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18章 生不如死

正文 第118章 生不如死

    “将军,冷逸说了,最多明天,就把该问的都问出来。”

    邵明渊点点头,吩咐邵知:“再调四名亲卫进府,轮班守着我住的地方,以后谁再进来,统统丢出去。”

    邵知听了心里替将军有些难受,立刻应了下来。

    没有等到第二天,邵知就带来了沈管事招供的消息。

    “将军,那王八羔子已经招了!”

    “说吧。”

    邵知犹豫了一下。

    他不忍说。

    邵明渊轻轻笑了:“说吧,我大概能猜到了。”

    一种莫名的悲伤涌上邵知心头,他张了张嘴,仿佛有千斤重担压在心上,让他嗓音发涩:“查到一个叫谢武的,曾是北征军,三年前受伤从军中退出回到了京城。谢武是沈管事的表弟,当年进入兵营正是沈管事一手操办的。他是这次护送夫人前往北地的侯府护卫之一,正是他借着打猎的名义从鬼哭林穿过山腹去了回攘,与那边的鞑子联系上了——”

    邵知说到这里,小心翼翼看了邵明渊一眼:“将军——”

    “沈管事招供了幕后指使?”

    邵知沉默了。

    邵明渊静静等着,一直没等到邵知的回话,便轻轻笑了:“我明白了。”

    他头一偏,咳嗽了一下,以手掩住,而后回过头来:“继续说吧,那个谢武如今在何处——”

    邵知却已经骇然失色:“将军!”

    “怎么了?”邵明渊眉眼淡淡。

    邵知眼睛瞪大,见惯了枪林箭雨的汉子眼眶却红了,死死克制着才没有落泪,颤抖着唇伸出手:“将军,您……您擦擦,您流血了……”

    流血?

    邵明渊垂眸看了一眼手心。

    骨节分明的手指,厚茧层叠的掌心,上面是一抹触目惊心的殷红。

    邵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在这一刻,铁血汉子泪如雨下:“将军,属下知道您心里难受,只是求您不要这样对自己!我们需要您,大梁的百姓也需要您啊!”

    邵明渊掏出雪白的方巾擦了擦嘴角,轻踹邵知一脚,淡淡道:“起来,大男人哭成这样,丢不丢人?”

    “属下不管,属下不怕丢人,属下只希望将军能爱惜自己!”

    “我没事,不过是急火攻心罢了。呵呵,以往什么伤没受过,也没见你这个怂样子!”

    “我——”邵知张了张嘴,说不出一个字来。

    那能一样吗?

    可是他一个下属,此刻能说什么呢?

    让将军把那个该死的幕后指使千刀万剐?不能够啊,那是将军的亲娘!

    “说正事。谢武人呢?”

    邵知干脆低下了头不去看邵明渊的样子,低低道:“沈管事招认,回到京城后就打发谢武出去躲着了。属下已经派了人去找谢武,另外请示将军,沈管事该怎么处理?”

    “放他回去。”

    邵知猛然抬头:“放回去?”

    邵明渊轻轻颔首。

    “将军,这也太便宜那王八羔子了,咱们不能对付那幕后指使,还不能收拾那个混蛋吗?”邵知急急说完,又后悔失言。

    将军既然这么说,他照办就是,怎么还乱说话戳将军心窝子,他真是糊涂了!

    “邵知,我的意思是,放他回去,还当他的沈管事。”

    “将军——”邵知听得更加困惑。

    “你让冷逸告诉他,好生生回去当他的管事,若是引起任何人疑心,当不成这个管事,那么命也不必要了。”

    这一次邵知彻底明白了,看向邵明渊的目光更是崇敬,抱拳道:“领命!”

    将军果然还是他心中智勇无双的将军,哪怕如此心伤,依然能做出最有利的选择。

    暂且不动沈管事,而握有沈管事的天大把柄,无异于从此以后掌控了大半个侯府的动静。

    “去吧,等寻到谢武,收集所有人证物证,都给我控制起来,然后把谢武从小到大的一切都给我查一查。”

    即便那幕后黑手来自至亲,又如何会恰到好处选出那样一个人?

    邵知领命出去,邵明渊替自己倒了一杯温水,缓缓喝下,冲散了口中的血腥味。而后他靠着墙壁坐下来,闭上了眼睛。

    母亲她……是想要他死吗?

    如果她想要的是他的命,又何必害了别人!

    哦,不,那不是别人,那是他邵明渊的结发妻子。

    邵明渊闭着眼,皎洁的月光透过雕花窗棱洒进来,投在他脸上,把那张脸映得比北地阿澜山上的雪还要白。

    他忽地就想透彻了,不由露出自嘲的笑容。

    原来母亲要的,是他生不如死。

    多么残忍的真相。

    一阵气血翻涌,邵明渊伸手按住心口,把翻腾的气血压下去。

    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不顾一切去质问,可最终还是把那个念头压了下去。

    质问了,又怎么样呢?

    他做不到把刀剑对准自己的母亲,或许一刀结果了自己还痛快些。

    邵明渊低头,双手插进发里,冷意袭来,从里到外,冰冷一片。

    天气渐渐热起来,在乔昭隐秘的期盼中,终于到了她出殡的日子。

    哦,这样想似乎有些奇怪。

    乔昭每当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笑笑,暗嘲自己是越来越心大了。

    这天她起了个大早,白净净的脸蛋什么都没涂,上穿鸭蛋青的衫子,下穿白色挑线裙,浑身上下无一装饰,只带了一对白色珍珠耳坠。

    给邓老夫人请过安,乔昭便道:“祖母,明天是去疏影庵的日子,我想去笔墨铺子逛逛,看有合适的笔墨买下来送给师太,答谢师太这些日子对我的指点。”

    “我听说无梅师太所用之物俱是皇家所供,三妹若是想送师太礼物,还是深思熟虑为好。”黎皎貌似体贴提醒一句,心中对乔昭却更恨了。

    这些日子东府女学一直停着,那女学原本就是为二姑娘办的,如今黎娇足不出户,颇有就此退出京城闺秀圈的意思,东府对办女学当然是兴趣寥寥。

    要说起来,这都是黎三害的,若不是因为黎三让二妹接二连三出丑,她如今怎么会没有学上?

    偏偏最该受到教训的人如今却处处得意,这可真是不公平!

    “我只需要尽心就好,不需要深思熟虑。”乔昭淡淡道。

    邓老夫人点头:“你三妹说得对,对那位师太无需刻意讨好,尽心就够了。昭昭,去吧,早去早回。”

    黎皎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却笑得温婉:“祖母,我陪三妹一起去吧,正好我也想买些笺纸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