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25章 乔姑娘心情不大好

正文 第125章 乔姑娘心情不大好

    那病人怎么样了?

    眼前的少女问出这句话,明明给人的感觉是顺便问起,可邵明渊却敏锐察觉,这个问题似乎对她很重要。

    于是他也认真回道:“神医说没有大碍,好好休养就可以了。”

    乔昭终于松了一口气。

    哥哥没事就好。

    虽然遗憾没能和兄长说上一句话,但知道他没有大碍,乔昭整个人都轻松起来,冲邵明渊微微一笑:“刚刚我本来和干爷爷在一起,谁知他听说乔公子病了,就急匆匆走了,我随便问问。”

    邵明渊:“……”虽然没有什么理由,可这姑娘似乎在欲盖弥彰。

    乔昭很快意识到这一点,唇畔笑意微凝,深深看了邵明渊一眼。

    他比她想象的要心细。

    “黎姑娘还有事么?”

    乔昭摇摇头:“没有了。”

    邵明渊眸光深深。

    不是“没有”,是“没有了”。

    也就是说,原本是有事的,现在没有了。

    那么,黎姑娘其实想知道的,就是舅兄是否无恙么?

    这是为什么?黎姑娘难道与舅兄本就认识?

    是了,舅兄以前也是在京城的,说起来二人是有认识的可能。

    莫非,黎姑娘是舅兄的倾慕者?

    邵明渊眸光低垂,看着眼前的少女。

    他曾听杨厚承提过,池灿与舅兄都是很受京城的姑娘们欢迎的。

    乔昭抿了抿唇。

    眼前这家伙在想什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咳咳,邵将军自去忙吧,天色不早,我也该回府了。”知道了想知道的,乔昭欠身福了福,准备告辞。

    邵明渊抬头扫了一眼天边。

    天际如火的云霞渐渐变得暗淡,天色果然不早了。

    “我派人送你吧。”他很自然道。

    神医既然要他照顾好黎姑娘,那么受人之托,当然要忠人之事。

    乔昭愣了一下,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

    这人,难道随便一个姑娘与他搭话,他都要派人相送?

    那恐怕不出一年,想嫁他的姑娘就要从靖安侯府排到城门外去了。

    位高权重又温柔有礼的年轻侯爷!

    呃,这似乎不关她的事,可想想还是有些憋屈。她这个正牌妻子当初被这家伙一言不发射死了,他对别的小姑娘却温柔款款?

    看着眼前少女忽然冷下来的脸色,年轻的将军颇有些茫然。

    他似乎没说什么啊?

    “不用了,我有丫鬟陪着。将军再不走,轿子该走远了。”

    “那好吧,在下告辞了。”邵明渊觉得在眼前少女彻底翻脸前还是先走为妙,转身走出数步,忽然恍然大悟。

    黎姑娘不悦,是不是因为那次他在黎府用饭,黎姑娘特意准备了佳肴款待,而他却没有表达过谢意?

    这样想着,年轻的将军转过身来,冲冷着脸的少女抱拳一礼:“多谢黎姑娘那日的款待,哦……山药很好吃……”

    山药很好吃是什么鬼玩意?

    乔姑娘脸色更冷了。

    “告辞!”年轻的将军茫然无措,赶忙走了。

    邵明渊快步追上了轿子,悄悄吩咐一名亲卫:“医馆门前有位穿青衣白裙的姑娘,你暗暗送她回家去,注意不要被她发现了。”

    亲卫:“……”天啦,他们将军对一位姑娘一见倾心啦!好激动,然而不能说!

    发现了大八卦只能死死憋在心里的亲卫默默返回。

    乔昭收回视线,绷着脸喊冰绿:“冰绿,还愣着干什么,回府。”

    一直呆若木鸡的小丫鬟这才回神,捂着脸语气激动:“姑,姑娘,您真的太厉害了!”

    “嗯?”小丫鬟狂热崇拜的眼神让乔昭莫名其妙。

    “您居然,又和冠军侯搭上话了!”

    又……

    这个字让素来淡然的乔姑娘骤然生出了把小丫鬟踹一脚的冲动,沉着脸道:“去雇车吧。”

    “嗳。”自家姑娘能与冠军侯搭上话,对冰绿来说可比看了一天的热闹要值得多了,立即欢欢喜喜应下来,转身向街头走去。

    只剩下一个人,乔昭轻轻叹了口气,忽觉身后有脚步声。

    她立刻转身,就见一人低头看她,嘴角笑意玩味。

    “江大哥?”

    “黎姑娘,我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什么事?”面对锦鳞卫中大名鼎鼎的十三太保,乔昭收起了所有的情绪,淡淡问他。

    “你不但认识我,还认识乔家公子。”

    乔姑娘面不改色:“乔家玉郎风采无双,京城认识他的小娘子不知凡几。至于江大哥——”

    少女弯唇笑笑:“不是佛诞日那日才认识的吗?我至今不知道江大哥家住何处,姓甚名谁呢。”

    听乔昭这么说,这一次江远朝没有落荒而逃,反而淡淡笑道:“那你听好,我姓江名远朝,目前暂居江大都督府。黎姑娘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没有了。江大哥,我该回家了。”乔昭微微欠身,转身欲走。

    江远朝在她后面慢慢道:“可我还有想问黎姑娘的,黎姑娘还是留步好了。”

    乔昭回过身来,叹气:“我现在又有问题了。”

    “你先说。”

    乔昭看着江远朝,忽然笑了:“江大哥时常出现在我面前,又总是这么多话说,我会以为,你可能暗暗倾慕我。”

    江远朝嘴角笑意一僵,明显呆了呆。

    这世上还有这样脸皮厚的小姑娘吗?

    她才多大,他该有多变态,才会对一个小姑娘动心思?

    这样想着,江远朝下意识打量乔昭一眼。

    少女身材纤细,容颜娇弱,仿佛是才结出花骨朵的栀子花,静悄悄绽开那么一点点,虽然还很稚嫩,却有了足够让人心动的理由。

    一个娇弱青涩偏偏淡然聪慧的小姑娘,这样矛盾的存在,本身就足够引人注目了。

    所以,会招人注意也不奇怪吧?

    等等,他怎么被带歪了?

    江远朝抽了抽嘴角,尴尬收回视线。

    “江大哥还有什么话问我?”乔姑娘淡淡问。

    “你是如何知道我是锦鳞卫的?”

    也许那次她买江鹤的糖葫芦只是巧合认出江鹤是在茶馆见过的人,并没有猜出他们是锦鳞卫?

    应该是他多心了,不然一个小姑娘知道他是锦鳞卫,怎么会一点不害怕,还敢……调戏他?

    以他活了二十多年的经验来看,刚刚那是调戏吧?

    江远朝不确定地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