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16章 醉酒

正文 第116章 醉酒

    “酒楼?”一群打手怔住,面面相觑后,哄堂大笑。

    邵明渊久居高位,哪怕性情温和,平日里也无人敢在他面前这般放肆地笑,

    年轻的将军不由蹙眉。

    领头的打手闻到他身上清冽的酒气,笑了:“我说朋友,你喝多了吧?青楼都认不出来了?”

    青楼?

    邵明渊表情一呆,抬头看看。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青楼?

    领头打手伸手去拍邵明渊肩头:“看来朋友以前没来过啊,来来来,第一次给你优惠!”

    邵明渊忙避开,面对千军万马指挥若定的年轻将军此刻却颇尴尬:“抱歉,认错了。”

    他说完牵着马转身便走,走出几步后干脆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几名打手愣了愣,看向领头的人:“老大,就放那小子走啦?”

    领头的人收回目光,冷笑一声:“不放人走怎么样?你们以为那小子是好惹的?”

    几人低头看了断成两截的棍子一眼,齐齐摇头。

    那迎客的女子缓过劲来,揉着手腕道:“原来是个初哥,真是可惜了!”

    领头的笑了:“可惜什么?那样的愣头小子哪有哥哥们懂得怜香惜玉啊——”

    女子挥开领头打手的手,甩甩帕子道:“去去去,赶紧回去吧,站在这客人都不敢上门了。”

    碧春楼前又恢复了祥和热闹。

    邵明渊骑着马一路回了靖安侯府,到了门前翻身下马,有仆从上前接过缰绳,恭敬道:“二公子,您回来了。”

    邵明渊点头示意,抬脚走了进去。

    他酒量不浅,但今天藏着心事,面对好友又是敞开了喝,此时已是半醉。好在他自制力强,走路时宛若常人,只是满身凛冽酒气是骗不了人的。

    有人悄悄去禀告靖安侯夫人沈氏:“夫人,二公子才回来,好像喝了不少酒。”

    “喝了酒?”沈氏眸光一闪,问报信的人,“醉了么?”

    “瞧着倒是清醒的,不过一身酒味。”

    沈氏想了想,吩咐一个婆子:“去请二公子过来,就说我找他有事。”

    婆子领命而去,沈氏立刻对心腹华妈妈道:“去把你们那口子买的货安排好。”

    “是。”

    等华妈妈出去,沈氏指着香几上的鸭嘴香炉,吩咐大丫鬟素蝶:“这香有些淡了,把华妈妈那日带回来的蔷薇香露滴几滴进去。”

    素蝶忙取来蔷薇香露,滴几滴香露到香匙上,添进鸭嘴香炉里。

    香炉里炭火不熄,不久就从金鸭嘴中散发出袅袅的蔷薇香气来。

    素蝶一边收拾香匙等物,一边赞道:“夫人,这蔷薇香可真好闻,婢子听说,这样的香露可金贵呢,是从海外来的。”

    沈氏笑意深深:“是很好闻,行了,你去门口候着,二公子来了便领他进来。”

    素蝶应一声,扭身出去了。

    沈氏靠着太师椅,弯了弯嘴角。

    那个冷心冷肺的东西竟然喝了酒?这可真是天助。

    约莫过了一刻多钟,素蝶立在门口喊:“夫人,二公子过来了。”

    “请他进来。”

    不多时邵明渊走进来,行礼道:“母亲。”

    “怎么这么晚回来?”

    “和几位朋友聚了聚。”

    沈氏语气不悦:“家里乱糟糟这么多事,以后少出去闲逛。”

    邵明渊没吭声。

    习惯性的厌烦涌上来,沈氏暗暗吸口气平复下去,淡淡道:“今天叫你过来,是想问问,乔氏出殡那天,对打幡抱罐的人你有什么想法?”

    邵明渊怔了怔,问沈氏:“此事母亲与父亲商议过么?”

    按大梁风俗,为逝者打幡抱罐的人便是被认可的继承人。

    沈氏冷笑一声:“你父亲我还不知道么,自然是什么都听你的,所以不如直接问你,且便宜些。”

    “我们没有子女。”邵明渊垂眸,缓声道。

    “就是因为没有,我才问你!”沈氏加重了语气,已是有些不耐烦了。

    邵明渊抬起眼帘,静静看着沈氏。

    沈氏垂下眼帘错开他的视线,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我自己来。”

    “咳咳咳——”沈氏被呛到,剧烈咳嗽起来。

    一旁的大丫鬟素蝶忙上前替她拍背。

    沈氏缓了缓,瞪着邵明渊:“你说什么?”

    “我可以自己来。”邵明渊语气平静。

    “住口!”沈氏重重一拍桌子,怒容满面,“我跟你父亲还没死呢,你这是说的什么混账话!”

    她缓了缓,冷冷道:“你大哥有两子,东哥儿是长子不合适,就让秋哥儿来吧,秋哥儿今年也有四岁了。”

    邵明渊静静听沈氏说着,心更冷了。

    他有爵位在身,母亲这是逼着他将来把爵位传给侄儿?

    爵位这两个字,在他的生命里,还真是如跗骨之蛆,从不散去。

    年少时,他的兄长何尝不是因为忌惮他会抢了世子之位,处处防备他呢。

    也许,若不是当初的无路可走,他也没有千里救父杀敌的勇气。

    “你觉得怎么样?”

    邵明渊眉眼淡淡,许是饮了酒,自控力稍减,让他语气里的强硬分明起来:“秋哥儿虽好,却是大哥的孩子,替乔氏抗幡并不合适,还是儿子来吧。母亲或许忘了,若是逝者无子无女,便可由最亲近的人来替代。”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淡淡道:“还有谁比我更亲近的呢?”

    他此生不会再娶妻,爵位不是不可以给侄儿,可不能是别人逼着他给,哪怕是母亲亦不能。

    今天叫邵明渊过来,沈氏本来也没想把这种大事定下来,不过是个由头罢了,次子心眼太多,若是没有个正经理由,定会起疑心的。但她确实是这么考虑的,此刻见他断然拒绝,不由大怒。

    这可真是翅膀硬了!

    “与你最亲近,你不也亲手杀了她吗?”沈氏轻飘飘道。

    邵明渊心头钝痛,望着沈氏轻声问:“儿子还有别的选择吗?”

    又是谁,一定要把他逼到如此境地?

    眩晕感袭来,邵明渊抬手扶了扶额,额头冰凉一片。

    沈氏弯了弯唇角,挥挥手:“罢了,我看你今日饮酒不少,此事还是改日再说吧。素蝶,送二公子回去。”

    “不必了,我不要紧。明渊告退。”

    邵明渊习惯性回了书房,头晕上来,脱去外衣直接躺下,迷迷糊糊中听门外有人喊:“二公子,夫人让婢子送醒酒汤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