章 挡风雨

    看着视线上方的那个人,乔昭一时有些呆了。

    邵明渊?

    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年轻的将军穿着一袭蓑衣,头戴斗笠,雨水顺着帽檐汇成直线落下来。

    他偏开头,把斗笠摘下,戴在了乔昭头上。

    乔昭一直保持着见了鬼的表情愣愣看着他

    这人神出鬼没啊!

    而且,他又抱陌生小姑娘了!

    乔姑娘怔怔想着,水杏般的眼中满是茫然,犹如笼罩了一层带着晨曦露珠的薄雾。

    邵明渊想:这小姑娘可真轻,好像还不及他常用的大刀重,这样抱着如捧着羽毛一般。

    走至开阔的路旁,邵明渊问:“黎姑娘,你有没有受伤?自己可以站住吗?”

    “当然。”乔昭回了神,心情复杂道。

    她只是被尸体扑倒了,不是伤了脚。

    邵明渊闻言立刻把乔昭放了下来,视线始终没有往她身上落,而是低头把蓑衣解下,披在了她身上。

    那蓑衣也是冷的,好像感觉不到原来主人的温度,只能隐约闻到极淡的似乎被冰雪洗涤过的皂荚味道。

    蓑衣把雨尽数隔离在外。

    乔昭静静看着邵明渊身上的白袍瞬间被雨淋得湿透,服帖在身上,显出颀长矫健的线条,轻轻移开了视线。

    邵明渊却没再与乔昭说话,而是转了头,对抱着真真公主躲在大树下的龙影喊道:“兄台,这样的雨天是不能站在树下的。”

    “为什么?”龙影没有做声,回过神来的冰绿下意识问。

    年轻的将军并不在意问话的是谁,解释道:“因为有可能被雷劈——”

    他话音才落,一道闪电划破雨幕,带着雷霆气势汹涌而下,把众人不远处一株碗口大的树击中。

    那棵树火星四冒,冒着白烟轰然倒地。

    乔昭:“……”刚刚她以为自己就够乌鸦嘴了,没想到这人比她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龙影快若闪电抱着真真公主从躲雨的繁茂大树下窜出来,站定后回头看看安好的大树,心有余悸。

    刚刚若是劈中了这棵树——

    龙影诧异看了邵明渊一眼,开口道:“多谢侯爷。”

    怀中呻吟声传来,龙影立刻低头:“殿下,您怎么样了?”

    “疼——”真真公主一张脸雪白,几乎要透明了一般。

    龙影立刻看向真真公主左腿伤口处,那处果然又渗出鲜血来。

    再顾不得和邵明渊多说,龙影抱着真真公主一个箭步来到乔昭面前,语气急切:“黎姑娘,殿下又出血了,请您快些给她施针!”

    乔昭上前掀起真真公主衣裙,解开绷带看了伤口处一眼,神情凝重摇了摇头:“金针止血术对同一处伤口只能施展一次,再施展效果就不大了。”

    “那怎么办?”

    乔昭抬手把斗笠摘下,塞进龙影手里,嘱咐道:“替公主遮着伤口!”

    斗笠勾了一下绑发的珠链,雨顷刻间把她的发髻冲散,黑而长的发披散下来,如海藻般落下。

    乔昭抬手把垂落到额前的发抿到耳后,手伸进蓑衣摸出一个瓷瓶,打开瓶塞把淡绿色的粉末洒在真真公主处。

    而后她干脆解下蓑衣,示意龙影接过去替真真公主挡雨,然后双手用力撕扯着自己衣摆。

    她力气小,撕扯了好几下徒劳无功,不由咬了唇。

    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忽然伸过来,利落把裙摆扯下了一条。

    乔昭抬眸,迎上邵明渊黑沉的眼,淡淡道:“谢了。”

    她接过布条迅速替真真公主包扎,鲜血很快把淡青色的布条染透了。

    邵明渊见状立刻把身上白衣扯下几条递了过去。

    乔昭头也不抬,顺手接过布条替真真公主绑了一层又一层,最后打了一个漂亮的结。

    整个过程中,真真公主死死咬着唇,攀着龙影肩头的双手死死掐进对方肉里去。

    她看了看乔昭,又看了看邵明渊,终于昏了过去。

    “殿下!”龙影脸色攸地变了。

    “龙侍卫。”乔昭喊他,神情肃穆,“你必须尽快把公主殿下送回宫去!”

    龙影抱紧了真真公主,看向路旁。

    那辆超载的马车已经歪倒在地上散了架,而那匹老马连带着车夫早已不知所踪,显然是马惊了奔逃,车夫追过去了。

    那一瞬间,明明急切万分,龙影却莫名闪过一个念头:黎姑娘家一定很穷吧,这是什么破马车啊?

    “骑我的马。”邵明渊不知什么时候牵过一匹白马,把缰绳塞入龙影手中。

    龙影眼睛一亮。

    他是公主亲卫,见过多少好马,冠军侯这匹马无疑是上品千里马。

    “谢了!”龙影顾不得多说,抱着真真公主翻身上马。

    那马却很不情愿,站在原地不动,用马脸蹭着邵明渊的手,满是委屈。

    年轻的将军神色温柔下来,轻轻摸了摸马脸,低声哄道:“飞影乖,回来给你吃糖。”

    话音落,他轻轻一拍马腹,白马载着龙影二人疾驰而去。

    雨落不停,模糊了人的视线,很快就见不到白马的踪影。

    乔昭收回目光,微微松了口气。

    真真公主只要能尽快赶回宫中,就不打紧了。

    精神松懈下来,冰冷的雨落在身上,乔昭这才感觉到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姑娘——”冰绿挽住了乔昭手臂,满是心疼,“您把斗笠和蓑衣都给了公主,您怎么办呀?”

    姑娘自小体弱,这样淋了雨,回去定然会生病的。

    “无妨。”眩晕感袭来,乔昭咬了一下舌尖恢复清醒,温声安慰着冰绿。

    她伸手往荷包里摸了摸,驱寒丸却没有了。

    那荷包里分了好多暗袋,放了各种应急的小玩意,不过每一种份量都不多,只是以备万一的。

    只能等回府再调理身体了。乔昭忍着不适想。

    “马车散架了,树下不能躲,这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冰绿焦急不已。

    “你们等等。”邵明渊出声。

    乔昭不由看向他。

    年轻的将军走到一棵树前,忽然纵身而起,双腿交错踩在树干上,待落地时,手中拿满了宽大的树叶。

    他低着头,修长十指翻飞,很快就编出一个大大的草帽,抬手按到了乔昭头上,而后垂眸继续编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