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10章 冰糖葫芦

正文 第110章 冰糖葫芦

    那丫鬟穿着尚书府丫鬟的服饰,可苏洛衣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也不知为什么,苏洛衣觉得就连黎三姑娘的丫鬟都如主人一般,有种与众不同的宁静气质,能让人轻而易举分辨出来。

    她站在门口静静看着,越看越是心惊。

    那丫鬟在干什么?

    收拾棋局?不,她那个样子,分明是在复盘!

    苏洛衣抬脚想走进去,还是忍住了,直到站到腿发麻,就见那丫鬟手捏着一颗黑色棋子迟迟不动,然后当主子的伸出纤纤素手,往棋盘某处轻轻点了点,一直神色宁静的丫鬟嘴角顿时露出笑意来,把棋子落了下去,然后走到一侧站好。

    苏洛衣再也忍不住走进去。

    乔昭闻声抬眸,站起来道:“苏姐姐回来了。”

    苏洛衣有些尴尬地点头:“让黎三妹妹久等了。”

    她说着话走到近前,一眼瞥见棋局,心中大惊:刚刚那丫鬟果然是在复盘!

    苏洛衣不由看向阿珠。

    小丫鬟十五六岁的模样,在主子身侧垂手而立,安静沉稳,若不是她亲眼所见,定然想不到这个安安静静的丫鬟刚刚在做什么。

    “黎三妹妹的丫鬟叫什么名字?”

    乔昭看了阿珠一眼。

    阿珠屈膝,恭恭敬敬回道:“回苏姑娘的话,婢子名叫阿珠。”

    “阿珠啊?真是个好名字。你会下棋么?”

    “不敢当会,只是近来姑娘教了一些罢了。”面对苏洛衣的问询,阿珠不卑不亢回答。

    苏洛衣看着乔昭的心情顿时和先前又有不同。

    婢女跟着主子学了下棋,就能把她们刚刚的棋局复盘,那么主子又该是什么水平?

    她再次把目光落到棋盘上,轻咦了一声,捡起一枚黑子,迟疑道:“这枚子……”

    刚刚她似乎没有走到这一步!

    是了,那时她绞尽脑汁一直在犹豫,正不知如何落子,祖母就派人来唤她了,还没走出这一步呢。现在看来,这枚子落在此处竟是最合适的。

    苏洛衣猛然看向乔昭:“来,黎三妹妹,咱们继续!”

    小半个时辰后。

    苏洛衣怔怔看着棋盘上出现的局面,沉默良久,忽地伸手一拂棋盘,把棋子打乱,而后看向阿珠,轻声问道:“阿珠,能不能替我们复盘?”

    阿珠看向乔昭。

    乔昭轻轻点头。

    阿珠得了主子示意,走上前去,一手执黑,一手捏白,你来我往,在棋盘上落下一颗颗晶莹的棋子。刚开始时棋子落得快,几乎是不假思索,一直到苏洛衣刚刚去而复返之后才缓了下来。

    当最后一枚棋子落下,阿珠鼻尖已经沁出细密的汗珠,神色却依然是平静的,对着二人一礼,退回到乔昭身侧。

    好一会儿后,苏洛衣长叹一声:“黎三妹妹,今日我是服气了。”

    这名叫阿珠的丫鬟,棋艺或许还欠些火候,可假以时日定然会突飞猛进的。

    难道说,这都是黎三姑娘指点的效果?

    想到此处,苏洛衣目光灼灼望着乔昭,伸出双手握住她的手:“黎三妹妹,你应该知道馥山社吧?”

    “馥山社谁人不知呢?”乔昭笑着反问。

    “那你可愿加入?”

    “若是可以,自是愿意的。”

    “那好,黎三妹妹且耐心等些日子,我先把你的名字荐上去。你或许不知道,自从我们社长……没了后,要加入新社员,都是我们几位副社长一起商定或有两位副社长联名推荐。”苏洛衣解释道。

    “那就劳烦苏姐姐了,我很期待能加入馥山社开开眼界。”

    苏洛衣掩口而笑:“说不定是她们要开眼界才是。”

    等乔昭告辞后,苏洛衣直奔书房,想了想,歇了邀请几位副社长小聚的念头,写下一张帖子打发人送往泰宁侯府去了。

    朱颜与她素来交好,想来见了她的信会愿意联名推荐黎三姑娘的,那样黎三姑娘直接就是馥山社的会员了,等下次聚会,直接给她下帖子就行了。

    乔昭出了苏尚书府,由阿珠陪着走向停在路旁树下的马车,与一位卖冰糖葫芦的黑脸汉子擦身而过,走出数丈之后又停下,折身返回。

    黑脸汉子扬起憨厚的笑容:“小娘子,要吃冰糖葫芦么?又大又甜咧。”

    乔昭深深看黑脸汉子一眼,肯定点头:“小哥,咱们见过的。”

    “啊!”黑脸汉子一惊,悄悄捏了自己大腿一把,呵呵笑道,“小娘子真会说笑,咱们怎么会见过呢?呵呵呵呵,有可能是您买过俺的冰糖葫芦?”

    少女果断摇摇头:“不啊,小哥记性忒差,昨天咱们不才见过嘛。小哥若是想不起来,我提醒你一下,在五味茶馆前——”

    见黑脸汉子大惊失色,乔昭心里冷笑:确定了,这人是在跟踪她!

    他是谁?为何昨天和今天都跟着她?

    她一个小小的翰林修撰之女,有什么值得人图谋的?

    乔昭目光下移,瞥了黑脸汉子脚上鞋子一眼,心中一动。

    原来如此,这样的鞋子她见一个人穿过的,就是昨天同样出现在五味茶馆前的江十三。

    这鞋子并不特别,恰恰普通得很,却有一个很大优点,行走时不易发出声响。

    这样说来,此人是江十三的下属了?昨天江十三出现,就是他通风报信的?

    这样一想,乔昭就理顺了。

    除了那场身不由己的南行,她一个寻常女孩子是不可能引来锦鳞卫注意的,而那场南行与锦鳞卫唯一的交集,便是同样在嘉丰待过的江十三!

    面前的少女面色冷凝,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江鹤看得心惊肉跳,干笑道:“小娘子真会开玩笑——”

    乔昭不理他的话,好心提醒道:“卖糖葫芦把脸涂黑了不好,白白净净的别人瞧着才乐意买。”

    乔姑娘说完,淡淡吩咐阿珠:“买几支糖葫芦带走。”

    直到阿珠拿过糖葫芦给了钱,主仆二人上了马车,呆若木鸡的某锦鳞卫才反应过来,抱着一大串冰糖葫芦找自家大人去了。

    江远朝一眼看到垂头丧气的属下,不由皱眉问:“怎么这个样子就回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