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95章 灵前

正文 第95章 灵前

    池灿心里不痛快,干脆直接走人。

    桃生正找着叶落扯闲话,见状忙追了上去:“公子,打伞,打伞。”

    他个头没有池灿高,只得踮着脚替主子撑伞。

    池灿扭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侍卫叶落,冷笑道:“瞎扯什么呢?”

    桃生苦着脸,颇委屈:“能扯什么啊,公子您不知道,那人简直八竿子打不出个屁来,眼睛一直盯着门口,生怕您把他家将军吃了似的。”

    “谁嚼得动!”池灿一想到要去告诉睿王“借走”的神医不还了,就有些头大。

    邵明渊那混蛋无所谓,他还得与睿王讨价还价去,总不能真让那混账卖身。

    主仆二人步入雨帘中,追出来的邵明渊见状摇头笑了笑,折返回雅室。

    李神医拿着一条牛肉慢条斯理吃着,见他进来问道:“那小子走了?”

    “嗯。”邵明渊走过去坐下。

    “他怎么了?看刚才那样子,像要把老夫生吃了似的。”

    邵明渊淡笑道:“神医别往心里去,他就是急脾气,没有别的意思。我请拾曦帮我去与睿王说和去了。”

    “睿王真能答应?”有求于人都不出面,这些人的弯弯绕绕他真想不明白。

    “会答应的。”

    见李神医面带怀疑,为使他宽心,邵明渊含笑道:“因为我是冠军侯。”

    他是手握重兵的北征将军,就算告假在家,在军中的威望依旧无人能及。他甚至有那个信心,尽管战事告一段落天子收回了能调兵遣将的虎符,只要他愿意,依然能指挥得动一手打造出来的铁血强兵。

    李神医看着笑意温和的年轻男子,忽地收起了嬉笑心态,问他:“什么时候去给乔墨治伤?”

    他忘了,这个年轻的顶多算是他孙辈的小子,早已是在北地跺跺脚就能威震八方的人物,就是在如今的京城亦是举足轻重。

    有这小子在,说不定能让老友仅剩的一点血脉将来走得顺当些。

    嗯,等哪年他心情好,顺手给这小子把寒毒祛了算了,至于现在,让他且受着吧,就当给乔丫头出气了。

    “舅兄他或许不愿欠我的人情,请神医等到我亡妻出殡的时候吧。那天舅兄会过来,到时候您直接去与他说便好。”

    李神医看邵明渊一眼,心情莫名,嘀咕道:“侯爷倒是体贴。”

    邵明渊笑了笑,再问:“神医离开了睿王府,不知是愿意住到靖安侯府去,还是另有安排?”

    “住到靖安侯府和留在睿王府有什么区别?你给我安排个普通的落脚地方,不要一大群人跟着,平时老夫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怎么样,能成不?”

    李神医这要求听起来简单,实则相当麻烦。

    首先,李神医给睿王治病,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那些人一直等着寻机会要他的命,来个釜底抽薪。

    其次,满京城不知多少人盯着这位神医呢,就等着李神医离开睿王府后赶紧请去治病救命。

    只这两点,李神医想做到来去自由就太难了。

    邵明渊却毫不犹豫点头:“可以,我这就给您安排地方。”

    邵明渊说着喊了一声:“叶落——”

    守在外面的侍卫叶落推门而入:“将军有何吩咐?”

    “从今天起,你贴身保护神医的安全。”

    叶落看一眼满脸皱纹神色郁郁的李神医,再看一眼自家清俊无双的将军大人,尽管心里一百个不情愿,还是利落道:“卑职领命!”

    李神医看着眉眼普通的侍卫,皱眉道:“他行么?”

    素来寡言的叶落垂眸不动声色,心中却冷哼一声:怎么说话呢?他会不行?

    邵明渊笑道:“神医放心,叶落在军中是比武状元,罕有人敌。”

    李神医上下打量着叶落:“啧啧,可真是看不出来。”

    “叶落——”邵明渊冲叶落点点头。

    叶落会意,抬手把一旁的高几劈得粉碎。

    “嘶——”李神医眼一亮。

    这小子,要是以后帮着他捣药有前途啊!

    邵明渊看了看粉身碎骨的高几,嘱咐一句:“记得赔。”

    “是!”

    “用你自己的俸禄。”

    叶落:“……”不带这样的啊,他这是为了公事,公事!他的俸禄还想攒着娶媳妇呢。

    邵明渊安排李神医的细节不必多提,等他回到靖安侯府时,天色已经暗了。

    侯府大门灯笼高挂,此时已经点亮,映得青石路似覆盖了一层白霜,一直延到内里去。

    “二公子回来了。”穿白的仆从忙给邵明渊开了门。

    因有靖安侯在,邵明渊虽封冠军侯,靖安侯府的人还是称他二公子。

    邵明渊点头示意,抬脚走了进去。

    他踏着一路白霜往内走,走廊挂着一排排白灯笼,随着风雨的吹打不停晃动着,明明亮如白昼,却无端有种阴森感。

    邵明渊浑不在意,一路走到安置乔氏棺椁的灵前,单膝跪下,接过小厮递来的烧纸默默烧纸。

    黄色的烧纸被火舌舔舐,很快就化作丝丝缕缕的黑灰落在火盆里。

    几个负责守在灵前的婆子凑在一起,皆不敢出声,只是暗暗交换着眼色。

    二公子替二奶奶烧起纸钱来倒是挺上心的,就是不知当初怎么那么狠辣,能下得去手把二奶奶一箭射死呢?

    邵明渊没有在意那些婆子们的眉眼官司,认认真真烧着纸钱,直到邵知匆匆赶来,低声道:“将军,您让属下前不久查的事有些眉目了。”

    “去书房说。”邵明渊把手中一叠烧纸烧完,这才起身离开灵堂。

    邵明渊一离开,那些婆子顿时唠起嗑来。

    “啧啧,这里面躺着的二奶奶可是被二公子亲手杀的,你们说二公子跪在这里就不害怕吗?”

    “害怕啥呀,二公子打了这么多年仗,手上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命呢,一颗心恐怕比石头都硬。”

    婆子们七嘴八舌议论着刚刚离去的人,把邵明渊安排暗暗守灵的侍卫气得直咬牙,低声对同伴道:“真想拿臭袜子把那些婆子的臭嘴塞上,怎么能这样说咱们将军!没有将军,她们能这样闲得蛋疼满嘴喷粪?”

    同伴拍拍他:“小点声,让那些人发现就不好了。忍忍吧,等搬进冠军侯府就听不见这些糟心话了。”

    若没有主子的默许纵容,府里如何会任由这样的议论蔓延?

    说到底,是他们将军不受侯夫人待见罢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