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28章 凭心

正文 第128章 凭心

    翌日,天忽然阴了。

    乔昭带着昨日选好的上品净烟墨,坐着西府的青帷马车去了大福寺。

    领着她前往疏影庵的依然是小沙弥玄景。

    这些日子,玄景牙又掉了一颗,只要一说话便会露出两个黑洞,瞧着可爱又好笑。

    为此,玄景没少被师兄们取笑,见了冰绿更是如临大敌,冲乔昭行了个礼,一声不吭走在前面带路。

    冰绿偏偏不放过他,从荷包里摸出几块晶莹剔透还带着白色霜花的冬瓜糖,笑嘻嘻道:“小师父,冬瓜糖吃不吃呀?”

    玄景看冬瓜糖一眼,把头摇成拨浪鼓。

    不吃不吃,坚决不吃,上次就是因为吃糖,把牙吃掉了。

    “真的不吃呀?这糖可好吃啦,清甜绵软,是我特意从百年老字号的点心铺子买来的呢。”

    百年老字号?那岂不是比主持师祖还要老了?那百年点心铺子卖的冬瓜糖是什么味道的?

    小沙弥目光追逐着冰绿手中的冬瓜糖,暗暗咽了咽口水。

    冰绿看得直笑,把冬瓜糖用帕子包着塞进玄景手中,捏一把他的小脸蛋:“快吃吧,你最近没吃糖,牙不是照样又掉了一颗吗?”

    小沙弥紧紧抓着冬瓜糖,小脸攸地红了。

    女施主最讨厌啦!

    看着小沙弥迈着短腿在前边走得飞快,冰绿咯咯笑起来。

    等到了疏影庵前,冰绿被留在外面,乔昭跟着尼僧静翕走了进去。

    “三姑娘今天来得早。”静翕露出亲切的笑容。

    这位黎三姑娘来了数次,每次来过,师伯似乎都比往常开怀些。

    “我看天有些阴,怕路上赶上雨,就早到了。”

    “瞧着是有可能下雨呢。”静翕看了一眼天色,加快了脚步,把乔昭领进去。

    “来了。”无梅师太放下拂尘,淡淡开口。

    乔昭把净烟墨奉上:“昨天我去逛街,买了一方墨,带来给您用用。”

    她说的自然又坦荡,便如许多寻常人家里懂事贴心的晚辈在外遇到合长辈心意的物件,买下来让长辈开心一般。

    无梅师太很是受用,接过来看了一眼成色,露出淡淡的笑容:“不错,今天就用此墨抄写经文吧。”

    “好。”

    乔昭净手焚香,轻车熟路铺好纸,研墨提笔,开始抄写经文。

    她坐姿笔直而端正,笔下行云流水中时间缓缓而逝,却渐渐开始分神。

    邵明渊虽说兄长没有大碍,可大哥并不是孱弱书生,哪里就至于昏倒呢?

    是烧伤带来的后遗症,还是因为看她下葬,心里太过悲痛?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让乔昭心疼不已,一个不注意一滴墨便落在宣纸上,瞬间晕染开来。

    她提笔回神,盯着晕开的墨怔了怔。

    身后无梅师太忽然开了口:“你今天有心事?若是心不静,还是不要抄写经书了。”

    乔昭放下笔,转身,歉然道:“师太说的是。”

    无梅师太打量乔昭片刻,问她:“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乔昭心下微暖。

    以无梅师太的身份,这样问她,已是难得了。

    无梅师太今天穿了一件灰色僧衣,明明素淡至极,却让她有种岁月沉淀下来的明艳,而这样的明艳,在暗淡僧衣的映衬下,无端让人心生遗憾。

    乔昭忽地想,当年,无梅师太又是经历了怎样的心情挣扎,才出家的呢?

    不知怎么,乔昭就有了倾诉的欲望。

    “师太,如果有一个人,你很想见到他,关心他,偏偏因为身份而没有任何靠近的理由,那该怎么办呢?”

    昨天若不是兄长晕倒,她几乎可以确定,能在那间茶舍见到他了,可偏偏就出了纰漏。

    这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吧,那她通过馥山社一步步接近寇家表妹们,从而寻找与兄长相见的机会,会不会再出意外?

    她真的太想见到兄长了,甚至恨不得跑去尚书府,告诉兄长,她是乔昭,是他的妹妹乔昭。

    可到底是不能的,她如今是黎昭,若是贸然行事,别人定然以为她是疯子,饱读圣贤书的兄长也不可能相信这般离奇的事。

    除非——

    乔昭蓦地想到一种可能:除非在与兄长长久的接触中,让兄长渐渐发现她与逝去的妹妹如此相像,从而主动产生这样的想法。

    可问题又绕了回来,她有什么理由时时与兄长见面呢?

    乔姑娘第一次觉得茫然。

    无梅师太开了口:“要么忘了他,要么……忘了身份与理由,凭心行事。”

    凭心?

    无梅师太的话犹如当头棒喝,把乔昭心头茫然驱散。

    是了,她怕什么?动摇什么?上天重新给了她生命,是给了她机会,而不是给了她枷锁。

    一次失败,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只要兄长在,只要她在,总会有一天会实现她所想的。

    “多谢师太,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无梅师太淡淡笑着把目光投向窗外。

    忘了身份与理由,凭心行事,也可能会失败的啊。

    只是后面的话,还是不要对这孩子提了。她失败过,希望这孩子能成功。

    “师伯,九公主来了。”静翕进来禀报。

    “真真?”无梅师太看一眼乔昭,淡淡道,“让她进来吧。”

    片刻后,等在疏影庵门外的真真公主被请进来。

    “师太,真真可想您了,今天给您读经书可好?”

    真真公主进来后一见乔昭就在无梅师太身旁,心中暗暗不悦,面上却挂着甜美的笑。

    自从这丫头来陪师太抄写佛经,师太见她的次数都少了,实在是可恼!

    “读吧。”无梅师太点点头,盘膝而坐。

    见无梅师太没有拒绝,真真公主扬起笑容,跪坐在蒲团上读起经书来。

    她声音甜美,吐字清晰,这样闭目听着无疑是一种享受。

    一册经书尚未读完,就见无梅师太呼吸均匀,面色平静,已是入了定。

    真真公主见状放下经书,小心翼翼退出禅房。

    乔昭同样退了出去。

    真真公主就站在外面等着,一见乔昭出来,便道:“你随本宫来。”

    菩提树下,二人站定,乔昭平静问:“不知殿下找臣女何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