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11章 乱花钱

正文 第111章 乱花钱

    江鹤几乎要痛哭流涕:“大人啊,我一直以为您是小看属下,才给属下安排监视一个小姑娘,如今看来是我误会大人了,这事可比别的艰巨多了!”

    江远朝听得眉心直跳,很想告诉属下,他确实是因为小看他。

    不过城府颇深的十三爷面上不露半点声色,揉着眉心淡淡道:“说吧,你又办了什么蠢事?”

    江鹤委屈极了:“大人,这次真的不怪属下,您让属下监视的那位黎姑娘,简直是个妖孽啊!”

    “什么妖孽?”嘴角一贯挂着浅笑的十三爷很不乐意听这种说辞,淡淡斥责道,“再胡言乱语以后就给我刷马桶去!”

    那小姑娘虽然机灵了一些,敏锐了一些,行事不按常理了一些,可明明就是个普通小姑娘嘛。

    江鹤不敢卖乖了,老老实实道:“大人您是不知道,属下今天发现黎姑娘又出了门,往苏尚书府做客去了——”

    “等等!”江远朝打断,“你说黎姑娘去了苏尚书府?”

    “是啊!”

    江远朝往后仰了仰身子,修长手指轻敲光滑坚硬的椅子扶手。

    昨天才去茶馆见了礼部尚书苏和,今天就登了苏府的大门,这其中,定然是有关联的。

    江远朝脑海里浮现小姑娘的模样。

    十三四岁的少女,青涩如一株小白杨,可看人的目光永远是平静淡然的,让人常会忽视了她的年纪,偏偏偶尔又会语出惊人,令人措手不及。

    这样的女孩子啊——

    江远朝不禁浅笑轻叹,忽地想到一个人。

    那小姑娘和她……有些像呢。

    也许是早已接受她已为他人妇的事实,更重要的是,他从没想过他们有在一起的可能,于是随着她的离去,那份心痛不是撕心裂肺,亦没有资格撕心裂肺,却一直萦绕心头,经久不息。

    “大人?”江鹤小心翼翼喊了一声。

    不知为何,大人现在的表情让人莫名有些不忍心看呢。一定是他事情没办好,让一直以来精心栽培他的大人深深失望了。

    江远朝回神,眸光深深看着江鹤。

    江鹤咧嘴笑笑:“大人,您别这样,属下看着怪难受的,以后属下保证好好干,再不让您伤心了——”

    江远朝指指门口:“要不说正事,要不滚出去。”

    “是,那还是说正事吧!”江鹤立刻直了直腰,接着道,“黎姑娘不是进了苏尚书府吗,属下就扮成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站在尚书府外面等啊等,终于把她给等出来了。属下原本是想继续跟上去的,谁知还没行动呢,黎姑娘就站到了我面前!”

    “然后呢?”

    “然后她就说,嘿,小哥,昨天咱们在五味茶馆见过吧?属下不承认,她就让婢女买了几支糖葫芦,临走前还提醒属下以后再卖糖葫芦别把脸涂黑了!”

    “噗嗤。”听到这里,江远朝轻笑出声。

    江鹤怔怔看着,心道:大人这样的笑可真少见。

    江远朝敛了笑,淡淡道:“出去吧。”

    江鹤受宠若惊。

    大人居然没叫他滚,可见对他今天的表现也没有那么失望嘛。

    江鹤松了口气,走到门口听身后传来一句:“记得把今天的马桶刷了。”

    江鹤脚下一个趔趄,扶着门框狼狈出去了。

    江远朝收回目光,弯唇轻笑起来。

    看来,那小姑娘有些生气了,这是借着打他属下的脸来提醒他呢。真是个聪慧非常的丫头,也不知是否已经猜到他是锦鳞卫了?

    江远朝忽地对下一次的见面有了几分期待。

    到时候试探一下好了。

    泰宁侯府的花园八角亭里,朱彦与朱颜兄妹正在对弈,一个丫鬟走来把信笺奉上:“姑娘,是尚书府苏姑娘给您的信。”

    朱颜伸手把信接过来,冲朱彦笑笑:“五哥,我跟你说,别看每次下棋你都能碾压我,若是对上洛衣,可就不一定了。”

    朱彦抬手,轻轻敲了敲朱颜额头:“别在男子面前随意提姑娘家的闺名。”

    放眼京城,若是有下棋赢过他的女孩子,他只能想到一人而已。

    说起来,他们三个当初与黎姑娘相处那么久,除了知道她在家中排行第三,还一直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

    “古板!”朱颜吐了吐舌头,把信打开,扫过内容立刻目露惊奇。

    对面而坐的朱彦虽因妹妹的表情心生好奇,却好风度没有出言询问,反而是朱颜主动说道:“还真是奇了,洛衣居然邀我为一人联名举荐入馥山社。”

    朱彦闻言笑笑。

    朱颜眨了眨眼,晃着信道:“五哥猜猜那人是谁?”

    朱彦心中一动。

    七妹这么说,他还有什么猜不出来的,那人定然是黎姑娘无疑了。可一想到上次惹了妹妹不高兴,他还是佯作不知,笑问道:“谁啊?五哥可猜不出。”

    朱颜一听,很是满意。

    她可不想兄长时时把哪家姑娘放在心上,这和那姑娘好坏无关,嗯,主要和她心情有关。

    一想到自小疼爱她的兄长快要娶嫂嫂了,还真有些不是滋味。

    “是佛诞日被无梅师太召见的那位黎姑娘,五哥还有印象不?”

    “没……”

    朱颜已是无心下棋,喃喃道:“还真想看看能让洛衣心服口服的人棋艺究竟如何高明呢。”

    “对了,你们馥山社什么时候再聚?似乎有段日子没动静了。”

    朱颜闻言,面上浮现几分伤感:“我们社长不是才病故了没多久,再加上北地英灵们的棺椁进京安葬,这些活动暂且停下了,缓些日子再说吧。”

    接下来几日,乔昭日子过得风平浪静,而邵明渊那里又有了新动静。

    邵知从远威镖局副镖头林昆的老家风尘仆仆赶回来,向邵明渊禀告道:“将军,属下带着林昆一起回来了。”

    “问到了什么?”

    邵知摇摇头:“林昆什么都不说,他说要见您。”

    “见我?”

    “是,他说只有见到您,才会说。”

    邵明渊听了面无波澜,淡淡道:“你安排一下,让他在春风楼等我。”

    邵知心知将军很多事不愿在侯府办,可想到春风楼毕竟是人来人往的酒肆,又有几分迟疑,只听将军大人轻飘飘道:“放心去安排,我把春风楼买下了。”

    邵知:“……”能别乱花钱嘛,他们这些属下还指望将军赏钱娶媳妇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