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82章 “借”人

正文 第82章 “借”人

    二人一想到各自的母亲,情绪俱都有些低落。

    邵明渊的手不同于那些执笔抚琴的贵公子们的手修长白皙,而是骨节分明,指腹覆有一层厚厚的茧。他轻轻摩挲着手中酒杯道:“不必了,我还忙得过来。”

    池灿冷笑:“别死撑,顶不住了就说话。”

    他就知道这家伙是个愚孝的,不愿做出从www.youfa8.com府上请管事婆子打靖安侯夫人脸面的事来。

    邵明渊并不介意池灿的态度,把酒杯往桌面上一放站了起来:“知道了,真顶不住会和你们说的。”

    “庭泉,我说你怎么就——”毕竟是好友的母亲,池灿没有说下去。

    邵明渊修眉挑起,反问:“拾曦又是为何——”

    二人皆没有说完后面的话,却彼此心知肚明。

    池灿想问邵明渊为何对那样苛刻他的母亲恭顺有加,邵明渊反问池灿为何对喜怒无常的长容长公主忍耐颇多。

    多年未在一起畅谈过的两位儿时好友对视着,池灿率先开口:“你不懂,我永远不会怪我娘……”

    那段往事是旁人无从知晓的秘密,他会伤心,会怀念,却不会怨恨。

    邵明渊伸手拍拍好友的肩头,无奈道:“彼此彼此吧。”

    池灿没了话说,心道:这便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靖安侯府瞧着光鲜,谁知内里如何呢?

    “那就这样,明天我去帮你问问,你等消息就是。等你府上丧事办完了,咱们再好好聚聚。”

    二人碰了最后一杯酒,各自回府。

    翌日一早,天竟飘起了雨。

    初夏的雨细密如针,连绵下个不停,池灿撑起一把青色竹伞,步行去了坐落于长容长公主府不远处的睿王府。

    “池公子,您怎么来了?”守门人一见是池灿,立刻堆笑迎上来,往后看看道,“怎么都没带个小厮给您撑伞呢?瞧您半个肩头都湿了一片——”

    池灿睇他一眼,淡淡道:“啰嗦!”

    守门人毫不介意,连连笑着:“您快请里面歇着,小的报信去。”

    “去吧。”池灿把伞收起,交给了侍者。

    一处幽静小院里,一身常服的睿王客客气气请教李神医:“神医,今天不用针灸了吗?”

    李神医掀了掀眼皮:“不用了,我不是开了一副药方,从今晚起王爷照着药方泡澡就可以了,只要坚持药浴一年便可养好,到时自会不愁子嗣。”

    睿王大喜,冲着李神医恭恭敬敬一揖:“多谢神医妙手回春,神医恩德,小王定会铭记于心——”

    李神医摆摆手,睁开眼这才深深看了睿王一眼,吐出两个字:“不过——”

    睿王一听,小心肝就抖了抖。

    这世间的事,往往坏在“不过”二字上。

    果然就听李神医慢悠悠道:“不过王爷可要记住了,这一年内,绝对不能近女色,否则——”

    “否则怎样?”

    “前功尽弃,悔之晚矣!”

    睿王当下脸色就是一白。

    一年之内不能近女色?

    他是个正常男人,正值盛年,之前为了开枝散叶王府更是养了不少如花似玉的姬妾,要真是一年不碰女人,可真是——

    李神医察其神情,冷笑:“王爷若是做不到,这药浴现在就不必泡了。”

    睿王忙回神,连连道:“做得到,做得到!”

    李神医这才气顺了些,开口道:“既如此——”

    他话未说完,就有下人在门外道:“王爷,池公子过来了。”

    表弟?

    睿王向李神医道别:“神医,您先歇着,小王先去见客了,回头再来请教。”

    “王爷自便。”李神医想了想,辞行的话还是等睿王见过客再说吧。

    睿王辞别李神医回到主院,走进待客花厅,一见到长身玉立的池灿便笑了:“表弟怎么下雨的天过来了?”

    “王爷。”池灿行了个礼。

    睿王快步走过去,拉着池灿坐下来:“咱们表兄弟之间还讲这些客套作甚?喊我表兄就是了。”

    父皇自从沉迷修道就鲜少见他和沐王,反倒是太后与长容姑姑偶尔能见父皇一面。在太子名分未定的当下,睿王面对长容长公主的独子池灿确实不敢太过托大。

    “礼不可废,还是叫王爷顺口。”池灿淡笑道。

    不只是顺口,关键是踏实。

    睿王和沐王两位皇子年龄相当,将来那个位置鹿死谁手还很难说,无论与哪一位走得太近或得罪了都不明智。

    池灿脾气虽不怎么样,这方面却拎得清,面对睿王与沐王不偏不倚,全当普通亲戚处着。

    “王爷,我今天过来,是找你借人来了。”

    “借人?”睿王一听便笑了,“表弟太见外了,看中了哪个,表哥给你送到府上去就是了。”

    池灿脸黑了黑。

    合着这位表兄以为他看上某个姬妾找乐子来了。

    这位以后要真继位了,也是个昏君呐。他就算是好色的人,能看上亲王的姬妾吗?

    呸呸,他真是气糊涂了,什么好色,他每次照照镜子,见到再美的女子都提不起兴致来了。

    为防再从睿王口中听到什么离谱的话,池灿忙道:“我是来借神医的。”

    睿王一听就变了脸色,失声道:“神医?”

    “嗯。”池灿只觉好笑。

    明明全京城都知道李神医在睿王这了,睿王还装什么糊涂啊。

    “王爷舍不得啊?”见睿王不语,想着好友的托付,池灿将了一军。

    “怎么会?”睿王讪笑着,“不知表弟借神医,哦,不,要把神医请走多久?”

    被李神医知道他们用“借”这个字,那就麻烦了。

    池灿沉吟了一下,决定对睿王把实情吐露一二,压低声音道:“其实是冠军侯想见神医。”

    睿王一听是冠军侯,神情立刻不一样了。

    居然是冠军侯!

    他深深看了池灿一眼,心中感叹不已。

    他怎么忘了,这位表弟还是冠军侯的发小!

    这岂不是说,只要与这位表弟打好关系,就等于间接拉拢了冠军侯,还能不引起父皇的猜忌与大臣们的非议——

    睿王一瞬间想到这些,神情缓和下来,温和笑道:“冠军侯为国为民征战多年,定然受过不少伤,想见神医本王当然没有二话。”

    睿王说完,吩咐人去请李神医。

    去意已生的李神医已经收拾好小包袱,一听睿王有请,也没犹豫,拎着小包袱就去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