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09章 试探与意外

正文 第109章 试探与意外

    凝霜纸质若凝霜,洁白无瑕,虽不及澄心纸贵重,亦是难得之物。

    苏洛衣不由深深看了乔昭一眼,心道:单看这件礼物,这位黎三姑娘倒是个灵秀的。

    对于尚书府的姑娘来说,送寻常珠宝首饰、胭脂水粉等物只觉俗气。礼物送得轻了让人轻视,送得重了有攀附之嫌,同样让人轻视,乔昭这匣子凝霜纸,送得显然恰到好处。

    遇到对路子的人,苏洛衣虽不自知,眉梢眼角却悄悄柔和下来,示意丫鬟把礼物收好,指着棋盘笑盈盈道:“黎三妹妹,咱们手谈一局如何?”

    她问得直接,乔昭回得痛快:“好。”

    礼部尚书府的这位苏姑娘在贵女圈子中痴迷下棋是有名的,这也是她选择苏洛衣作为进入馥山社途径的原因。

    以她如今的名声,京中那些夫人姑娘们显然不愿多打交道,唯有痴迷某方面的人,才不会在乎世俗太多。

    二人各拈棋子,落在棋盘上,苏洛衣忽地问了一句:“黎三妹妹,我听祖父说,你与他接连下出了三局和棋,我觉得很稀奇呢。”

    乔昭静静看着苏洛衣。

    苏洛衣把黑子落下,笑意深深,顽皮眨眨眼道:“咱们也试试呗,我可许久不曾遇到过和棋了。”

    反正她该如何下还是如何下,黎三姑娘若是真能做出和局来,那她就服气了。

    乔昭弯弯唇:“好,那就试试。”

    她正摸不准这姑娘是什么风格,万一输惨了哭了鼻子,不打算把她荐入馥山社了,岂不是功亏一篑?

    下棋讲究宁心静气,二人皆不是跳脱的性子,一来一往对战,丫鬟悄无声息上了茶放在一旁,谁都没有理会。

    苏洛衣渐渐心惊。

    这位黎三姑娘果然棋艺高明,先不说最后能不能下出和棋,单看现在,她每走一步,对方的子都跟着迅疾落下,丝毫不拖泥带水,尽显成竹于胸,就足见其棋艺高明了。

    而和这样的高手对弈,对一个痴迷此道的人来说,无疑是痛快的。

    苏洛衣正下到酣处,一位穿鸭青色比甲的丫鬟走过来道:“姑娘,黄夫人过来了,老夫人请您过去见见。”

    苏洛衣骤然被打断,一双柳叶眉顿时蹙了起来,听说是黄夫人只得无奈起身,对乔昭歉然道:“黎三妹妹,对不住了,我舅母过来了。”

    乔昭随之起身:“那我就不叨扰了——”

    她心中升起几分遗憾:人算不如天算,对方舅母过门,今天只能草草收场,看来想得到苏姑娘主动推荐入馥山社的事要推后了。

    她正这样想着,谁知苏洛衣连连摆手,急切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黎三妹妹你快坐,等我回来咱们接着下!”

    苏洛衣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强调道:“黎三妹妹稍等,我去去就回啊!”

    苏姑娘说完转了头,心心念念满是被打断的郁闷,走神之下额头一下子撞到了门框上。

    砰地一声闷响传来,苏洛衣捂着额头低呼一声,都没好意思回头,身影急匆匆消失在门口。

    乔昭哑然失笑,随手端起放在手边高几上的茶水要喝,被一旁的丫鬟阻止:“黎姑娘,茶水已经冷了,婢子给您重新换一盏来。”

    乔昭颔首:“有劳了。”

    那边苏洛衣才出了门,就被丫鬟领到了后院凉亭里。

    看着凉亭里坐着的章氏,苏洛衣吃了一惊:“祖母,不是说我舅母来了吗?您怎么在这里?”

    章氏笑笑,示意苏洛衣坐下,道:“你舅母没来——”

    未等她说完,苏洛衣就急急站了起来:“既是没来,那我就回屋啦,棋才下到一半呢——”

    “坐下!”

    “祖母?”苏洛衣在长辈面前还是很乖巧的,闻言坐下来,满脸不解。

    章氏无奈笑了笑。

    她这个孙女平时都是好的,就是一遇到下棋就犯傻。

    “祖母是特意叫你过来的。”

    “嗯?”

    章氏伸手摸了摸孙女软软的头发,轻笑道:“还有什么比主人家不在,客人独处时更能显出一个人的品行呢?且等等看吧。”

    “祖母,这不大好吧——”苏洛衣一听,有些不安。

    不知为何,一想到那个眉眼宁静的女孩子,就觉得这样对她很不厚道。

    章氏斜睨孙女一眼,丝毫不为所动:“只有这样,祖母才能放心你与她来往。”

    说到这里,章氏叹了口气:“你父母在任上多年,只把你一人留下给我这老太婆作伴,祖母可不能让品行不佳的人带坏了你。”

    “祖母,您别这样说,能陪您作伴,孙女才觉得是福气呢。”听章氏这么说,苏洛衣忙道。

    另一边,青衣丫鬟重新换了茶水端进来,客客气气道:“黎姑娘请用茶。”

    乔昭伸手去接,青衣丫鬟忽地脚下一滑,趔趄之下,茶水向着乔昭飞去。

    千钧一发之际,乔昭面不改色往旁边一侧身子,顺势伸手扶了青衣丫鬟一把。

    而这时立在乔昭身侧的阿珠正好冲出来挡,那盏茶水就全都泼在了阿珠衣裙上。

    接连的变故之下,青衣丫鬟手忙脚乱,下意识伸手寻找支撑,被乔昭扶了一下的同时,手按在了棋盘上。

    片刻后,青衣丫鬟大惊失色,脸色惨白请罪:“黎姑娘,请恕罪——”

    乔昭摆摆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淡淡笑道:“人没事就好,劳烦你带我的丫鬟去换身衣裳。”

    青衣丫鬟依然脸色发白,显然吓得不轻。

    乔昭冷眼瞧着,原本以为这遭意外十有八九是人为的,现在又有些不确定了,而后看到青衣丫鬟直勾勾落在凌乱棋盘上的表情,心中了然,笑道:“快些去吧,幸亏茶水是温的,不然还要劳烦府上给我这丫鬟看看。”

    青衣丫鬟终于回神,连连请罪过后指挥着屋子里的丫鬟收拾残局,并带着阿珠换衣裳去了。

    青衣丫鬟趁机去了凉亭。

    “如何?”

    青衣丫鬟怯怯看了苏洛衣一眼,低着头道:“回禀老夫人,婢子佯作不小心把茶水泼向黎三姑娘,谁知黎三姑娘灵巧避开了,反而是她的丫鬟忠心护主,冲过来挡,茶水都泼在了她丫鬟身上。”

    “哦?那黎姑娘怎么说?”

    青衣丫鬟心有余悸,唇色发白:“黎姑娘扶了婢子一把,说人没事就好。”

    章氏颔首:“倒是个宽厚的。”

    她纳闷看一眼战战兢兢的青衣丫鬟:“那你这么慌张作甚?”

    此举原本就是试探黎三姑娘的,她当然不会因此责罚这丫鬟,怎么瞧这丫鬟的神情,倒好像真的犯了什么大错似的?

    听老夫人这么问,青衣丫鬟终于忍不住扑通跪下来,请罪道:“婢子该死!婢子没想到黎三姑娘会扶婢子,一时紧张手无意中按到了棋盘上——”

    “什么?”苏洛衣大惊,“我们下了一半的棋给弄乱了?”

    刚刚下棋时她绞尽心思给黎三姑娘出难题,无心分暇,现在让她复盘几乎是不可能的!

    “祖母,我瞧瞧去!”

    苏洛衣撂下这句话,提着裙摆匆匆而去,到了门口停下来,悄悄往内看去,就见乔昭端正坐着慢慢饮茶,而她带来的丫鬟则一声不响往棋盘上摆着棋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