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01章 惊人

正文 第101章 惊人

    这不可能!

    苏尚书看了黎光文一眼。

    就这棒槌,能养出这般钟灵毓秀的女儿来?

    黎光文曾是探花郎?呵呵,翰林院别的不多,就状元、榜眼、探花多。

    黎光文浑然不知自己被翰林院的最高长官鄙视了,在一旁激动得眉飞色舞:“昭昭,你快说说,是怎么做到的啊?连续三盘和棋,真是太难得了!”

    他说着看向掌院大人,嘿嘿笑道:“掌院大人,你看我没骗你吧,以我女儿的水平,是不是用不了一刻钟就能赢了你?”

    乔昭忍不住扶额。

    她连着下了三盘和棋是为了什么啊?

    昨天父亲大人把赌约一讲,她就想甩袖子走人。

    什么叫半个时辰前就能赢了人家?她要真这么做了,这位礼部尚书的面子哪能挂得住?可若是隐藏实力,父亲在长官面前又成了胡言乱语之人,同样讨不了好。

    以三盘和棋结束,既维护了掌院大人的面子,又让对方晓得她的真实水平,算是两全其美的法子。谁知父亲大人唯恐人家不知道似的,非要叫破了。

    苏尚书果然黑了脸,冷笑一声道:“黎修撰,你真的没有骗本官?”

    “哪里骗了啊?”黎光文被问得莫名其妙。

    苏尚书伸手一指乔昭:“你说你和令爱对弈,十局九输?”

    黎光文茫然眨眨眼:“没错啊,小女比我棋艺高超,我可不会为了长辈的面子撒谎。”

    苏尚书冷哼一声,斜睨着黎光文道:“别说笑了,以你的水平,剩下那一局怎么赢的?”

    能和他对弈设出三局和棋的人,和这棒槌下棋居然还有输的时候?这绝对是对他的侮辱!

    “这当然是因为——”黎光文忽地意识到什么,猛然看向乔昭,震惊道,“昭昭,这么说,你之前一直在让着为父?”

    你才知道——

    乔昭无奈迎上父亲大人的目光,随后冲苏尚书歉然一笑。

    小姑娘话虽没说出口,表达的意思却很明白了:掌院大人,就我爹这样的,您和他计较什么啊?

    少女眸子黑白分明,如一汪最清澈的泉,眼波一转便把不便说出口的话传递给了对方。

    苏尚书大笑起来。

    原来这世上果然有这样钟灵毓秀的人,有这般会说话的眼睛。

    他再看黎光文一眼,摇摇头。

    啧啧,怎么好白菜都被猪拱了呢,这样好的女孩儿,为何不生在他苏家啊!

    “掌院大人,您笑什么啊?”意识到一直被女儿让着,黎光文有些不开心。

    “能和令爱连下三盘,当值得一笑!”苏尚书深深看黎光文一眼,意味深长道,“黎修撰,你确实养了个好女儿。”

    不然老夫这就把你踢出翰林院!

    “过奖了,过奖了。”黎光文心情忽地又好了起来。

    也是,没啥不开心的,反正女儿是他生的。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掌院大人,晚辈单名一个‘昭’字。”

    “昭?”苏尚书点点头,摸着胡子道,“好名字,好名字,哦,哪个昭’?”

    乔昭:“……”

    “日月昭昭的‘昭’。”黎光文抢答道。

    苏尚书与乔昭同时看他一眼。

    黎光文眨眨眼:“是日月昭昭的‘昭’啊。掌院大人有所不知,我长女名‘皎’,次女名‘昭’。”

    “确实是好名字。”苏尚书颔首,心道:这个棒槌,他长女叫什么关他屁事啊?

    乔昭不动声色笑着,心中却蓦然生出几分落寞。

    她现在,是“日月昭昭”的黎昭,而不是“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的乔昭了。

    “丫头,你的棋艺,师从何人?”

    “回大人的话,家母一直很重视对晚辈这方面的教育,所以从小就为我请过许多先生,还买了珍稀棋谱供我学习。”

    这就是说没有名师,只是请了启蒙先生而已。

    “原来是这样,看来还是天赋。”苏尚书深深看黎光文一眼。

    应该不是随爹。

    黎光文听了,表情怔怔。

    原来,何氏也不是一无是处。

    他虽然看不惯何氏拿银子砸人,可女儿能有如今的才能,却离不开她的功劳。这样一想,反而是他这个当爹的一直没为女儿做过什么呢。

    惭愧之色从黎光文脸上一闪而过,乔昭看在眼里,无声笑了。

    何氏对女儿是掏心掏肺的好,她既得了这份关爱,当然也盼着她好。只希望潜移默化之下,如今的这对父母,哪怕不能相爱,也能好好相处,不枉夫妻一场。

    “掌院大人谬赞了。”乔昭平静笑着,毫无得意之色。

    苏尚书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才发觉茶水已经冷了,把茶盏放到一旁,笑道:“老夫家中有一个小孙女,和你年龄相仿,她也是喜欢下棋的,以后你们可以多多接触。有你的指点,也能让那丫头水平提高一些。”

    “好的,有机会会和苏姐姐切磋。”乔昭微笑起来。

    答应父亲来下棋,除了替黎光文解围之外,借着苏尚书的跳板与他的孙女苏洛衣产生交集,是她谋算好的。

    同属文臣圈子里的女孩,小姑娘黎昭曾在一些花会上见过苏洛衣,在小姑娘黎昭的印象里,苏洛衣是个文静的女孩子,与泰宁侯府的七姑娘朱颜性情差不多。

    而对乔昭来说,更重要的则是另一件事。

    前两年一些京城贵女成立了馥山社,社里成员俱是有些才名的女孩子,苏洛衣作为副社长,有荐名权。

    只要苏尚书回府后对苏洛衣提及此事,以苏洛衣对棋道的痴迷,十有八九会考察一番后邀她入社。

    乔昭对京城贵女们的雅兴没有兴趣,可馥山社并没有固定聚会之处,而是在各家贵女府上轮换,只这一点,就足够吸引她了。

    她需要更多的走出去,才有更多机会与兄长幼妹相见。

    呃,对了,同样是馥山社成员的还有黎府的二姑娘黎娇,便是因为她去年的佛经被大福寺的高僧们选中送去疏影庵,虽没得到无梅师太称赞,依然得了入社资格。

    乔昭的谦虚让苏尚书大笑起来:“别担心,我那小孙女输了不会哭鼻子的。”

    苏尚书笑着站了起来:“天色已经不早,散了吧。黎修撰,明天不要再翘班。”(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