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9章 字

正文 第39章 字

    “住在寇尚书府上啊——”乔昭喃喃道。

    她果然没有猜错,大哥若是进京,定然会去找外祖父。

    也不知此时大哥是否已经得到了她身故的消息。

    “今天寇尚书请旨彻查乔家大火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圣上已经任命了钦差前去嘉丰查探。”见女儿听得认真,黎光文乐得多讲一些。

    “任命了哪位大人当钦差?”乔昭脱口问。

    黎光文含笑道:“正是你东府的大伯父啊。”

    乔昭手臂上瞬间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皇上任命刑部官员为钦差大臣前去探查乔家失火一事乃在情理之中,而东府的大伯父黎光砚现任刑部侍郎,正是外祖父的下官。

    她由乔氏女变成了黎氏女,如今的亲人负责去调查前身之事,这样的巧合,只能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昭昭,你怎么哭了?”黎光文讲完,愕然发觉次女眼中隐有泪光闪动。

    乔昭无法说出缘由,只得道:“父亲讲得好,我感动的。”

    黎光文心肝一颤。

    居然这样就被感动了,原来次女的要求这么低!

    他忽然有些惭愧这些年来对次女的冷眼相待,就差拍着胸脯保证:“昭昭以后还想听故事了,就来找为父。”

    乔昭眼睛一亮,声音是天生的娇软:“太好了,多谢父亲!”

    黎光文揣着砚台飘飘然往外走时忍不住琢磨:真没想到,他还有讲故事的天赋!

    待屋内清静下来,乔昭抬脚去了西次间。

    西次间布置成了书房,文房四宝一应俱全,临窗还摆着一架古琴,已是落了灰尘。

    她拿起摆放在书案上的一叠纸,纸上字迹清秀挺拔,格外干净漂亮,正是才抄写一部分的佛经。

    乔昭看了一眼,吩咐阿珠:“去取一个火盆来。”

    冰绿快言快语:“姑娘,阿珠才来,哪里知道火盆收在什么地方,还是婢子去取吧。”

    见主子点头,冰绿瞟阿珠一眼,欢欢喜喜出去了。

    乔昭并不在意。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只要守住必要的底线,便无伤大雅。

    不多时冰绿拿了个火盆过来,笑盈盈道:“之前是霜红收起来的,险些忘了放在哪儿。”

    阿珠默不作声去了东稍间捧了烛台回来。

    冰绿撇嘴:“大白天的你拿这个做什么?”

    阿珠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姑娘需要。”

    “姑娘——”冰绿扭头去看乔昭。

    乔昭颇意外阿珠的细心,笑道:“我确实需要。”

    此时是春日,她用到火盆,那么必然是需要烛火的。

    冰绿一听,警惕瞪了阿珠一眼。

    这外来的心眼忒多,真是讨厌!

    阿珠淡定移开眼。

    乔昭点燃蜡烛,把那叠纸凑到火舌上。

    冰绿骇了一跳,扑过去抢救:“哎呀,姑娘,您这是做什么呀?”

    奈何火舌太厉害,一叠纸转瞬烧起来,乔昭随手丢进火盆里,很快就燃成了灰。

    冰绿心疼不已:“姑娘,您怎么把好不容易抄写的佛经烧啦?”

    “写的不满意。”乔昭温和解释。

    冰绿不可思议睁大了眼睛:“这还不满意?姑娘,婢子觉得您写得好极了。”

    她想了想道:“比老爷的字还好看!”

    “光好看是不成的。”乔昭冷眼瞧着火盆里连火星都没了,只剩下一堆灰烬,这才吩咐两个丫鬟,“你们收拾一下就出去吧,我在这里抄几篇佛经。”

    “是。”

    两个丫鬟把书房收拾干净退出去,乔昭铺纸研磨,出了一会儿神,提笔写起来。

    一个个潇洒飘逸的字如耀眼的花,依次在她笔下款款绽放,是与先前被烧掉的佛经全然不同的字体。

    不知过了多久,乔昭放下笔,目光落在纸上,神情怔然。

    这是极像祖父的字呢,这样一来,无论中途有什么阻碍,她一定会如愿见到那位大长公主的。

    街上人声喧嚣,临街的五福茶楼的雅间里却很清净。

    池灿叫了一壶茶,临窗而坐,自斟自饮。

    不多时走廊里响起脚步声,片刻后杨厚承推门而入,大大咧咧在池灿对面坐下来,伸手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仰头灌下。

    “牛饮!”池灿嗤笑。

    杨厚承全然不在意,把茶杯一放,叹道:“又没逮到姓邵的那家伙,他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

    池灿一听就不乐意了,绷着脸道:“真是贵人事忙。”

    杨厚承心中偷笑,没约到人池公子生气了。

    不想见好友发飙,他忙解释道:“可不是嘛,我问了侯府的下人,说他要去接亡妻的棺椁,这一去说不好要几天才能回呢。哼,说走就走,也不知道给咱们传个信儿!”

    “嗯……这也是正事。”池灿听了原因,别别扭扭道。

    “是呢,我也这么想。对了,怎么不见子哲?”

    提起这个池灿便笑了:“今天他妹妹生辰,他要留在府里招待表兄弟们。”

    杨厚承一听,挤挤眼:“我看是表姐妹吧。”

    三人是自小玩到大的朋友,当然知道朱五公子的烦恼,固昌伯府的那位表妹一直缠朱彦缠得紧。

    想到朱彦此刻的处境,两位损友毫无同情心,喝着茶水闲聊了一会儿便散了。

    池灿一回到长容长公主府,小厮桃生就禀告道:“公子,冬瑜姑姑传话说,长公主请您去一趟书房。”

    “知道了。”

    池灿换了一身家常衣裳,这才不紧不慢去了书房。

    “母亲唤儿子何事?”他说完,目光下移,落在长公主面前书案上摊开的那副画上。

    长容长公主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面前的画。

    她的手指修长饱满,涂着鲜红的丹蔻,晃得池灿心头烦闷。

    长容长公主目光缓缓落在儿子面上,把他极力忍耐的神色尽收眼底,反而愉快地笑了:“灿儿,原来那日你没有说谎,这幅画果然是找人临摹的。”

    池灿露出惊讶的神色来。

    当日他带着怒火说出那番话,母亲明显是不信的,今日又为何——

    长容长公主手指轻点画卷:“是作画的纸。”

    池灿瞬间明白过来。

    是了,鸭戏图是乔先生早年作品,若是真迹,收藏之人再爱惜纸张也不会如此新。

    长容长公主再次开口:“我很好奇,临摹此画的是何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