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86章 走错(我乃大罗金仙的灵兽蛋)

正文 第86章 走错(我乃大罗金仙的灵兽蛋)

    雨依然在下,虽是青石路面,因多了无数水洼,马车行起来不是那么美妙,好在黎府就在西大街上,没用太久的工夫便到了。

    黎府大门紧闭,门人在门房里百无聊赖嗑着瓜子,听到敲门声不满地起身,拍了拍屁股走出去打开一道门缝儿。

    “是什么人?”

    车夫沉声问:“请问这里是黎府吧?”

    “是嘞。”门人见车夫身上衣料不差,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车夫,语气当下便客气许多。

    车夫一听找对地方了,便笑着道:“劳烦兄弟去和贵府主人通禀一声,李神医前来拜访。”

    “李神医?”门人伸长脖子看静静停靠在府门前的马车一眼,忙点头道,“请稍等,我这就去通禀。”

    乡君姜老夫人正在靠在美人榻上,由着略通医术的董妈妈替她按摩眼睛。

    董妈妈默默替姜老夫人揉捏着,姜老夫人长长舒了口气:“我这眼睛是越发不成了,幸亏有你在,还能舒缓一二。”

    董妈妈柔声细气宽慰道:“我瞧着乡君前些日子托御医换的新方子效果还不错。”

    姜老夫人摇摇头:“也就这样吧。我这右眼是彻底看不见了,现在就靠着左眼视物。等左眼再瞎了,这辈子也就没趣了。”

    “乡君别这么想,您的左眼没问题的。”

    姜老夫人看董妈妈一眼,笑了:“你也别哄我,自己的眼睛自己清楚,自从换了御医开的方子,这左眼顶多是坏得慢点罢了,恐怕再过上一二年,就真的不顶用了。”

    董妈妈沉默了。

    好一会儿后,姜老夫人换了个躺着的姿势,懒懒道:“怎么,不说话了?”

    董妈妈沉吟一番,开口:“其实——”

    “其实什么?”姜老夫人困意上来,闭着眼问。

    “其实婢子以前听师父说过,如乡君这样的眼疾,是有法子治的。”

    姜老夫人蓦地睁开眼,直起身来,仅剩的左眼目光灼灼,盯着董妈妈:“什么法子?”

    “师父曾说过,用金针拔障术,可以治疗此疾。”

    “金针拔障术?”

    “就是以金针拔去遮蔽眼球的白障,视力自可恢复。”董妈妈解释道。

    “既有这样的法子,你为何不早说?”姜老夫人一听要用金针刮眼,心里就有些发毛,但能重新视物的诱惑让她心动不已。

    董妈妈忙道:“不是婢子有意瞒着,实是听师父说这金针拔障术早已失传,当今世上能施展此术的唯有一人。”

    “是谁?”

    “那位行踪不定的李神医。婢子是听闻那位神医来了京城,才觉得该跟您提一提。倘若能请来那位神医替您医治,乡君的眼疾定然能痊愈的。”

    姜老夫人眯了眯眼。

    她后来打探的消息,那位神医是在睿王府上,要想请来恐非易事。

    这时丫鬟进来禀告:“乡君,有客人前来拜访。”

    “什么人?男客还是女客?”姜老夫人此刻心情激动,听到有客上门颇有些意味索然。

    她没有提前收到拜帖,若是女客,可见是不懂礼数的。若是男客,如今儿子上衙不在府中,老太爷前不久回了老家还没回来,这样的下雨天她亦懒得折腾见人。

    “说是李神医前来拜访。”

    “谁?”

    一贯以沉稳自居的姜老夫人声音陡然拔高,把传话的丫鬟吓了一跳,结巴着道:“李,李神医——”

    姜老夫人已经下了美人榻,边往外走边道:“赶紧把瓜果茶点备好。记得通知厨房,中午准备一等席面!”

    姜老夫人匆匆出了屋,快步在抄手游廊中走着。

    初夏的雨天依然有些凉,雨斜斜打进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负责姜老夫人日常起居的大丫鬟忙追出来,把褂子给姜老夫人披上:“老夫人,当心着凉。”

    她看了一眼姜老夫人仪容,有心提醒主子这不是见客的打扮,可见其心焦的样子,识趣把话咽了下去。

    “神医人呢?”姜老夫人一路赶到大门前,问门人。

    “在外面马车上候着呢。”

    “混账,怎么不请进来!”姜老夫人脸一沉,吩咐道,“快开大门!”

    开大门?

    门人愣了愣。

    寻常时候这大门都是鲜少开的,如今居然要开大门迎客?那位什么神医如此尊贵?

    门人心中纳闷,手上动作却不敢怠慢,忙把大门打开。

    朱漆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姜老夫人迈出去,快走几步,高声道:“不知是神医前来寒舍,有失远迎,还请神医勿怪。”

    身后跟着的大丫鬟忙忙跟上去,替姜老夫人擎伞。

    马车门帘子掀起,下来一位身材颀长的侍卫,那侍卫转了身伸出手,里面的老者没理会,直接利落跳下马车。

    李神医脚踩在实地上,抬头看了一眼黎府大门口,而后目光落在姜老夫人脸上,一双不大的眼睛眯了起来。

    奇怪呀,这老太婆和上次见的,好像长得不一样啊。

    李神医越看越不像,毕竟只见了一面又过去这么久有些摸不准,于是再次确定道:“这里是黎府?”

    姜老夫人被问得一怔,客客气气笑道:“正是寒舍。外面下着雨,请神医快快进来吧。”

    “地方瞧着是像,怎么主人不一样了?老夫记得那天见到的老太太比这个顺眼啊。”李神医嘀咕道。

    他说话声音虽小,又有雨声遮掩,奈何姜老夫人自从患了眼疾,耳力反而出奇好了起来,把他的自言自语听得清清楚楚,当下就气得脸皮一抖。

    “不对,那天老夫见的不是你,那位老夫人没有眼疾!”李神医终于凭借过硬的专业知识下了结论。

    姜老夫人一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忍着尴尬解释道:“神医有所不知,我们黎家分了东西两府,您之前去的可能是西府,就与东府只隔了一个胡同——”

    姜老夫人话音未落,李神医扭身就跳回了马车,还不忘拽打扮成侍卫模样的邵明渊一把:“原来走错地方了。车夫真是混账,还不快走!”

    说到这李神医还感叹一声:“幸亏只隔了一个胡同!”

    马车毫不犹豫掉了头施施然离去,只剩下姜老夫人在风雨中心情格外凌乱。(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