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05章 尚书府的请帖

正文 第105章 尚书府的请帖

    邵明渊面色平静吩咐领队:“安排好换班,不要熬坏了身体,记得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直接给我打出去!”

    “是。”

    邵明渊没再说话,转身回了房。

    屋子里静悄悄的,蜡烛早已燃尽了,只剩下一堆烛泪,好在月色从窗口挥洒进来,给屋子里的摆设镀上一层朦胧光晕,让人不用掌灯亦分得清楚。

    桌几上的饭菜早已冷透了,油汪汪的散发着浓重的油腻味道,即便是有胃口的人都懒得动一筷子。

    邵明渊不愿再喊人收拾,推门而出去了书房。

    书房里比起居室要明亮些,挂在墙壁上的长弓折射着冷光。

    邵明渊和衣倒在床榻上,一想起灵堂前邵惜渊伸手抚摸棺盖的情景,心头就有些憋闷。

    那个小混蛋,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邵明渊翻了个身,心仿佛掉进了油锅里,一点点受着煎熬。

    灵堂太明亮,他的眼神太好,把幼弟的表情瞧得清清楚楚。

    邵明渊闭了闭眼,低叹一声。

    三弟还只是个半大少年,怎么会胡乱生了那样的心思?

    邵明渊不愿再往深处想。

    他情愿是自己想多了。

    榻上的人辗转反侧,带动得寒毒在体内流窜更加猖獗,月光下,他的额头已经沁出细密的汗珠。

    邵明渊干脆坐起来,趿上鞋子,推门走了出去。

    他不知不觉走到成婚时的院子。

    院子里依然宁静,墙角的薄荷香气越发浓郁,花架上的忍冬花依旧开得如火如荼。

    邵明渊站在花架前,默默看着。

    乔氏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他想,她是坚韧的、勇敢的,或许,还是温柔的。

    对了,他已经知道,她的闺名叫“昭”,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的“昭”。

    邵明渊伸手拂过金黄浅白的忍冬花,自嘲笑笑:真是可笑,她在时,一人独守在这方小院子里,他忙于抗击鞑虏;她不在了,他才开始了解她,走近她。

    邵惜渊一扭一拐回了房,便看到靖安侯夫人沈氏正坐在堂屋里等他。

    “娘,您怎么在这?”

    一旁的小厮拼命给他打眼色。

    “三郎,你脚怎么了?怎么走路一瘸一拐的?”

    “我——”邵惜渊张口想告状,一想到二哥讽刺他吃奶,又把那些话咽了下去,笑笑道,“不小心摔了一跤。”

    沈氏忙站起来走过去,扶着邵惜渊手臂上上下下打量着:“摔哪了?摔得重不重?素蝶,快去请大夫来。”

    “不用了,娘,我没事,就是摔了一下而已。”邵惜渊连忙阻止。

    “那也要看看哪里有没有摔破了皮——”

    “不用不用,有摔破的地方我等会儿涂些药膏就好了。”为了证明没事,邵惜渊忍着屁股疼跳了跳,谁知高估了自己,忍不住咧了一下嘴,暗暗骂道:混蛋二哥,下脚也太重了!

    沈氏看在眼底,见儿子不愿承认,亦没有拆穿,问道:“这么晚了,怎么不在屋里?”

    “哦,晚上吃多了出去溜达溜达。娘怎么来了?”

    沈氏皱眉数落道:“不是说头晕要早点睡吗?怎么又出去溜达了?眼下虽入了夏,晚上还是凉的,受风可怎么好?”

    见儿子满不在乎的模样,沈氏睇他一眼:“你就让娘操心吧,若不是担心你夜里睡不好过来看看,还不知道你这么让我不省心!”

    “娘,以后我保证听话,您快回去吧。”邵惜渊受不了沈氏的念叨,催促道。

    “那行,你赶紧让小厮瞧瞧哪里磕碰了,早点涂了药就歇着。”

    邵惜渊送走沈氏,这才松口气,喊小厮道:“来福,快给小爷瞧瞧屁股,疼死小爷了!”

    两刻钟后,邵惜渊院子里的一个婆子前往正院,悄悄被领进了沈氏屋子。

    “三公子究竟怎么了?”

    婆子肃手而立,禀告道:“老奴悄悄听见,三公子好像是被二公子踹了屁股——”

    沈氏一听,脸上陡然罩上一层冰霜,伸手把椅子扶手重重一拍:“那个畜生!”

    “因为什么事?”

    婆子吓得低下头:“这个老奴就不知道了,老奴只是听三公子骂了一句。三公子似乎不想让人知道,还叮嘱来福不许对外说。”

    沈氏越听越恼火,手都气得发抖:“竟然还敢威胁三郎了!那个畜生,我当初就该把他溺死在马桶里!”

    婆子头埋得低低的,更不敢接话了。

    “行了,你回去吧,以后三公子再靠近二公子,速速来禀告。”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沈氏收敛了情绪,把婆子打发出去。

    待婆子一走,她立刻对侍立一旁的婆子道:“华妈妈,我让你们那口子办的事如何了?”

    华妈妈立刻回道:“正要对夫人说,我们那口子已经回来了,今天才进的家门。”

    “怎么样?”

    “夫人放心,买的是正儿八经的扬州瘦马,挑的还是里头顶尖的。”

    “那就好。”沈氏点点头,“辛苦你们那口子了,明天去账房领赏,等买来的货果真派上用场,还会重重有赏。”

    “谢过夫人。夫人尽管放心就是,那一对瘦马老奴亲眼瞧过了,但凡是个正常的汉子就抵抗不住。”

    沈氏睃华妈妈一眼:“把人看好了,别闹出乱七八糟的事来。”

    “是。”

    沈氏这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来。

    那孽障常年在外,兵营里连只母苍蝇都没有,她就不信会对大名鼎鼎的扬州瘦马无动于衷。

    呵呵,只要他沾了身,所谓的守妻孝就是一个笑话,看他到时如何自处!

    这一夜风平浪静,不知有多少人孤枕难眠,又有多少人酣然入睡。

    乔昭睡了个好觉,一早醒来去给长辈们请过安,才回到雅和苑没多久,冰绿就拿了一张帖子过来,兴匆匆道:“姑娘,是尚书府的帖子呢!”

    收到预料之中的帖子,乔昭波澜不惊接了过来。

    素面绘着墨色海棠花的帖封,打开来是写着簪花小楷的澄心笺纸,这一切都显示出下帖子的主人是个雅趣灵慧的,与礼部尚书兼翰林院掌院孙女的身份极为相符。

    乔昭看过,波澜不惊的表情却有了变化。(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