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5章 落荒而逃

正文 第55章 落荒而逃

    说是故人,仅仅是认识而已,招惹上一名锦鳞卫的麻烦足以让乔昭掉头就走。

    盯着乔昭匆匆离去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江远朝想翻出一面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生得面目可憎,能吓跑人。

    他人高腿长,几步就追上身量还没长开的少女。

    看着拦在面前的人,乔昭不动声色问:“大叔有事?”

    江远朝一阵牙酸,实在忍不住抗议:“小姑娘,若是你愿意,可以叫我江大哥。”

    对上少女淡然如水的表情,他补充:“刚刚面对冠军侯,没听你叫他大叔啊。”

    他和冠军侯明明年纪仿佛,这不是歧视吗?

    叫邵明渊大叔?

    这个念头让乔昭颇不自在。

    无论是池灿还是面前的江十三,他们于曾经的她,不过是萍水相逢,可邵明渊不一样,他——

    乔昭想了想,哑然。

    她与邵明渊连萍水相逢都算不上,第一次见面就被人家一箭射死了……

    可那个人,到底是她名义上的夫君,她当了他两年多的媳妇,“大叔”两个字怎么叫得出口?

    乔昭脑海中闪过那人的样子。

    一身疲惫,满面风尘,下巴上的青色胡茬冒了出来,却衬得脸更白,如雪玉一般清冷,可他眸子里是有温度的,让人撞进去,会激起心底的柔软来。

    一位手染无数鲜血的将军,却有这样矛盾的气质……

    “你们不一样。”乔昭实话实说。

    “如何不一样?”江远朝笑眯眯问。

    就算那小子生得比他白一点儿,俊一点儿,就能这么区别对待?现在的小姑娘未免太现实了。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许是注意到这个小姑娘太久,终于与她面对面说话,连江远朝自己都没有察觉他比平时多了许多话。

    乔昭眨眨眼。

    这人是在无理取闹吧,她怎么想的与他有什么关系?果然锦鳞卫都是不能招惹的。

    她退了一步,回道:“看他的姑娘太多,我喊他大叔,怕被绣花鞋砸死。”

    江远朝愣了愣,轻笑出声。

    他的声音很温和,笑声也柔和,连带着整个眉眼都是温润的,可只有这一刻才笑达眼底,就在刚才他对她说笑时,还如春夜的雨,细腻温柔却笼罩着春寒,大意的人便会在毫无防备中染上风寒。

    乔昭本能地不喜欢这样性情的人。

    她欣赏祖父那样的男子。

    痛快地饮酒,高声地笑,活得潇潇洒洒,坦坦荡荡。

    “所以大叔,我可以走了吗?”乔昭问。

    “叫江大哥。”

    “江大哥,我可以走了吗?”乔昭从善如流。

    这人比她大八九岁的样子,叫大叔明明不失礼,这样执着称呼也不知图什么。

    “咱们真的没见过?”江远朝似笑非笑。

    乔姑娘一脸严肃:“江大哥忒爱说笑,我这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从哪里见过你呢?”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先前被拐走的是谁啊?

    这小姑娘很有当锦鳞卫的潜质,撒起慌来面不改色心不跳。

    乔昭笑看着江远朝。

    有本事揭穿她啊,那她就要问问,他一路北上会留意到她一个小女孩是什么目的了。

    思及此处,乔昭忽然心中一动。

    等等!

    池灿三人南下纯粹是贵公子们无聊之下的消遣,按理说不会引起锦鳞卫的注意。也就是说,江十三不是因为先注意到池灿他们才继而注意到她。

    那么,他们四人当时哪方面引起了江十三的主意?

    乔昭再往深处想,便得到了一个答案——杏子林,乔家。

    难道说,锦鳞卫的人一直盯着她家?

    乔昭不由抬眸看向江远朝。

    那么此人是不是知道一些那场大火的内幕?

    乔昭心跳急促起来,当察觉江远朝琢磨她的神色时,忽地展颜一笑:“不过咱们还是可以认识一下的。”

    说不定有机会探探情况?

    江远朝:“……”现在的小姑娘都这样不按常理出牌了吗?他已经完全摸不透她的心思!

    江远朝错愕之际,乔昭已经大大方方道:“我姓黎,乃是黎修撰之女,家里排行三,住在西大街的杏子胡同里。”

    反正这些信息此人恐怕早已烂熟于胸,她没有任何遮掩的必要。

    江远朝后退一步,心生警惕。

    小姑娘对他说这么详细做什么?他又没打算去府上提亲!

    “不知江大哥家住何处呢?”

    江远朝脸色微变,咳嗽一声道:“咳咳,我忽然想起还有急事,就先告辞了。”

    说罢一个抱拳,迈开大长腿转身就走,三两下就不见了踪影。

    留在原地的乔昭眼中浮现一抹笑意。

    居然被吓跑了?

    她摇摇头,转身走了。

    江远朝回到树底下,一脸严肃对两位等候的属下道:“走吧。”

    两位下属面色古怪。

    “怎么了?”

    “大人,刚才——”

    “刚才的事不得对旁人提及!”江远朝脸色一冷。

    回到京城不比在嘉丰时自由,有些事情还是谨慎为妙,那个小姑娘,他暂时不想让她进入那些人的视线。

    她到底在哪儿见过他呢?

    江远朝一边琢磨一边往前走。

    两名下属对视一眼。

    先前开口的人低声道:“是不是我眼花了,我怎么觉着刚才大人是被那位姑娘吓跑的呢?”

    另一人深以为然点点头。

    江远朝忽地脚步一停,转头冷厉扫向说话的属下。

    那人腿肚子一哆嗦,飞奔过去道:“大人恕罪,我胡说的!”

    另一人追过来,庆幸刚刚没有开口,急慌慌在上峰面前表现道:“就是,胡说什么实话呢!”

    江远朝:“……”他眼瞎,弄了这么两个货当心腹。

    “滚!”

    恼羞成怒的江大人拂袖而去。

    乔昭回到马车上,邓老夫人笑容可亲地问:“怎么回来了?”

    “人太多,怕再丢了就见不到祖母了。”乔昭真心实意地道。

    要是再被拐一次,她可不见得能这样顺利脱身了。

    邓老夫人年轻守寡,坚硬了大半辈子,哪里听过这么暖心的话,当下就心一软。

    哎,她当祖母的居然还因为这孩子被拐而气闷过,嫌她惹祸连累家里,实在是不该啊!

    邓老夫人一把搂过乔昭,拍着她道:“昭昭啊,别怕,都过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