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1章 难眠(第四更求票)

正文 第61章 难眠(第四更求票)

    “将军——”

    邵明渊低着头,好一会儿才抬起来,一张脸比冷玉还白:“乔家大火?”

    “是,您出城那天传出来的消息。嘉丰乔家因为一场大火没了,皇上派了钦差前去调查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邵知回道。

    “乔公子如今……是不是住在寇尚书府上?”

    “将军猜得不错,乔公子与幼妹如今正住在寇尚书府上,只是——”

    “说!”邵明渊薄唇微启。

    “外面都在传言,乔公子为了救幼妹毁了容!”

    毁了容,那不是相貌丑陋那么简单,而是失去了科举的资格,这对读书人来说是最残酷的事,等于漫长的寒窗苦读都化作虚无,再没有鱼跃龙门的机会。

    “将军,您……节哀……”邵知小心翼翼地劝。

    他们比谁都清楚,将军亲手射杀了夫人,被心中愧疚折磨许久,如今再听到这种噩耗,定然是极难受的。

    邵知向邵良使了个眼色。

    平日里鬼机灵,这个时候怎么成了锯嘴葫芦?

    邵良强扯出一脸笑容:“将军,要不要喝酒?属下才去鼎鼎有名的春风楼买了两坛——”

    邵明渊摆摆手,露出清浅的笑:“我无事,你们下去吧。”

    邵知与邵良对视一眼,只得默默退下。

    屋内空旷下来,烛火摇曳,灯罩渐渐暗了下去。

    邵明渊坐在断了扶手的椅子上良久,忽地伸出手遮住了脸。

    他许久不曾动,直到室内彻底黑下来,才起身躺到床榻上。

    京都的夜要比北地的夜热闹许多,此刻能隐约听到低低的虫鸣声,像是缠绵低婉的小夜曲,催人入眠。

    邵明渊翻了一个身,过了片刻又翻到另一个方向。

    肋下的伤又开始隐隐作痛,他伸手按了按不见效,便随它去了。

    曾有人问,上了战场的人,是不是就习惯了杀戮?

    他不知道别人如何,可他从不曾习惯过,只是,不得不举起刀剑。

    就好似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就算旧伤好了添新伤,他依然会疼的。

    没有人会习惯痛苦,只是……习惯了忍耐。

    邵明渊想,明天他要去寇尚书府,见一见那位舅兄。

    有了这个念头,他慢慢睡着了。

    乔昭是被黎光文催起来的。

    天刚蒙蒙亮,乔昭睡眼惺忪,问等在外间精神抖擞的父亲大人:“父亲,这么早有什么事?”

    黎光文一脸兴奋:“昭昭,为父听说你写得一手好字,昨天得到了无梅师太的召见?”

    都怪昨天下衙后跑去书斋翻看话本子入了迷,等回府后用过晚饭,无意间听闻了女儿的惊人之举已经太晚,不便过去,只得捱到了今早。

    “嗯。”总算达到了第一步目标,乔昭一下子松懈下来,就觉得睡不够,直到此时依然有些迷糊。

    “听你祖母说,你的字和乔先生如出一辙?”

    乔昭这才醒了神,淡淡道:“祖母谬赞了,女儿临摹乔先生的字只得其形,风骨还相差甚远。”

    黎光文摇摇头:“昭昭不可过谦,你的字既然能入了无梅师太的眼,那定然是极好的。来来来,咱们移步书房,让为父看一看。”

    他说着,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布包,献宝道:“为父把借你的这方端砚都带来了。”

    乔昭抬手,无奈揉了揉眉,问黎光文:“父亲,今天莫非是休沐日?”

    “休沐日?不是啊?”黎光文不假思索道。

    “哦。”乔昭看看窗外天色,很是疑惑,“这个时辰了,您不该上衙吗?”

    黎光文点点头:“是该去上衙了,不过我请假了。”

    “父亲今天有事?”

    既然有事要请假,那一大清早跑她这里来干嘛啊?

    黎光文被问得一怔,理直气壮道:“是有事啊,不是来看昭昭的字嘛。”

    乔姑娘:“……”这样也会请假?理由是不是太任性了点儿?

    改天一定要提醒母亲一下,给父亲的上峰送点礼,务必让父亲大人编史书到致仕。

    黎光文催促着乔昭到了西次间,亲自研墨,边磨边道:“这方砚台可真是上品,下墨快,发墨细腻,就连研墨都是一种享受,只有好字才能配得起它啊!”

    乔昭牵了牵唇角。

    原来她要是写不出一手好字,父亲大人打算一直“借”下去了。

    在黎光文的殷切目光下,乔昭沉吟片刻,提笔写下一副对联: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好字!”黎光文眼放亮光,击掌称赞。

    接着又是一拍手:“好联!”

    这联当然不是乔昭创的,可配合着这手潇洒至极的字,无端就让人精神一振。

    黎光文已是痴了,喃喃念了数遍,心潮起伏:“为父决定了,以后定要力求上进,为国为民做些事情,方不负我儿写下此联!”

    乔昭大吃一惊。

    别啊,她错了还不行嘛!

    “咳咳,父亲,其实……女儿此联是写给自己的,不是写给您的。”

    “呃?”黎光文从心潮澎湃中冷静下来,眼中满是赞叹,“昭昭,为父没有想到你能写出如此好字,嗯,就是与乔先生的字其实并不大像。”

    “是女儿还不够努力。”这副对联,才是属于她的字。

    “不,不,不,已经很好了!”黎光文眼睛依然盯着那副对联不放,感慨道,“是太好了。”

    他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可写不出这样的字来。

    “乔先生的字自然是极好的,可书法一道临摹到后来,必须要有自己的风骨才算有成。昭昭,你这手字已经不见匠气,若是再练下去,不出十年便可自成大家!”

    乔昭笑笑:“多谢父亲鼓励。”

    黎光文忽然很有成就感,谦虚道:“为父的鼓励虽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你的勤奋,以后要保持住。对了,昭昭说此联是写给自己的,莫非我儿还知道关心天下事了?”

    “这都是因为听您讲故事听多了,父亲讲的故事格外有趣。”乔昭眨眨眼。

    嗯,与父亲大人相处,她越发得心应手了。

    “咳咳,这样啊。”黎光文嘴角大大翘了起来。

    他就说,经常去书斋翻阅话本子是有成效的!

    “对了,父亲,我昨日听祖母讲起往事,她老人家提及一位将军,可惜记不大清楚了,父亲能给我讲讲吗?”

    ps:第四更,求大家的保底月票。晚上还会有一更,看在柳叶爆发的份上,请大家多多月票支持!月票多,柳叶会有动力努力更新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