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98章 五味茶馆

正文 第98章 五味茶馆

    “这……”黎管事震惊了一小下。

    这位老乡君够直接的啊。

    立在一旁的周妈妈催促道:“黎管事犹豫什么?三姑娘的帖子是邀请神医的,又没什么见不得人,我们乡君只是怕三姑娘年纪小,言语上有不妥当的地方对神医失礼,这才亲自过过目。”

    黎管事心底直摇头。

    没什么见不得人就能看人家的帖子了?

    “怎么?”姜老夫人一只独眼看过来,目光沉沉的。

    黎管事回神,无奈把帖子奉上。

    周妈妈上前接过来交给姜老夫人。

    姜老夫人把帖子打开,浏览一遍,神色缓和下来。

    算那丫头懂事!

    “行了,快些去吧。”姜老夫人把看过的帖子交给周妈妈,叮嘱道,“你们可要把事情给我办妥了,不得出什么差池。”

    周妈妈忙道:“乡君请放心,老奴定会仔细着。”

    黎管事与周妈妈二人离开东府,直奔睿王府而去。

    雨后初晴,睿王府的朱门宛若簇新,屋顶的琉璃瓦闪耀着炫目光彩,门前高大的石狮精神抖擞。

    二人下了马车,看到这一切不由自主拘谨起来,由黎管事上前叫开门,道明来意。

    “给神医的帖子?”王府门人一听就变了脸,摆摆手道,“赶紧走,赶紧走!”

    他欲要关门,周妈妈心中一急忙伸手抵住:“小哥儿请等等。”

    王府门人当下就变了脸:“干什么?”

    周妈妈笑着塞过去一个荷包:“小哥儿,我们是黎侍郎府上,今天的帖子是我们府上三姑娘请神医的。你可能不知道,李神医认了我们三姑娘当干孙女——”

    没等她说完,王府门人就冷笑一声:“亲孙女也没用,李神医已经不在王府了,你们快走吧!”

    “小哥等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王府门人瞪周妈妈一眼,骂道:“你这婆子听不懂人话啊?李神医不在我们王府了,别说是什么干孙女来请,就是神仙来了也没用!你们赶紧走人啊,我们王爷心里正不痛快,要是被王爷撞上了,有你们好受的!”

    王府门人说完砰地一声关上了门,留下周妈妈和黎管事愣了好一会儿,有心再敲开门问个究竟,可一眼扫到王府门前大红雕漆的盘龙柱,俱都没了底气。

    这是皇子的府邸呢,真的惹了人家不痛快,乱棍把他们打死了上哪说理去?他们还是回去实话实说吧。

    周妈妈一路心情沉重,回到东府向满心期盼的姜老夫人禀告了去王府的遭遇,姜老夫人犹如被人当头淋了一盆冰水,一颗火热的心登时熄灭了,阴着一张脸问:“神医不在王府了?”

    “是,王府门人是这么说,还说他们王爷很不高兴呢。”

    “有没有说神医去了何处?”

    周妈妈回的越发胆战心惊:“没说,老奴想问,那门人根本不留情面就把我们拒之门外了。”

    姜老夫人唯一可以视物的那只眼睛光芒暗淡下来,摆摆手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等周妈妈退出去,独留姜老夫人一个人在屋子里,她抓起一只茶蛊狠狠向地上掷去。

    老天是捉弄她不成,给了希望又破灭?

    她虽有乡君的身份,但娘家在宗室里已经处在边缘化了,以她的面子是见不到睿王妃的,顶多是辗转托人打探一下李神医的行踪。

    李神医究竟去了哪里呢?

    西府这边,邓老夫人听了黎管事回禀心中一动,立刻命人把乔昭请了过来。

    “昭昭啊,你昨天是不是就已经预料到——”

    少女笑得温柔平静:“预料到什么?”

    祖孙二人对视片刻,邓老夫人大笑起来:“没什么,预料到今天天晴了呗。”

    笑过后,邓老夫人问乔昭:“听说你今天要出门?”

    “嗯,母亲带我去逛逛,听说许多绸缎铺子上新货了。若是瞧到好看的,买回来给您做几身夏衣。”

    邓老夫人听得大为高兴,拉着乔昭的手不放,啧啧道:“昭昭果然是长大了,那祖母就等着你给我做好看的夏衣了。不用做几身,一身就够了。”

    乔昭:“……”她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啊!亲手做夏衣?别开玩笑了,她做的荷包连冰绿都嫌弃!

    乔姑娘连忙挽救:“听说新开了几家成衣铺子也挺不错的——”

    “现在那些成衣铺子花样是不少,不过到底还是自己做的衣裳可心啊。”邓老夫人感叹道。

    这些年来西府四个丫头,只有大孙女给她亲手做过衣裳,四丫头孝敬过她一条抹额,六丫头年纪小暂且不提,说起来只有三丫头没有送过她针线活了,想想还真是有点期待呢。

    眼看快到了与黎光文约好的时间,乔昭与何氏出了门,直到上了马车换了男装,乔姑娘心情还是沉重的。

    果然是祸从口出,她为什么非要说去逛绸缎铺子,说去逛脂粉铺子不就好了,老夫人想要什么颜色的脂粉她都给买!上次那个荷包是内里另有乾坤她才亲手做了,如今要她做出一身夏衣来,完全是不给她活路!

    女儿神色郁郁,何氏瞧了心疼地问:“昭昭怎么啦?”

    “娘,您好像从没给我请过女红师傅。”

    何氏一听乐了:“昭昭想学女红?”

    “就是有些好奇。”

    何氏抬手替乔昭把微乱的发理了理,不以为意道:“学那个干啥呀?把好好的眼睛学坏了,手指头还要扎好多洞,娘看着心疼嘞。再者说,寻常姑娘家学得再好也及不上绣娘啊,有需要去花钱买个好绣娘不就行啦。”

    乔昭连连点头。

    说的可真有道理!

    马车行了有一段时间,乔昭往外看了看,对何氏道:“娘,在这把我放下吧。”

    何氏是知道乔昭出门缘由的,闻言摇摇头:“这里不成,就你一个人,娘不放心呢。”

    女儿虽然乔装成少年郎,可年纪太小了些,有过一次被拐经历,她怎么能放心让女儿一个人去茶馆。

    “等到了五味茶馆门口,看着你父亲接到你,娘再走。”

    乔昭一听不再坚持,点头应了,等马车在五味茶馆门前停下,一眼看到等在门口的黎光文,这才辞别何氏下了马车。

    暗暗跟踪乔昭的锦鳞卫江鹤一看马车上跳下个少年郎,眼都瞪圆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