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0章 毁坏

正文 第40章 毁坏

    池灿当然不会提及乔昭,懒洋洋道:“不知道,萍水相逢而已。”

    长容长公主显然不信儿子的话,涂得鲜艳的唇弯起冷笑:“萍水相逢,你会找他帮忙?”

    儿子的性格她了解,不是真正可信之人,他是不会开口相求的。

    迎上长容长公主似笑非笑的眼神,池灿忽然有些恼,甩下一句“母亲不信就算了”,掉头就走。

    他才没有求人帮忙,是那丫头上赶着才是。

    盯着儿子消失在书房门口的衣角,长容长公主唇畔笑意收了起来,忽然扬手,刺啦一声把面前的鸭戏图撕了。

    一直站在角落里的女官冬瑜饶是见惯了长容长公主阴晴不定的性子,此刻亦忍不住惊呼:“殿下——”

    书房外的长廊上,池灿脚步一顿,猛然回身重新走进书房。

    他站在门口处,面罩寒冰盯着长容长公主手中断了半截的画,冷气由内向外冒出来。

    紧跟在后的小厮桃生默默往后退了几步装死。

    池灿一句话不说,就这么直直望着长容长公主。

    他眉眼精致如画,盛怒时依然风采绝伦。

    长容长公主见了只觉刺心,把那已经毁了的画往他脚边一丢,凉凉道:“既然是赝品,画得再逼真我也不稀罕,灿儿应该明白。”

    池灿站了一会儿,气得雪白的脸渐渐有了些红晕,弯腰捡起脚边的画,淡淡道:“是,儿子明白了。”

    他捏紧了画转身便走,大力关门的声音咣当一声传来,震得屋内书案上的紫檀木雕花笔筒都颤了颤。

    室内气氛死寂,许久,女官冬瑜小心翼翼开口:“殿下,您这是何必呢?”

    偌大的长公主府,这样的话只有冬瑜敢说。

    长容长公主沉默良久,低垂的睫毛颤了颤,问道:“怎么,你替他抱不平了?”

    “奴婢不敢。只是您明明很疼公子的——”又何必把母子关系弄得如此剑拔弩张?

    后面的话冬瑜没敢说出口。

    长容长公主意味索然摆摆手:“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冬瑜欠身行礼,出门后轻轻关上了房门。

    池灿大步流星回到自己住处,抬手扫飞了边几上的一只描金美人斛。

    跟在后面的小厮桃生飞起把价值不菲的美人斛抱在怀里,暗暗松了口气,轻手轻脚把抢救下来的宝贝放到离池灿最远处,这才走回来,腆着脸笑道:“公子,您喝茶吗?”

    “不喝!”池灿抬脚走至桌案边坐下,把一直攥在手中的画平摊开来。

    长公主撕起画来毫不留情,这样一幅几可乱真的鸭戏图放到外面千金难求,此刻却四分五裂,犹如被五马分尸了一般。

    池灿一点点把撕成几片的画拼凑在一起,抬手轻轻抚了抚裂痕处。

    桃生站在一边,很明显感觉到主子的不开心,悄悄叹了口气,开口道:“公子,您要是喜欢,小的去古玩市场寻一寻,说不准能碰上乔先生的真迹。”

    “不必了。”池灿断然拒绝,目光落在画中断桥处,深沉幽暗,令人看不透情绪。

    桃生伸着脖子看毁坏的鸭戏图,暗暗替主子抱不平:长公主未免太不近人情,主子不小心弄污了乔先生的画,唯恐长公主不开心,特意前往嘉丰求画,结果画求回来了,长公主毫不犹豫就给撕了。

    啧啧,哪有这么喜怒不定的娘呢?

    桃生悄悄瞥了池灿一眼,心道:难怪主子脾气也越发喜怒不定了,这是近墨者黑啊。

    “可惜了。”池灿喃喃道。

    桃生小心翼翼端详着池灿的神色,提议道:“要不,您还找作这幅画的先生再作一幅?”

    “先生?”一直神情冰冷的池公子神色忽然有了变化,挑眉睇了桃生一眼。

    那一眼,让桃生忍不住腿发软。

    公子,您这么漂亮的眼睛实在不适合这样看人啊!

    至今依然抵挡不住自家主子美色的某小厮晕乎乎笑了:“公子告诉小的那位先生在哪里,小的替您去办!”

    “你想去?”

    桃生大力点头表忠心。

    “休想!”不知想到什么,池灿突然笑了,目光触及四分五裂的鸭戏图笑意又忽地收起,神情总算缓和几分,淡淡道,“取一个上好的匣子来。”

    “嗳。”能当上池公子的贴身小厮这点眼色还是有的,桃生很快取来一个紫檀木的长匣子。

    池灿最后看了鸭戏图一眼,把画装进了匣子里。

    桃生摊手等着公子把匣子放入他手中,却发现主子起身把匣子收了起来。

    迎上小厮呆呆的表情,池灿脸一板:“此事不得对别人提。”

    说完,他顿了顿,补充道:“特别是朱五、杨二他们。”

    桃生伸手放在嘴边,做了个缝嘴的动作,大声表决心:“小的死也不说!”

    池灿:“……”

    小厮这么蠢,心情居然莫名好了点。

    嗯,以后或许有机会找那丫头再画一幅,谁让画毁了呢。

    京郊官道上,一位白衣青年纵马驰骋,路两旁的繁茂花木飞快向后退着,仿佛再美的景物都无法在他心头稍作停留。

    行至拐角,他忽然从马背上纵身而起,抽中腰间长刀挥向某处。

    伴随着白马长嘶声与刀剑相击的清脆碰撞声,树旁转出一位玄衣男子。

    白袍青年一双眸子黑湛湛如被高山雪水沁润过的黑宝石,明亮干净,落在忽然冒出来的玄衣男子面上,问:“阁下是什么人,从出了城门似乎就一直跟着在下?”

    玄衣男子收回长剑,笑道:“阁下误会了,在下只是路过,碰巧而已。”

    白袍青年目光落在玄衣男子收回剑的手上,薄唇抿起,挑眉问道:“锦鳞卫?”

    玄衣男子颇为意外,见白袍青年神色平静,自知扯谎会落了下乘,干脆光棍地笑了:“将军好眼神,不知是如何认出在下的身份?”

    “握刀的姿势。”邵明渊目光平静扫了玄衣男子腰间长剑一眼,“阁下虽然拿的是剑,但拔剑的角度和位置,最合适的武器只有一种——绣春刀。”

    邵明渊说完,深深看玄衣男子一眼:“现在阁下能说明跟着在下的目的了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