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15章 酒散

正文 第115章 酒散

    这么说,刚刚拾曦突然关上窗子,是不愿让他知道他们与黎姑娘认识?就如子哲所说,怕南边的事传出去有损黎姑娘声誉?

    邵明渊隐隐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可喝多了酒脑子没有平时灵光,一时又想不了更多,便举杯冲池灿笑笑道:“放心,我不是多话的人。”

    池灿扯了扯嘴角:“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她又不是我什么人,名声受损还要我负责不成?”

    “黎姑娘肯定不会找你负责的。”酒意朦胧的杨厚承拍了拍池灿的肩膀,大着舌头道,“你不是早知道嘛——”

    池灿脸一黑。

    这混蛋不拆台会死啊?

    杨厚承确实喝多了,揉了揉眼,问邵明渊:“庭泉,你还去北边吗?”

    邵明渊把酒杯放下,淡淡道:“难说,看情况吧。”

    “别看情况啊,要是去北边,一定记得把我带上啊!”杨厚承凑过去,抓住邵明渊的手臂,“这次可别再把我甩下了……”

    邵明渊目光落在抓着他手臂的那只大手上,忍耐地挑了挑眉,以询问的目光看向另外两位好友。

    多年没聚,这小子怎么还是这幅德行?

    当年这小子才十三岁,抱着他大腿不放也就忍了,现在五大三粗的,这是想干什么?

    池灿与朱彦对视一眼,纷纷扭头。

    我们不认识这货!

    “我要建功立业,我要上阵杀敌,我不要娶媳妇儿——”杨厚承碎碎念着,抓着邵明渊的衣袖擦了一把口水。

    邵明渊:“……”

    还是朱彦心善,趁杨厚承没被修理前赶紧拉他一把:“杨二,赶紧松手。”

    杨厚承死死揪着邵明渊衣袖不放:“我不,那年我就没跟紧,结果一睁眼庭泉就不见了!这一次我说什么都不放手了,就要跟着他——”

    “他进净房你也跟着啊?”俊美无俦的池公子挑着眉,不怀好意问道。

    哼,小样儿,刚刚拆他的台?

    “跟,这一回别说他进净房,就是进洞房我也跟——”

    朱彦扶额,已经不忍看好友的下场。

    勇气可嘉,他已经尽力了!

    池灿表情扭曲一下。

    他是想小小报复一下,但没想到这蠢蛋自寻死路啊。

    邵明渊已经站了起来。

    他个子高,腿修长,腰杆挺拔,因为常年征战又带着www.youfa8.com三人不曾有的气势,哪怕是身材魁梧的杨厚承站在他面前,都莫名矮了几分。

    邵明渊拎着杨厚承冲二位好友笑笑:“你们稍坐片刻,我带重山出去醒醒酒。”

    直到关门的声音响起,带起的风让留下的二人情不自禁打了个激灵。

    “杨二应该能活着回来吧?”朱彦不大确定地问。

    他可忘不了刚才杨厚承提起“洞房”两个字时,邵明渊陡然冷下来的眼神。

    “会吧,庭泉心软。”池灿摸摸下巴,把杯中酒泼到地上,叹口气道,“喝酒害人啊!”

    四人散场时已是月上梢头。

    被修理过的杨厚承哭得眼睛都红了,由好心小伙伴朱彦送了回去。

    池灿问邵明渊:“我送你?”

    “不必,我没事。”

    “那就算了,正好不顺路。”池灿脚底有些发飘,四顾喊道,“桃生,桃生呢?”

    这混小子,用他的时候就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邵明渊揉了揉眉心,吩咐两名亲卫送池灿回去。

    “将军,您也喝了酒——”一名亲卫鼓起勇气道。

    邵明渊神色淡淡:“好好把池公子送回去,他的安全不容有失。”

    “领命!”两名亲卫不敢再多言,护送池灿走了。

    春风楼前,只剩下了邵明渊一人。

    彼时,他身后是灯火通明的酒肆,身前是行人已稀的街头。

    邵明渊没有骑马,而是牵着缰绳慢慢往前走,这种漫无目的、甚至放空思绪的感觉已经许久没有过了。

    在北地,这样无疑是奢侈的。

    可是今天,当调查的矛头如他先前所料的那样指向侯府时,邵明渊依然觉得心头苦闷,只希望回去的路长一些,更长一些。

    那匹白马跟随邵明渊已久,很通人性,时不时会用马脸亲昵地蹭蹭他的手,喷着鼻息。

    “哎呀,那匹白马真有意思。郎君,要不要进去坐坐呀——”一名女子冲着走来的年轻男子甩着手帕。

    随着手帕挥动,丝丝缕缕的香气钻入邵明渊鼻子。

    他清冽的目光蒙上一层薄雾,抬头看了看。

    灯火璀璨的高楼,欢笑声隐隐可闻。

    这里怎么比春风楼还热闹?

    邵明渊头疼欲裂,闭了闭眼睛。

    也许是喝多了,眼花。

    “呦,好俊的郎君啊!”女子看得真切了,不由眼睛一亮,立刻伸了手去攀邵明渊手臂。

    多年来养成的警惕之心在面对陌生人时立刻发挥了作用,饶是酒意已深,邵明渊还是快捷如电,捏住了伸过来的手腕。

    “啊”的一声惨叫传来,因为声调太高,刺得邵明渊耳朵发疼。

    从高楼里立刻冲出来一群打手,领头的嚷道:“怎么了,怎么了,有来闹事的?”

    “痛痛痛,痛死我了——”女子杀猪般惨叫着。

    邵明渊松了手,无视冲出来的一群打手,抬眸看了看高楼招牌。

    “碧春楼——”他一字一顿念着,黑而浓的长眉蹙起,有些困惑。

    这是哪家酒肆?新开的?

    “臭小子,找事啊?敢动我们碧春楼的人!”几个打手围上来,领头的人抡起棍子就照着邵明渊打去。

    直到棍子到了眼前,邵明渊才手一抬把棍子抓住,随后手上略一用力,棍子立刻断成了两截,其中一截握在领头人的手里,前端一截直接掉下去,正好砸在那人脚尖上。

    “哎呦!”领头的打手惨叫一声,看着棍棒整齐的断面,惊疑不定望着眼前的年轻男子。

    久在青楼做事的人,当然练出了一双亮眼,此时哪还看不出来眼前这位衣着寻常的年轻人很不好惹。

    领头打手改了语气:“朋友,您要是想进来玩,我们欢迎,要是没兴趣大可走人,出手伤人就不对了。”

    软话放在前面,真的闹起来,他们碧春楼也不是好惹的。

    身着白袍的年轻男子语气淡淡:“你们酒楼为何用女子迎客?”

    他又没用多少力气,若是男子,至于这样惨叫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