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2章 藏拙

正文 第52章 藏拙

    厅内夫人们竭力保持着优雅平静,可耳朵却竖了起来听外面动静。

    年轻的姑娘们早已按耐不住,悄悄溜了出去。

    长廊上越发拥挤了。

    众人看着知客僧不紧不慢走来,身旁还跟着一位中年女尼,更添好奇。

    知客僧走进厅中,来到邓老夫人面前。

    邓老夫人飞速扫了乔昭一眼,见她神色平静,一直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下去了。

    “师父——”

    她才开口,知客僧就往旁边侧了侧身子,介绍道:“老夫人,这位师兄是在无梅师太身边的,师太特命师兄送黎三姑娘回来。”

    静翕冲邓老夫人双手合十:“贫尼静翕。”

    邓老夫人忙见礼。

    厅内众人目光惊疑,俱都落在静翕身上。

    黎三姑娘竟然是由侍候无梅师太的尼僧送回来的,这说明了什么?

    原来那册经文真是黎三姑娘抄的!

    天,黎三姑娘的字到底有多好,能让无梅师太破格召见,还让身边人亲自送回来?

    众人好奇得挠心挠肺,只恨没能看到那册经文。

    静翕就在这样的气氛中开了口:“老夫人,师太很喜欢小施主的字,请小施主以后每隔七日前来疏影庵抄写佛经,不知可否方便?”

    大梁民风开放,女子出行不算什么难事,更何况是被疏影庵的无梅师太请来抄写佛经了。

    邓老夫人几乎没有犹豫,便道:“三丫头的字能入了师太的眼,是她的造化,自然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一旁的姜老夫人看向乔昭的眼神陡然变了。

    她是宗室女,别人可能不知道,她却是清楚的,那位无梅师太,曾经的大长公主,是多么的目下无尘,清高自傲!

    三丫头的字居然能入她的眼?

    是,三丫头那册经文是抄得漂亮,放眼京城说不定都是顶尖的,可那位大长公主的字当初相当有名啊!

    或许,人总是会变的吧,比如眼前这个冷静如常的丫头。

    按理说,黎府出了这样一位才女是值得高兴的事,可姜老夫人一想到先前丢的脸便高兴不起来了。更何况黎三名节有损,就算闯出再大的才女名头又如何?规矩人家依然不会娶这样的人当媳妇!

    这名头要是落在黎府www.youfa8.com任何一位女孩身上就好了。

    姜老夫人再一次惋惜。

    “贫尼告辞了。小施主,七日后见。”

    随着静翕的离去,整个大福寺都热闹起来。

    这可真是稀奇了,一个小姑娘的字居然能让曾经的天下第一才女,有着公主之尊的无梅师太稀罕成这种程度,特意请她来抄佛经。

    要知道疏影庵从不会放外人进去的,这些年来去过疏影庵的都是天下最尊贵的几位女子。

    太后信佛,这两年来疏影庵少了,可与疏影庵的来往就没有断过,据说前不久九公主还来庵里为太后祈福呢。

    在场的人不是宗室勋贵就是官宦女眷,向权力中心的靠拢几乎是刻入骨子里的,不然若只是一个毫无根基的放弃了公主身份的出家人,又怎么会让他们如此在意?

    “老夫人啊,不知三姑娘师承何人?”夫人们围着邓老夫人纷纷问道。

    姜老夫人心中颇恼火。

    这还是在外的场合里头一次把她撇下,围着邓氏说话。

    “师承?咳咳,我们三丫头没有请名师,就是跟着家中姐妹一道上学罢了。不过她母亲对她很上心,那些珍贵字帖书画买了不少供她临摹。”

    众人一听暗暗翻了白眼。

    要是临摹字帖就能有这般造化,那才是稀奇了。

    见众人显然不信,邓老夫人笑眯眯道:“想来是三丫头在书画上天赋异禀吧。”

    天生的,别人羡慕不来。

    众人:“……”还有这么自夸的?

    不知何时溜进厅里的杜飞雪实在忍不住了,脆生生道:“老夫人,三妹妹的字我是见过的,好像比之我皎表姐还差了一些呢。”

    黎皎忙拉了拉她。

    杜飞雪是固昌伯府唯一的女孩儿,娇蛮的性子在这个圈子中也是有名的。

    不过勋贵之女和书香门第的女孩不同,脾气骄纵者并不罕见,是以这些夫人们皆不以为意,就连杜飞雪的母亲朱氏亦只是警告地瞪了女儿一眼,并没出口斥责。

    比起小女孩的失礼,她们更好奇的是黎三姑娘的字。

    一听外人怀疑孙女水平邓老夫人登时不高兴了,不过对方是个小姑娘,不好针锋相对,老太太微微一笑,道:“杜姑娘没听说过‘藏拙’吗?我们三丫头年纪还小,不愿抢了姐姐们的风头。”

    这个“姐姐们”可就不单指黎府的姑娘们了。

    在场夫人们听了,齐齐抽动嘴角。

    太可气了,太嚣张了,太不把她们这些严格教导女儿琴棋书画的人当盘菜了!黎三姑娘的字要是不能让她们心服口服,今天她们就住在大福寺不走了!

    被挤到角落里去的知客僧一脸无辜,心底哀嚎:可不能住下啊,这里是和尚庙,住持会把他的腿打断的!

    夫人们频频向固昌伯夫人朱氏使眼色。

    这一刻,朱氏心情颇为微妙。

    她还从没因为女儿被外人这么重视过,而原因竟然是希望她这个当娘的暗示女儿往前冲。

    朱氏斗争了那么一小下,很快妥协了。

    罢了,谁让她也挠心挠肺想看看黎三姑娘的字呢。

    “飞雪,不要胡闹。你以前见过并不代表黎三姑娘如今的水平,怎么能因此怀疑人呢?还不向老夫人道歉!”

    一听母亲这么说,杜飞雪登时不服气了,不过她还记得在夫人们面前不能表现得太娇蛮,冲邓老夫人一礼道:“是飞雪心急了,请老夫人原谅则个。不过飞雪也是好奇黎三妹妹的字——”

    她顿了顿,一拍手:“老夫人,不如这样,您让黎三妹妹写一幅字啊,也让我们都开开眼界,瞧一瞧能被无梅师太看中的字究竟有多好。”

    一直默不作声的乔昭瞥了朱氏一眼。

    这位夫人,想来就是朱大哥的姑母了吧?

    她目光微移,落到另一位夫人身边的女孩身上。

    那姑娘肌肤如雪,从内到外透出一股子宁静来。

    先前从长廊上走过时,她听杜飞雪喊她“朱颜”,便一下子从记忆里挖掘出一些信息。

    这便是朱大哥的嫡亲妹妹了。

    朱颜似乎察觉到乔昭的目光,忽地抬眸,冲她微微一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