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99章 暴露(秋至風露繁的阆苑仙葩)

正文 第99章 暴露(秋至風露繁的阆苑仙葩)

    那个黎姑娘果然有问题,好端端怎么又女扮男装了?

    问他怎么一眼认出来的?自然是前些日子一路北上的时候早就见过的。

    江鹤来了精神,拉拉衣摆,抬脚向着五味茶馆走去。

    “父亲,我有没有来晚?”

    黎光文一脸稀奇打量着走过来的清秀少年,试探喊道:“昭昭?”

    “孩儿见过父亲。”乔昭唇畔含笑,向黎光文行了个揖礼。

    她举止从容,看起来和少年郎无异,只是过于清秀了些。

    黎光文眼睛一亮,击掌道:“这样不错!”

    “多谢父亲夸赞。”

    黎光文连连点头:“昭昭以后就这样穿吧,那为父就能常带你出来下棋了。”

    乔昭:“……”

    她直起身来,转头冲停靠在不远处的马车招招手。

    正往这个方向走的江鹤下意识亮了一下爪子。

    乔昭一愣,深深看了江鹤一眼,冲他友好笑笑。

    这人也有意思,居然以为自己在和他打招呼。

    江鹤直接就惊了。

    他居然,居然和跟踪目标打了招呼,对方还回应了。

    回应了!

    江鹤的腿当时就迈不动了,勉强咧嘴笑笑,猛然转身,强忍着拔腿狂奔的冲动一步步离开了乔昭的视线,这才飞奔起来。

    这人有些奇怪啊。

    乔昭收回目光。

    马车里的何氏从窗口探出半个头来,冲乔昭摆摆手。

    黎光文一见到何氏,下意识就板起了脸,咳嗽一声道:“还不进去?”

    “嗯,就来。”乔昭转回身走到黎光文身旁,父女二人相携进了茶楼。

    停靠在不远处的马车久久没动,足足一刻钟后,车夫才等到了车厢里的女主人吩咐,挥动马鞭缓缓离去。

    江鹤一路狂奔回锦鳞卫衙门,冲进江远朝的办公之处,扶着墙壁大口大口喘着气。

    江远朝见此挑了挑眉,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副跑断气的样子?”

    “黎姑娘,黎姑娘——”

    “黎姑娘怎么了?”江远朝嘴角笑意瞬间收敛,神色严肃起来。

    那个小姑娘出事了?

    难道说,他对那个小丫头的关注,引起了衙门里www.youfa8.com人的关注?

    江远朝自是心知,他从嘉丰回来就顶了江五的位置,如今在锦鳞卫里举足轻重,早已引起www.youfa8.com兄弟们的不满。

    想到“兄弟”这个词,江远朝嘲弄笑笑。

    说是兄弟,从小到大不过是竞争对手而已,小时候争义父的关注,大了,争义父的器重。

    “黎姑娘……黎姑娘女扮男装去了五味茶馆!”江鹤终于缓过气来。

    “女扮男装?”江远朝一双好看的眉蹙起,旋即松开,不以为意道,“即便如此,你这么急慌慌的作甚?”

    他一下子想到某个可能:“莫非她去见了什么特别的人?”

    这才让属下如此心急跑回来禀告?

    “啊,等在五味茶馆那里的好像是黎姑娘的父亲,那位黎修撰。至于还有没有别的人——”在十三爷面前江鹤从不敢隐瞒,硬着头皮道,“属下还没来得及确认,就跑回来了。”

    不是那个小姑娘出事,江远朝心情莫名放松起来,嘴角噙着淡淡笑意道:“那就说说吧,你又干了什么蠢事?”

    江鹤一听就委屈了,诉苦道:“大人您不知道啊,那位黎姑娘忒狡猾,属下正装作喝茶的客人若无其事往茶馆里面走呢,她居然冲着我招手。”

    “她认出你是锦鳞卫了?”

    不能吧,当初一路北上,他的属下没和那个丫头打过照面,只有自己前些日子忍不住会了会她,按说也不可能让她察觉身份。

    江鹤一脸苦恼:“属下不知道她认没认出我是锦鳞卫,不过以后她可能认识我了。”

    “嗯?你做了什么?”江远朝心生不妙预感,隐忍问道。

    “也没做什么,属下就是不小心……回应了一下而已……”

    江远朝:“……”一手调教的属下蠢成这样,他竟无言以对。

    已经没有力气生气的十三爷伸手指了指门口。

    江鹤如蒙大赦:“属下这就滚!”

    他奔到门口,停下来犹豫地问:“大人,那以后黎姑娘那里,属下还跟不跟嘞?”

    “你说呢?”江远朝站起身来,一边往门口走一边问。

    江鹤苦恼地低下了头。

    最近办的差事大人似乎都不太满意,其实他已经很卖力了!

    江远朝迈着大长腿从江鹤身边走过,连个眼风都没丢给他。

    “大人,您去哪啊?”江鹤在他身后忍不住喊。

    江远朝头也不回,扬手指了指一侧。

    江鹤垮下脸来:“属下滚,属下滚……要不等江霖从北定回来,属下和他换换呗,去青楼属下绝对没问题的——”

    人高腿长的十三爷已经走了出去。

    外面艳阳高照,街道两侧高大的梧桐树青碧苍郁,江远朝抬脚向翰林院所在的方向走去。

    乔昭被黎光文领进五味茶馆一间临街雅室内,黎光文指着早已摆好的棋具道:“来,咱们父女先下一盘。”

    “父亲,我们还是等一等掌院大人吧。”

    见乔昭婉拒,黎光文一琢磨也对,他们一旦下起棋来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结束的,到时候下到一半苏掌院来了,岂不扫兴?

    “好吧,那就等等。”黎光文一屁股坐下来。

    乔昭忍了忍,问:“父亲就在这里等?”

    “啊?”黎光文被问得一脸莫名其妙。

    “父亲刚刚不是在茶馆门前等我么?”乔昭提醒道。

    黎光文一听笑了:“为父不是怕你不认路嘛,苏掌院不一样,他常来。”

    乔姑娘默默望向窗外。

    所以说,父亲大人到底是走了多大的运,才安然混到现在的?

    乔姑娘腹诽着,目光忽地一顿,落在街头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身上。

    那人一身修身玄衣,衬得身姿挺拔如松,明明嘴角一直挂着笑意,整个人都是温和的,那种冷淡凉薄却从骨子里流露出来。

    那样的人,往往心中有了一个目标后,是绝不会动摇的。

    乔昭目光下移,落在黑衣男子脸上,嘴角的笑意缓缓收起。

    锦鳞卫的江十三,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乔昭心思通透,略一琢磨忽地就有一种想法:他在找她!(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