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3章 旁观

正文 第53章 旁观

    乔昭微怔。

    居然有女孩子冲她笑了?简直不敢相信!

    自从成了小姑娘黎昭,她还以为抢了所有姑娘的男人呢,让她们这么痛恨。

    这一刻,乔姑娘心情颇微妙。

    朱颜同样愣了愣。

    为什么她觉得黎三姑娘瞬间发呆的样子那么让人想笑呢?

    “昭昭。”邓老夫人出声,拉回了乔昭的注意力。

    “祖母。”

    邓老夫人笑得一脸慈爱:“昭昭啊,你可愿意写一幅字给在场的夫人姑娘们看看?”

    乔昭平静回道:“不愿。”

    此话一出,邓老夫人有些意外,而在场众人更是表情精彩。

    众目睽睽之下这样干脆利落回绝出风头的机会,这姑娘也是少见了。

    “三丫头!”姜老夫人重重咳嗽一声,语带警告。

    这丫头究竟是怎么想的?既然她真能写出一手好字来,这个时候拿什么乔?

    “怎么呢?”邓老夫人却神情不改,依然态度和煦。

    “佛门不是炫耀之地。”乔昭回道。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如何能够再用祖父的字哗众取宠?

    乔昭不是很明白这些人的想法。

    她写的字好与赖,关她们何事?反正,她们不可能想要自己的儿子娶她。

    乔昭一句话堵得诸位夫人说不出话来,杜飞雪不甘心,反驳道:“黎三,你这是推脱吧?你不写,如何能证明你能写出那样好的字来?”

    乔昭看着这姑娘直想叹息,问她:“疏影庵的师太不能证明?”

    一句话瞬间让杜飞雪连声都不敢出了,只得恨恨咬紧了唇瞪着她不语。

    朱氏一看,忙给杜飞雪使了个眼色,把女儿拉到身后不再出头。

    自家闺女远不是黎三姑娘对手,还是别冲上去徒增笑耳了。

    只是这黎三姑娘和以往给她的印象不大一样啊。

    朱氏下意识看了黎皎一眼。

    如此一来,她那位短命大姑子的女儿以后的日子恐怕就没那么顺遂了。

    黎皎之母生前对朱氏这位弟妹还是颇多照顾的,朱氏对黎皎自然有些真情实意,不过也仅如此罢了,各家的日子还是自己过。

    黎皎面上端着温和的笑,心底早已翻了天。

    黎三绝不可能写出那样的好字来,定然是她使了什么心眼哄住了那位师太,不然现在让她写一幅字怎么会如此推三阻四?

    呵呵,今日在大福寺你有正当理由堵住人口,那就来日方长好了,早晚有一天她要在众人面前把她的皮给扒下来。

    无论厅里厅外的人们如何不甘心,到散场时依然没能见到黎三姑娘的字,而因此,几乎所有人都对这位黎府的三姑娘印象深刻起来。

    回去的路上马车一辆接一辆,在路上拉起了长龙,缓缓向前移动着,到了进城时,那速度就更慢了,宛如蜗牛在爬。

    马车里的主子们等得心焦,纷纷派了下人前去打探。

    不一会儿打探消息的下人们就纷纷回转,擦一把被人群挤出来的汗道:“回禀太太,是冠军侯领着将士们护送阵亡将士的棺椁进城,老百姓都在围观呢。”

    夫人们一听,掀开车帘往前看,一望无际的车龙让人心生绝望。

    她们在马车中尚且坐得住,带来的女儿孙女们却受不了了,加之对年轻俊朗的冠军侯格外向往,纷纷央求道:“母亲(祖母),反正在车子里也是干等着,不如咱们弃车步行吧,正好表达一下对阵亡将士们的崇敬。”

    夫人们心有灵犀地腹诽:看咱闺女(孙女),为了看那冠军侯一眼,脑袋瓜都一下子活泛起来了,找的理由真好!

    于是纷纷允了姑娘们由丫鬟婆子护着弃车步行。

    乔昭本来打定主意留在马车里慢慢等着的,可无意中听到的一句话让她改了想法:“听说将军夫人的棺椁也在其中,将军亲自护着回来的。”

    她的棺椁?

    邵明渊出城,去接她的棺椁回靖安侯府?

    这种感觉还真是一言难尽。

    乔昭随着黎府姑娘们在路旁停住,随着百姓们一起等候。

    远处白茫茫一片渐渐近了,人们才看清是将士们穿着白衣缓缓前进。

    一辆辆无篷马车载着阵亡英魂的棺椁,乌压压一片,沉重得令人窒息。

    道路两旁的百姓们都安静下来,谁也不说话,他们用最虔诚而哀恸的眼神,目送这些英雄进城。

    渐渐地,有低泣声在人群中响起。

    那些哭泣的人克制着,隐忍着,不愿嚎啕大哭破坏此刻凝重的气氛。

    这些棺椁里,有哪位白发苍苍的母亲的儿郎?有哪位青春正艾的女子的夫婿?又有多少人的骸骨永远留在了遥远的北地?

    他们是儿子,是丈夫,是父亲,可同时还是捍卫大梁百姓不受鞑子铁蹄践踏的战士。

    多年前,凶残的北齐人曾攻陷山海关,满城百姓被北齐人肆意屠戮,女子的下场更是不忍目睹。

    时间能抚平很多东西,可还有一些东西是抚不去的。

    若有鞑子进犯,愿亲手为家中儿郎披上战袍,这是许多大梁百姓最朴素的想法。

    路旁那么多的百姓,他们平时或许会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吵一架,可此刻,他们不约而同地保持沉默。

    用沉默来送这些阵亡将士们的英灵最后一程。

    乔昭目光落在领头的年轻男子身上。

    他没有骑马,而是走在一口黑漆棺椁旁。

    没有了那日进城的意气风发,此刻的年轻将军嘴唇干裂,下颏冒出短短的青色胡茬,就连那身白袍都成了灰黄色,满身狼狈却依然无损其出众英姿。

    无数年轻姑娘的视线或是含蓄或是毫无遮掩地黏在他身上。

    乔昭却越过他,紧紧盯着那口黑漆棺椁。

    那里面,真的躺着她吗?

    居然有一天,她会站在路旁,与无数人一起目送盛放自己尸身的棺椁缓缓前行。

    这一刻,乔昭有些痴了。

    无人知道她是她,这世间,她是何其孤独。

    死而重生,她又是何其幸运。

    乔昭想得出神,就在邵明渊即将走过的那一瞬间,身后忽然一股大力传来,把她猛然推了出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