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4章 对视

正文 第54章 对视

    乔昭措手不及,直接被推到路中央,眼看就要撞上去。

    邵明渊脚步一停,侧身避开。

    二人有那么一瞬间,视线相触。

    邵明渊一双黑湛湛的眸子微闪。

    这个小姑娘他那天见过,当时向他扔仙人球来着。

    人群里,江远朝收起嘴角笑意。

    那个有趣的小姑娘怎么会和冠军侯对上了?

    乔昭站稳身子,已经成为千万人视线的焦点。

    这种局面,换作任何一位年轻姑娘都该羞愤难当,可乔昭并不在意这些。

    她甚至趁机仔细看了邵明渊一眼。

    那人眼眸很黑,很干净,就像高山上的雪水消融,清冽透彻,直达人心。

    乔昭想,她之前想错了,手染鲜血的人不一定气势迫人,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面对他保护的人,依然可以温和似水。

    “尸身不会坏吗?”对视之下,乔昭鬼使神差问。

    年轻的将军彻底愣住了。

    他比眼前才十三岁的小姑娘高很多,半低着头看她,眼中满是困惑。

    现在的小姑娘考虑问题都这么独特了吗?

    乔昭问完,彻底清醒了,在对方的沉默下,咳嗽一声,一本正经道:“我就是好奇,过来问一问——”

    人群中无数年轻姑娘齐齐翻白眼。

    不带这么无耻的啊,邵将军快把这小贱人骂下去!

    邵明渊却轻轻一笑,回答了乔昭的话:“不会,有千年寒冰镇着。”

    他唯一能做的,只是保她容颜不变,让亲人见上最后一面。

    邵明渊隐隐感到肋下又开始作痛了,那是战后为了去采千年寒冰失足挂在悬崖尖石上落下的伤,没想到被雪山寒毒所侵,竟是迟迟难好了。

    “哦,那就好。”想到自己的尸身没有腐败,乔昭到底是觉得松了口气,一个闪身钻进了人群里。

    看着空荡荡的路中,邵明渊:“……”

    所以刚刚那个小姑娘把他拦下,就是问有关尸身保存的问题?

    邵明渊面不改色,继续往前走去。

    人群中的江远朝收回视线,落在乔昭身上。

    比起无趣的冠军侯,他发觉还是这个小姑娘有意思多了。

    神医的干孙女?

    也不知道那位神医是信口一说,还是当真的。

    乔昭闪回人群里,有了刚刚被人暗算的经历,再不敢胡乱走神,保持着十二分警惕。

    她敏锐察觉有道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猛然看过去,正好撞进江远朝收回不及的眼神。

    那一瞬间,乔昭瞳孔一缩。

    是他?

    还真是巧了,又是嘉丰的故人。

    有一年她出门替祖父采药,无意间遇到此人受伤,随手相赠了药膏,后来又巧合碰到过几次。

    要说起来,她只知道他叫十三,还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呢。

    江远朝同样心里一动。

    这个小姑娘远比他想象的要敏锐先不提,更有意思的是她刚刚看他的眼神。

    她认识他!

    作为一名出色的锦鳞卫,江远朝瞬间下了这个判断。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错。

    刚刚小姑娘瞳孔缩了一下,这是意外见到认识之人的微妙表情变化,哪怕之后再怎么掩饰,瞬间的自然流露是骗不了人的。

    这可真是稀奇了,一个小小翰林的女儿,唯一走出京城是因为被拐卖到南边,如何会认识他这个离开京城数年的锦鳞卫?

    还是说,他从嘉丰一路北下时无意间被这丫头看见了?

    一时之间,处事游刃有余的江十三亦有些困惑了。

    乔昭收回目光,转身便走。

    今天已经够出风头(丢人)了,不能再惹人注意。

    乔昭刚才随意闪躲进人群里,已经与黎皎等人分开,如今也没有费力寻找她们所在位置,干脆掉头往回走。

    还是回到祖母的马车上靠谱些。

    江远朝见乔昭扭头走了,抬脚跟了过去。

    不过是个毫无威胁的小姑娘,勾起他心中疑惑,自然是要试探一番。

    人们都站在道路两旁随着将士们往前移动,乔昭挤过那一段路便到了开阔之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不由松了口气。

    前方忽地笼罩下来阴影,她抬头,便见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站在面前,正是刚刚意外见到的那人。

    “小姑娘,咱们见过?”江远朝双手环抱胸前,笑着问。

    乔昭微一挑眉。

    这人早就注意过她!

    她穿戴虽素净却不寒酸,一名看似稳重的男子直截了当问出这句话,不过是不在意罢了。

    为何不在意?当然是知道她的出身不足以让他在意,所以可以如此随便。

    她脸上没写着名也没写着姓,会知道她的出身当然不可能是因为她刚刚拦住了冠军侯,而是早就有所了解。

    以小姑娘黎昭的交际圈子,不可能与此人有交集,唯一的可能应该就是被拐后了。

    难道说,这人也是刚刚北上进京,一路上留意到了他们一行人?那他岂不是知道了池灿等人的存在?

    “小姑娘怎么不说话?”

    “敢问大叔贵姓?”

    江远朝嘴角笑意凝结,下意识抬手揉了揉鼻子。

    大叔?他有那么老吗?

    还是说远离了京城的富贵,一张脸太饱经风霜了?

    “我姓江。”

    “大叔姓江啊——”乔昭心思急转。

    他自称十三,江十三……

    乔昭瞬间想到了此人身份。

    姓江,排十三,看这没事找事好奇心旺盛的样子,十有八九是那位江大都督手下的十三太保之一。

    原来是锦鳞卫啊。

    乔昭颇有些自得。

    她这些日子一直骚扰父亲大人果然没白费功夫,凭着好记性已经对朝廷中比较重要的官员有了大致了解。

    用父亲大人的话来说,皇上养了一条指哪咬哪的疯狗,疯狗又养了十三条狗崽子,最喜欢趴人门口盯着。

    咳咳,她当时都没敢听完,终于深刻认识到父亲大人以探花之才为何会蹲在翰林院编了十几年史书了,这要是被放出来,随时是抄家灭门的节奏啊。不知东府那位伯府是给了父亲上峰多少银子,才让那位上峰顶着给下属穿小鞋的恶名一直压着他没挪窝?

    “对,我姓江。”

    “哦,没见过,大叔再见。”乔昭扭头便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