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96章 天晴

正文 第96章 天晴

    书房里燃了灯,因只有一盏,光线有些昏暗。

    邵明渊坐在椅子上,示意邵知可以讲了。

    邵知上前一步,声音压低道:“将军,属下这几天和府上护送夫人去北地的护卫、羽林军还有远威镖局的人有所接触,发现有一个人值得注意。”

    “何人?”邵明渊背光而坐,让人难以辨明脸上表情,声音在这昏暗的光线中更显低沉醇厚。

    “远威镖局的副镖头林昆。林昆是这次护送夫人北上的镖队首领,属下探查到,当时苏洛峰带着队伍改路时,林昆曾当众反驳过,而且言辞激烈,险些与苏洛峰的亲兵冲突起来。”

    “他人呢?”

    “他们这批镖队回来后,远威镖局的镖头就给他们放了假,林昆回老家了。属下已经打探到林昆老家在何处,特来向您禀告一声,这就赶过去找他。”

    邵明渊轻轻点头:“去吧,多带几个人,路上注意安全。”

    “领命!”邵知退了出去。

    随着房门打开又合拢,涌进来的风把烛火吹得一闪一闪,室内光线时明时暗,室外雨声哗哗作响。

    邵明渊没有回起居室,走去净房冲了一个澡后换上雪白中衣,重新返回书房,躺在榻上睡了。

    一夜风雨,翌日一早,天却放晴了。

    窗外的芭蕉被雨打过,显得越发青翠欲滴,墙角的石榴花落了一地,枝头依然红火热闹。

    乔昭一大早起身,推开窗子,任由清冽的空气涌进来,卷走一夜慵懒。

    “姑娘,今天不是不用去女学嘛,您起得真早!”冰绿走过来,揉着眼睛站在乔昭身边,往窗外看了一眼,不由低呼,“呀,石榴花落了好多,真是可惜。”

    乔昭笑道:“不可惜,这些落的石榴花大部分是不能坐果的,要是放在寻常人家,原就会除去,这样才能结大而甜的石榴。”

    “原来是这样啊。”冰绿眼睛亮亮的,“姑娘,您懂得真多。”

    乔昭侧头看她,伸手捏捏小丫鬟红彤彤的脸蛋:“多看书就知道的多了,人从书里乖。”

    “喔。”冰绿似懂非懂点点头。

    乔昭就笑了。

    其实冰绿这样挺好的,无忧无虑,欢欢喜喜,把小丫鬟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姑娘,百合粥好了,您先用一点吧。”这时阿珠端着青碧色的小碗过来,里面米烂粥稠,香气四溢。

    饮百合粥,可以静心安神,治疗失眠。

    是的,昨夜乔昭失眠了。

    她泡了一个澡,洗漱过后早早上了床,原本迷迷糊糊入睡了,谁知却梦到了那日兵临城下的情景。

    她立在城墙之上,鞑子的狞笑声在耳边回荡,城墙上的风要比平地大得多,把她的额发往后吹拢,露出光洁的额头。

    邵明渊在墙下策马而立,身后是黑压压的大梁将士与迎风高展的旌旗。

    有那么一瞬间,她是有些委屈的,委屈命运把她推到烈火上烤,大好韶光骤然成灰。

    她想对他说,以后有机会见了她的父母兄长,告诉他们,她不难过,也请他们不要太难过。

    可惜那人箭来得太快,她什么都没来得及说。

    半夜里,乔昭惊醒了。

    她仿佛还能感到心口的剧痛,甚至在仰望挂着纱帐的雀鸟银钩时,眼前依稀晃过邵明渊歉疚的眼神。

    原来,他那日是歉疚的啊。

    仰躺在罗汉床上,乔昭哑然失笑。

    当时竟没留意,看来还是白日里的见面让她心境起了波澜。

    乔昭想,也许是天意吧,她没能说出对父母亲人的惦念,结果一朝醒来,她的父母亲人都不在了,只剩下长兄与幼妹。

    深夜清幽,只听到屋外大雨如注,噼噼啪啪敲打着窗棂。

    从噩梦中醒来的乔昭却再也睡不着了,对兄长的想念越发浓烈起来。

    也不知兄长脸伤成了什么样子,等见到兄长,她一定要想法子请李神医替他医治。

    乔昭辗转反侧一整个后半夜,晨曦微亮就迫不及待起了身。

    “姑娘,您趁热喝吧。”阿珠把百合粥放到了桌上。

    乔昭离开窗口,走过去坐下,拿起白瓷小勺喝了一口。

    冰绿碎碎念道:“放冰糖了吗?百合粥不放冰糖没滋没味的。”

    “放了。”阿珠语气温和。

    投喂姑娘是冰绿揽过来的差事,她今天起得有点晚了,结果被阿珠抢了先,小丫鬟气不过,找茬道:“吃什么百合粥啊,皮蛋瘦肉粥才好喝呢。你新来的不知道,大厨房的刘婶子做皮蛋瘦肉粥是一绝,做百合粥就一般般了。”

    阿珠语气平静:“等下次请刘婶子替姑娘做皮蛋瘦肉粥,这百合粥是我做的。”

    冰绿:“……”会做百合粥了不起啊?

    乔昭默不作声喝完百合粥,放下勺子,这才深深看了阿珠一眼,问道:“阿珠懂药理吗?”

    昨晚是阿珠歇在外间值夜,知道她没睡好,竟知道做一碗百合粥给她喝,这份细心算是难得了。

    阿珠闻言微怔,迎上姑娘平静淡然的眼神,恭敬道:“并不懂,只是看过一点粗浅的书籍。”

    乔昭笑了。

    朱大哥送她的这个丫鬟还真是个宝贝,识字、会下棋,还懂一点药理,更难得的是勤奋肯学,她才教了几日,棋艺便突飞猛进。

    乔昭从来不认为这世上女子中只有自己一个聪明人,身边有这样一位有天分的丫鬟,只要对方乐意学,她便乐意教。

    “那以后,我教你怎么样?”

    阿珠再次怔住,良久后确定姑娘不是开玩笑,行礼道:“多谢姑娘!”

    这世上之人,生来就分了三六九等,有人锦衣华服,有人为奴为婢,还有那曾经使奴唤婢的人一朝跌落云端,成了人下人。

    无论如何,身在底层的人想要往上爬太难了,就算成为了主子身边的大丫鬟,哪日惹到主子不快,主子一言就能打发了,重新跌回泥沼里。

    可有一种人不一样,就是懂医术的下人,尤其是懂医术的丫鬟婆子,只要有真本事,就连当家主母都会高看一眼,客客气气。比如西府的桂妈妈,还有东府的董妈妈。

    冰绿一听慌了。

    姑娘教阿珠下棋,教阿珠药理,阿珠这小蹄子还会做百合粥,那她可怎么办啊?

    “姑娘,婢子也要学!”(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