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12章 抽丝剥茧

正文 第112章 抽丝剥茧

    春风楼青白酒旗迎风招展依旧,出入的酒客浑然不知这家在京城颇有名气的酒肆已经悄然换了东家。

    这一次邵明渊是从后门进的,连前面酒楼都没去,直接进了后院一间屋子,跟着来的两名亲卫悄然守在门口。

    屋内布局明朗,临窗的桌上摆着一只细白瓷大肚的酒壶并一对酒蛊,窗台上一盆芍药花开得绚烂。

    邵明渊坐下,没有斟酒,只是静静等着。

    大约过了两刻钟左右,门外传来动静,片刻后门推开,邵知领着一位中年汉子走进来。

    “将军,林镖头来了。”

    邵明渊看向林昆。

    远威镖局在京城开了多年,甚至在一些大城市开设了分局,作为镖局的副镖头,此人可算得上一号人物。

    眼前的中年汉子身量不高,却很壮实,饱经风霜的脸上有一双明亮精神的眼睛。

    “林镖头。”邵明渊率先出声。

    林昆目光灼灼望着邵明渊,忽地拜了下去:“见过将军!”

    他双手轻颤,似是竭力忍着激动。

    邵明渊有些意外,伸手把林昆扶起:“林镖头不必如此多礼——”

    林昆站起来,一双眼亮亮的,眼中满是见到崇敬已久之人的热切。

    邵知没好气地想:这人执意要等见到将军才说,该不会是因为纯粹想和他家将军见一面吧?

    邵知这样想着,目光落在林昆紧握着邵明渊的手上。

    哼,还不放手!

    邵明渊比邵知淡定得多。

    这样的眼神,他在北地见得太多了。

    “邵知,你先出去吧。”

    既然此人要见了他的面才肯说,可见是不愿意有旁人在场的。

    “领命。”邵知扫了林昆一眼,默默退了出去。

    室内只剩下邵明渊与林昆二人,邵明渊抽回手,指指桌上的白瓷酒壶:“林镖头,喝一杯么?”

    “不,不用了。”在大名鼎鼎的冠军侯面前,作为一名走镖混日子的普通百姓,林昆显然有些激动,望着那张近在咫尺年轻而英俊的脸,忍不住表白道,“将军有所不知,想当年我还年轻的时候,就听说过您的英雄事迹了,对您特别崇敬——”

    邵明渊:“……”

    他垂眸,伸手把酒蛊翻转过来,执起酒壶依次倒满,而后推过去,温声浅笑道:“我的荣幸。”

    手指碰上冰凉的酒蛊,林昆才清醒过来,不由呆了呆。

    他刚刚都胡说八道了些什么?

    “这酒名‘醉春风’,林镖头定然是喝过的。”

    “哦,喝过,喝过。”林昆接过邵明渊递过来的酒,晕乎乎就喝下去了。

    邵明渊没有觉得好笑,反而心头发涩。

    百姓就是如此,你保护了他们,他们便把你敬在心里,饶是平时顶天立地的汉子都能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没有党争,没有忌惮,这些最朴素的感情,一直是他坚守北地的动力。

    邵明渊理解林昆的心情,没有直接进入正题,而是如朋友小聚般闲聊了几句,见他心情渐渐平复下来,才谈起:“林镖头应该知道,我的妻子当初落入鞑子手里,是因为走错了路——”

    林昆神色一变,放下酒蛊肃然道:“是。”

    将军夫人被掳走时,他就在场,哪有不清楚的,那是走错了路吗?

    眼前的人虽年轻,却是他敬仰已久的人,林昆心一横,把那个在脑海中盘旋已久的念头说了出来:“将军,小民认为,当时不是走错了路那么简单,是前来接夫人的人有问题啊!”

    “所以当初前来替换的将领提议改路时,林镖头才会强烈反对吗?”

    “不错,将军有所不知,小民其实是北地人,七年前才逃难到了京城,现在的老家其实是我婆娘的娘家,所以别人对那条路线一无所知,小民却再清楚不过,从那处岔道走的话,有一处山道特别适合设伏。”

    邵明渊一听林昆是北边人,没有太意外。

    当时他听邵知回禀的情况,就隐约猜到,这位因为改道不惜与苏洛峰吵起来的林副镖头若不是心中有鬼,那么就一定是曾到过北地的。

    也难怪侯府托镖,远威镖局会派这位林镖头走镖。

    邵明渊又斟了一杯酒递过去。

    许是说开了,这一次林昆没有丝毫局促,接过来一饮而尽。

    邵明渊定定望着他,忽然起身,抱拳一礼:“那么林镖头能否仔细想一想,在队伍未改道之前,可发生过什么异常?”

    林昆吓了一跳,腾地站了起来,无措道:“将军,您可折煞小民了!”

    他想去扶邵明渊又觉得不合适,急得脸色通红。

    不忍他为难,邵明渊重新落座,语气郑重:“请林镖头好好想想,这对我很重要。”

    林昆一听,便绞尽脑汁想起来。

    他想了好一会儿,迟疑道:“要说异常嘛,似乎也算不上——”

    “林镖头说说看。”

    “就是过鬼哭林时……鬼哭林将军知道吧?”

    邵明渊不动声色从怀中抽出一卷图,缓缓展开,伸手轻点某处问:“是不是这里?”

    林昆眼睛一亮,连连点头:“不错,就是这里!当时队伍路过这里歇息时,贵府总管事带了几个人,说想打牙祭了,要去林子里猎一头野猪来吃,小民曾提议不要去,不过见他们坚持,就没有再多说。这事吧,其实算不上什么异常,别人全都没在意,就是小民当时心里有点膈应。”

    “为何?”

    林昆伸手点了点鬼哭林的图示,叹道:“当地大多数人只知道鬼哭林到了夏天会生一种瘴气,进去的人十有八九会把小命丢在里头,冬天就没事。小民却还知道一个情况,进了这林子沿着这里走,就能横穿一个山腹,到达与鞑子接壤的地带了。”

    邵明渊眼神蓦地一缩。

    原来如此!

    那边是回攘,若是正常赶路,需要绕行四五日才可抵达,并不在路线之内。

    林昆见邵明渊神色冷凝,忙道:“小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不愿多生是非罢了,那条近路罕有人知的。沈管事他们没用太久就回来了,把猎回来的野猪烤了,小民还分了一块吃呢。”

    罕有人知,并不代表没有人知。

    浓浓的疲惫和冷意涌上来,邵明渊不动声色笑笑,举起酒壶道:“来,喝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