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9章 线索

正文 第59章 线索

    乔昭把冰绿打发出去,由阿珠替她按捏头部,整个人渐渐松弛下来。

    总算是得到了走出家门的自由,接下来,她要想办法见兄长一面。

    大哥他,到底怎么样了?

    室内很安静,渐渐传来清浅悠长的呼吸声。

    阿珠放下手,取了一张薄毯盖在乔昭身上,轻手轻脚走出房门。

    有的时候,她觉得姑娘有种说不出的疲惫,却不知从何而起。

    阿珠站在廊芜下,抬头望天。

    初夏的天总是干净的,一澄如洗,仿佛所有阴霾都不可能长久的停留。

    院子里的石榴树结了零零散散的花苞,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开得热闹起来。

    阿珠伸出双手,阳光把她的指尖照得通透。

    所以,她可以努力做得更好一些,让姑娘少些疲惫。

    冰绿冷哼一声,丢给阿珠一个白眼,扭身走了。

    她要去贿赂厨房里的厨子,做桃花糕给姑娘吃,姑娘吃了桃花糕美貌如花,定比阿珠那小蹄子胡乱按捏几下强多了。

    青松堂里,邓老夫人仔细听了大丫鬟青筠的禀告,眼神微闪。

    “你去三姑娘那里时,三姑娘就已经穿戴好了?”

    “是,就连冰绿都换好了衣裳,婢子在西跨院没站一会儿就出门了。”

    邓老夫人点点头,示意青筠退下。

    屋子里只剩下邓老夫人与心腹容妈妈。

    邓老夫人开口道:“看来三丫头比我想得还聪明,对大福寺的事早就胸有成竹了。”

    容妈妈笑道:“姑娘家聪明些是好事呢,老夫人就能少操些心。”

    邓老夫人点头:“真正聪明确实是件好事。”

    要是只懂些小聪明,那还是愚钝些好了。比如东府那位乡君,改不了宗室那些人见到好东西就要抢过来的习性,最后只会出丑,还带累了孙女。

    可怜二丫头那孩子了。

    在邓老夫人想来,不管平日里黎娇有什么小心思,佛诞日那种场合下都不敢做出明抢的事来,这一遭,小姑娘确实是被那位当祖母的乡君给坑了。

    东府馥君苑里,黎娇白着脸讲完在大福寺的遭遇,伍氏豁然起身,脸色铁青道:“岂有此理,我去找老夫人——”

    心腹婆子忙把伍氏拦住:“太太,您可不能冲动,老夫人再怎么样也是您的婆母——”

    伍氏气得手都抖了,在女儿面前素来稳重大方的人此刻连声音都带了哽咽:“婆母就能为所欲为了,哪有这样当祖母的,她,她这是毁了我儿啊!”

    伍氏跌坐回床榻上,揽住黎娇哭起来。

    黎娇从没见过母亲这个样子,吓得反而忘了哭,胡乱安慰道:“娘,您别哭……祖母一定会补偿我的,对,一定会的……”

    想到大福寺发生的一切,对黎娇来说就是一场噩梦,她下意识缩了缩身子,躲在伍氏怀里,仿佛这样就能把那些嘲笑的、轻蔑的,她长这么大都没见过的各色目光遮挡在外。

    “傻丫头——”

    当着满京城贵夫人们的面被毁掉的名声,要拿什么来补偿?她的女儿,被那老虔婆彻底毁了啊!

    伍氏眼中闪过强烈的恨意,心腹婆子看在眼里都有些心里发毛。

    伍氏拿帕子擦了擦眼,恢复了以往的稳重,把黎娇从怀中拉出来道:“娇娇,莫哭了,无论如何,你祖母是为了你打算才这么做的,以后你对祖母依然要好好孝顺。”

    京城热闹多,近来先拘着娇娇少出门,等过上两年人们淡忘了此事,再费心给她寻一门靠谱的婆家就是了,哪怕嫁到外地去也无妨。

    想到这里伍氏就是一阵心疼。

    她当心肝宝贝养大的女儿,何曾想过要嫁到京外去!

    都是那老虔婆,以后总有要她还的那一天!

    “嗯,女儿知道。”

    祖母一开始是为了她好的,要不是无梅师太命她当场写字,又怎么会露了馅?

    那些太太姑娘嘲笑她的眼神,她这辈子都忘不了,她明明从没想过冒名顶替的事!

    是了,要不是黎三为了风光抄写了那样一部经文,根本不会发生今天的事!

    祖母的权威不敢反抗,母亲教她不要怪祖母,黎娇心中委屈无处可诉,瞬间找到一个发泄口。

    都是黎三害的,自从她被拐后回府,就没有过好事。

    她怎么不死在外面呢!

    “娘,我想去西府。”她要找黎三算账去,凭什么让黎三踩着她的脸风光无限?

    伍氏看着女儿愤怒的神情,心中了然,摇头道:“不必去西府了,你以后少出门,这样人们才能慢慢忘了今天的事。”

    “娘,我只是想去西府——”

    “娘知道你为何想去西府,只是娇娇啊,这事怨不着别人,更何况西府还有你叔祖母在呢。今非昔比,她不会容你放肆的。”

    要是邓老夫人像往常那样礼让东府,三姑娘那册佛经就不会被送出去了。

    “以后呆在府中好生学习女儿家该学的东西,等将来你出阁,持家有道,恭顺公婆,再生几个儿子,这些事就算不得什么了。”

    黎娇垂眸听着,一颗心却凉了。

    母亲的意思是以后都不让她出门了?

    黎府的姑娘中最该被禁足的明明是黎三,她被拐丢了名节,就该远远打发到庄子上自生自灭,为何到头来被禁足的成了她?

    “娇娇,娘说的你可明白了?”

    “女儿知道了。”黎娇始终没有抬头。

    今日的京城,因为阵亡将士们的棺椁进城,少了平日的喧嚣浮躁,多了几分凝重低沉。

    邵明渊回到靖安侯府,洗去一身疲惫,等到夜深人静时才叫来邵良、邵知问话。

    “将军,冠军侯府还要一段日子才能入住。”邵知回禀。

    邵明渊轻轻颔首,看向邵良,嗓音沙哑:“那叛逆的情况,可查到什么线索?”

    “将军,苏洛峰是孤儿出身,早已没有了任何亲人,属下跑遍了他出生的村子都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只知道他是十二岁那年进了北定城混生活,后来因为打架厉害,机缘巧合混进了卫所。”

    “这么说,线索断了?”

    邵良半低着头,一脸惭愧。

    邵知狠狠啐了一口,骂道:“那个混蛋,为什么要这样害将军!”

    ps:祝大家新的一年快乐安康。元旦第二更,柳叶想爬一次新书月票榜,只有上架这个月一次机会,请喜欢韶光慢的亲们把月票投过来吧,万分感谢!(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