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85章 前往黎府

正文 第85章 前往黎府

    “好。”邵明渊一口应了下来。

    这么没难度?

    李神医毫无形象把脚翘了起来,懒洋洋道:“这样吧,老夫现在就打算去见一个人,你打扮成侍卫,陪老夫去。”

    当初把黎丫头送回家,说好了忙完手上的事就去看她的,择日不如撞日,那便今天吧。有冠军侯在,正好不用身后跟着一串烦人的侍卫。

    邵明渊颇意外,却没有多说,扬声喊道:“叶落,进来一下。”

    站在门外的侍卫推门而入。

    “将军。”

    “过来。”

    忠心耿耿的侍卫走过来:“将军有何吩咐?”

    在他们这些人心里,将军一直是将军,而不是什么侯爷。

    “把衣服脱下来。”

    “啊?”叶落傻了眼,犹犹豫豫看一旁的李神医一眼,“将军,这,这不好吧——”

    他家将军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奇怪的爱好?

    虽说因为常年在外征战,军营里有些变态的家伙们是会乱来,甚至有一天夜里出去小解他还看到过两个光屁股的男人,可这并不代表他会同流合污啊!

    瞟一眼清俊无双的将军大人,叶落狠了狠心。

    罢了,如果是奉若神明的将军大人的要求,他就勉强牺牲一下吧。

    可……旁边的糟老头子是怎么回事儿?

    邵明渊可没想到平日里沉默寡言的下属思绪如此发散,剑眉微蹙:“啰嗦什么,还不脱。”

    “呃,属下这就脱!”跟着邵明渊过惯了刀尖上舔血日子的人身手都利落,叶落解下腰间佩剑,七手八脚把外衣扒下来,一边瞄着李神医一边给自己打气,一咬牙去拽里面中裤。

    邵明渊一见情况有些奇怪,手中茶杯直接飞了出去,精准打在叶落手上。

    叶落吃痛,松开岌岌可危的中裤,一脸无辜望着将军大人。

    “你脱里面裤子作甚?”邵明渊弯腰捡起侍卫扔在地上的外衣,对李神医道,“神医请稍后。”

    他拿着衣裳转去雅室角落里摆着的屏风后,脱下白袍换上寻常侍卫衣服,片刻后走出来。

    邵明渊比叶落要高一些,衣服并不合身,好在裤腿塞进薄底靴里瞧不出来,只是衣裳短了寸许,露出骨节分明的手腕,以及形状分明的喉结。

    李神医看了邵明渊一眼,心想:这样的人,穿着侍卫的衣裳也不像!

    “神医,咱们可以走了吗?”邵明渊捡起叶落放在一侧高几上的佩剑,随手挂在腰间问道。

    “可以。”

    “将军——”仅剩一身中衣的叶落忍不住喊了一声。

    走在李神医身侧的邵明渊回头:“稍后让店里伙计给你买身衣裳穿。”

    叶落张了张嘴。

    他不是这个意思啊,将军穿成这样是要和神医去哪儿?要不要告诉将军他这身衣服三天没洗了?

    想一想在北地时将军冷酷无情罚他们赤着上身在雪地里奔跑的情景,叶落决定还是不说为妙。

    听到动静的池灿转过身来,见到邵明渊的装扮挑挑眉:“庭泉,你这是什么打扮?”

    他目光一转,落在李神医身上,一边走过来一边问:“你们要去哪儿?”

    邵明渊感激好友替他把神医请来,奈何此时不是方便说话的时候,便道:“回头细说,我先陪神医去见一个人。”

    “见谁啊?”池灿知道邵明渊不见得知道,直接看着李神医问。

    李神医翘了翘嘴角:“关你小子何事?”

    刚刚还拿黎丫头名声威胁他呢,以后离着黎丫头有多远滚多远。

    池灿心中一动,猛然想到了什么,脱口问道:“你们去黎府?”

    放眼京城,这糟老头子若有个想去的地方,恐怕非黎三的家莫属。

    池灿目光稍移,落在邵明渊脸上。

    听那个叫冰绿的小丫鬟说,那一日黎三还对庭泉投怀送抱来着?

    这不可能,邵明渊还没他好看!

    池灿莫名就不想让邵明渊去黎府凑热闹,拦住李神医去路道:“我陪您去不就是了,您让冠军侯打扮成这副模样,被人瞧见多不像样!”

    “你不行。”李神医打量着池灿,连连摇头,心中冷笑着:呵呵,想去见黎丫头?没门儿!

    池灿一听黑了脸:“我怎么不行?”

    李神医毫不客气直言:“身手不行,一出门我被人劫了或者宰了怎么办?”

    这小子还打不过睿王当初派去南边寻他的那几个人呢,怎么可能当得了护卫?

    池灿听了虽然气个半死,奈何这是大实话,忍怒道:“那我陪你们一起去吧。”

    “不行,不行。”李神医连连摇头。

    “这怎么也不行?”池灿忍耐地问。

    李神医冷笑一声:“他扮成护卫陪我去黎府也就罢了,你像只开屏孔雀似的,跟着我去人家府上想干嘛?”

    池灿瞬间红了耳根,恼羞成怒道:“神医想多了,我只是怕我朋友太老实,会吃亏。”

    “拾曦——”一直冷眼旁观的邵明渊终于忍不住开口,“我不会吃亏。”

    想让他吃亏的人,只能是因为他愿意。

    比如眼前的李神医,有求于人,那么便是让他去刀山火海也认了,更何况只是去见一个人。

    “那随你们好了!”过河拆桥,鸟尽弓藏,他以后再也不搭理邵明渊了。

    池公子黑着脸蹬蹬蹬下了楼。

    邵明渊颇无奈。

    多年未见,拾曦还是这般性情,好在他们之间并不会真计较。

    “神医,咱们走吧。”

    等在酒楼大堂里的睿王府侍卫们一见李神医下来,纷纷起身。

    “老夫有事要出去一趟,你们不必跟着了。”

    “先生,这恐怕不妥,您的安全最重,我们不敢不跟。”领头侍卫道。

    李神医往旁边一挪,指指低眉垂眼立在身侧的侍卫道:“有他在呢。”

    “他一个人——”

    邵明渊抬起眼,看向说话的侍卫。

    寒眸湛湛,冷意袭人,那人顿时噤声。

    竟然是冠军侯!

    “我陪神医出去,若有什么事,自会向王爷赔罪。”邵明渊说完,抬脚往前走去。

    他不疾不徐,一步一步向着领头的侍卫走来,排山倒海般的气势让侍卫腿脚发软,下意识弯了弯膝盖,在未失态之前忙避到一旁去了。

    一群人眼睁睁看着李神医由冠军侯陪着上了马车,很快驶入了雨幕中。(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