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94章 代价(冬草1125的阆苑仙葩)

正文 第94章 代价(冬草1125的阆苑仙葩)

    说曹操曹操就到,池灿收了伞大步流星走进来,扫一眼桌面上摆着的牛肉烧鸡,乐了:“怎么?黎府没管饭啊?”

    他就说,没有他陪着不行吧。

    李神医心下正有几分别扭,闻言翻了个白眼道:“谁说没管饭啊,黎府不但管了饭,他家老太太还带着孙女陪坐呢。”

    在大梁,女主人鲜少出面款待男客,除非是这家的贵客或长辈。李神医既是贵客又是长者,邓老夫人才会带着孙女一同招待。

    池灿一听,便睃了邵明渊一眼,笑吟吟道:“那就是庭泉扮成了侍卫,没有饭吃了。”

    邵明渊没吭声,李神医接话道:“谁说的,他当时也在一个厅里吃,还是单人单座,吃起来更自在。”

    池灿瞬间黑了脸。

    这糟老头子,不插嘴会死啊?

    池公子憋了好久,憋出一句话;“这黎府,还真是没有规矩!”

    有年轻男子在场,居然叫黎三出来待客,实在是不成体统!

    池灿腹诽完,问邵明渊:“下着个雨,一天让我跑了两趟春风楼,这回又是什么事啊?”

    好友不痛快的语气让邵明渊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答应李神医的事非要他从中斡旋不可,便直言道:“拾曦,我想拜托你给睿王爷传个话——”

    “什么话?”池灿不傻,闻言略一琢磨,立刻扫了李神医一眼,猜测道,“想请神医在你府上住几天?”

    “不是,神医不想在睿王府呆了,所以想请你和睿王爷说说,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任神医自由离去?”

    池灿呆了呆,语气莫名:“不还了?”

    “借人”不还,这有点说不过去吧?当初可不是这样讲的呀!

    邵明渊知道池灿的为难,抬手拍拍他的肩膀道:“所以请你转告睿王爷,就当卖我邵明渊一个面子——”

    池灿腾地跳了起来,脸色大变:“你疯了?”

    他看一眼李神医,又看一眼面色平静的好友,一把拽过邵明渊往外走,边走边对李神医道:“神医稍后,我们兄弟先说两句!”

    池灿拽着邵明渊到了外面,一脚踹开隔壁雅室的门,吩咐侍立在外的叶落与桃生道:“你们给我把门看好了!”

    话落,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叶落与桃生对视一眼,各自移开视线。

    屋子里,邵明渊不动声色拍了拍池灿拽着他的手:“拾曦,有话便说,你松手。”

    “说个屁!”池灿黑着脸松开手,怒瞪着面色平静的邵明渊,就差破口大骂,“邵明渊,你是不是离开京城太久,脑子成浆糊了?”

    “嗯?”

    池灿把邵明渊一把推到椅子上,自己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声音压得极低:“什么叫卖你一个面子?你当你还是十来岁时无人多看一眼的野小子?”

    他气不过,伸手打了邵明渊一拳,咬牙切齿道:“你是冠军侯,是战无不胜的北征将军,你这是要把自己卖给睿王吗?”

    他越说越恼火:“我虽整日无所事事,却也知道夺嫡的事绝对沾不得。我原以为你是个明白的,有求于睿王还知道通过我,谁知是我想错了,你这是伸着脖子往泥潭里跳啊!”

    池灿一口气说完,邵明渊才淡淡开口:“没有那么严重,算我欠睿王一个人情罢了。”

    好友的关心让他心中微暖,坦言道:“这是神医提出的条件之一,我不得不应。”

    池灿眨眨眼,这才想起来问:“你给我说实话,找那个糟老头子到底有什么事儿?”

    “求医。”

    “我知道是求医,那糟老头子要不是有这么一个本事,就他那个脾气,早让人一棍子打死挖坑埋了。我是问给谁求?别跟我说是为你自己。”好友的性子他清楚,若是为了自己,断然不会去沾那些是非。

    邵明渊沉默片刻道:“想请李神医给我舅兄治脸。”

    池灿愣了一下,一脸吃惊:“乔墨?”

    邵明渊颔首:“是。我见过舅兄,他的脸伤得很严重。除了李神医,恐怕无人能妙手回春。”

    池灿沉默了。

    许久后,他问:“值得么?”

    为了治好乔墨的脸,让自己陷入那样的麻烦中?

    邵明渊笑了:“当然值得。你该知道,容颜有损的人是不能出仕的,我舅兄一家都不在了,乔家的兴盛以后都系在舅兄一人身上。”

    见池灿依然不语,邵明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你也说了,我不是十来岁时无人多看一眼的野小子了。我会把握好分寸,不让自己陷进去的。睿王那边,就拜托你了。”

    “行吧,下不为例。以后惹上麻烦别说我认识你。”池灿认命答应下来。

    邵明渊轻笑出声。

    二人转身往外走,池灿走到一半冒出来一句话:“我说,你真跟着李神医一道与人家女眷吃饭了?”

    “是啊。”邵明渊老实回道。

    明明是给他这个当侍卫的管口饭吃,怎么到了好友口中就有些不对味呢?

    什么叫与人家女眷吃饭了?

    “你有什么感受?”

    邵明渊被问得摸不着头脑,想着刚刚好友才答应帮那么大的忙,不好敷衍了事,仔细思考一下道:“黎府的伙食不错。”

    池灿:“……”一个侍卫给什么肉吃啊!黎府果然没规矩!

    “伙食不错?难不成还有叉烧鹿脯吃?”他鬼使神差问了一句。

    邵明渊怔了怔:“你怎么知道?”

    当时他就是诧异桌面上的那道叉烧鹿脯,才觉出不对劲来。

    池灿一张脸已是彻底黑了,不发一言,抢先一步抬脚就往外走。

    气死他了,那个臭丫头,本来他是收利息要她做一道叉烧鹿脯的,她居然先给邵明渊做了。

    这样说来,那个叫冰绿的丫鬟当时说的是真的!

    他忽地停下来回头,打量着好友。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比他权力大一点儿,功夫强一点儿,脾气好一点嘛,那臭丫头真是势利眼!

    邵明渊不知道池灿莫名发什么脾气,琢磨着是不是今天顾着他的事没吃好才火气这么大,为了让对方平衡点,忙挽救道:“我没吃,只吃了几口山药。”

    池灿一听更生气了。

    合着他用救命之恩收的利息,这位先吃上的还不稀罕!

    池公子拉开门走出去,砰地一声把一头雾水的冠军侯关在了里面。(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