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14章 窗里窗外

正文 第114章 窗里窗外

    乔昭似有所感,抬眸望去。

    临街的窗边年轻男子目光朦胧,如笼罩了一层令人窥不见秘密的月纱,双颊似火,把他冷玉般的脸勾勒得越发夺目。

    是邵明渊。

    他为何出现在这里?西大街向来是文官府邸的聚集地。

    难道说是李爷爷又给他出难题了?

    乔昭静静望着邵明渊,暗暗摇头。

    他寒毒已深,竟还放肆饮酒,究竟是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不知情,还是毫不在意?

    若是不知情,李爷爷不打算告诉他吗?

    若是知情而毫不在意,他年纪轻轻,青云直上,又是因何如此?

    乔昭思绪一下子飘得有些远,飘到她一直不是很愿意回忆的那两年侯门生活。

    要说起来,自她嫁进靖安侯府,吃穿用度俱是顶好的,婆母靖安侯夫人甚至主动免了她日常请安,阖府上下,无不对她客客气气。

    可那两年,她就是有种与侯府格格不入的感觉,仿佛她不是靖安侯府的二少奶奶,而是被豢养在笼中的金丝雀。

    她曾想过,或许是邵明渊不在京中,她身为新嫁娘,还是没与新郎官相处过一日的新嫁娘,站在婆母的角度,定然希望她规矩些,以免惹来闲言碎语。

    但渐渐地,就察觉出不对劲来。

    她的婆母,靖安侯夫人,似乎对远在北地出生入死的次子并无多少惦念,这在过年与中秋的团圆宴上令人感受尤深,准确地说,是令她感受尤深,侯府上下似乎都习以为常了。

    只有公爹靖安侯时常提及次子,督促侯夫人定时把鞋袜衣袄等物托人送到北地去,侯夫人虽然应下来,可眼底的冷淡是遮不住的。

    她忍不住想,哪怕是血肉至亲,亦会因为多年的聚少离多而疏远吗?

    她与父母同样是聚少离多,仔细想一想,母亲与兄长的感情确实更深厚些,甚至与庶妹相处时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神态,都比与她接触时自然亲昵。

    或许,距离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

    后来,婆母提出送她去北地,并带来了天子允诺的口谕,她自是不能拒绝。那时候,想到要离开牢笼般的侯府,她甚至有些期待。

    北征军长年累月在北地征战,那些高级将领的妻子大多都是随军的,她们会如当地人一样在天高地阔的北地扎根,甚至就这样传承下去。

    她没想太久远的事,只有一点很明确,既然仙去的祖父为她定下这门亲事,定然是期待她与邵明渊举案齐眉,相濡以沫。

    那么,她愿意试试看。

    “看什么呢?”窗口又探出一个人来。

    明媚阳光下,那人俊美得令人炫目,乔昭微怔,忍不住微眯了眼。

    还真是巧了,不知现在放下车窗帘,还来得及么?

    显然是来不及的,池灿看清窗外的人,居然做出一个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始料不及的动作。

    他伸手把邵明渊拽了回去,然后砰地关上了窗子。

    乔姑娘:“……”她可能是出现的方式不对!

    对好友,邵明渊并不设防,任由池灿拽着手臂,上涌的酒意落下去,寒星般的眸子恢复了清明。

    他默默看着近在咫尺的好友,眼带询问。

    杨厚承更是直接问了出来:“怎么了啊?”

    他一边说一边站起来,走到窗边,伸手推窗:“见鬼了啊?”

    “杨二,放下你的爪子!”池灿冷喝一声,喝完莫名有些心虚。

    他一定是喝多了,刚刚手怎么这么快呢?外面是那丫头又怎么了?

    偏偏这个时候杨厚承也喝了不少,酒劲上来,哪还会被小伙伴威胁住,好奇心指使着他手一伸就支开了窗子,探出大半个头去。

    “没什么啊,什么人都没有。”杨厚承茫然四顾,只看到一辆马车静静停在不远处。

    这时一个穿葱绿色衫子的小丫鬟抱着酒坛脚步轻快跑向马车,杨厚承“咦”了一声,回过头一脸兴奋地道:“是黎姑娘呢!”

    见三位好友都没吭声,俱都默默盯着他,杨厚承一脸莫名其妙:“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是黎姑娘啊,我喊她上来!”

    他说完也不顾三人表情,扭头招手,刚要开口就被人在身后拉了一下。

    “子哲,你拉我干什么?”

    小丫鬟跳上马车,车子缓缓动起来。

    杨厚承有些着急:“马车要走了呢!”

    朱彦的声音颇无奈:“重山,青天白日的,这么大呼小叫喊一位姑娘家,不大好。”

    眼巴巴见那辆小巧的青帷马车渐渐远去了,杨厚承不满地撇撇嘴道:“这话说的,青天白日不能叫,月黑风高就可以叫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朱彦摸摸鼻子。

    “本来就是认识的,打个招呼怎么啦?你们什么时候这么迂腐了?”杨厚承斜睨着池灿,“还有拾曦,至于连窗子都关上吗?让黎姑娘瞧见该多伤心啊。”

    喝过酒后杨厚承话格外多,一转眼落到一言不发的邵明渊身上,嘟囔道:“咱们这里就庭泉不认识黎姑娘,但咱们的事,庭泉有什么不能知道的啊?”

    池灿黑着脸听着。

    那颗白菜会伤心?别开玩笑了,刚才他分明看到那没良心的丫头正含情脉脉与邵明渊对视呢!也就是杨二蠢,不知道这里面就邵明渊吃过那丫头做的叉烧鹿脯。

    哼,他再不关窗子,那丫头——

    池灿心中一紧,暗暗冷笑。

    他真是酒喝多了,那丫头如何,关他何事?

    “我该知道什么?”邵明渊捏着酒杯问。

    三位好友对那位黎姑娘,似乎很是不同。

    池灿正恼自己刚刚脑子抽风,抿着唇一言不发。

    朱彦唯恐杨厚承乱说,抢先道:“是那天我们三个逛庙会认识的——”

    迎上邵明渊平静清澈的目光,朱彦后面的话陡然说不下去了,抱歉笑笑道:“其实我们是在南下时认识的,不是故意瞒着你,是怕传出去对黎姑娘的名声不好……”

    朱彦把三人与乔昭相识的经过娓娓道来。

    邵明渊默默听着。

    原来如此,他就说,凭他对三位好友的了解,没有特殊的机缘,如何会对一位姑娘家另眼相待呢。

    听朱彦讲完,邵明渊看池灿一眼,若有所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