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8章 砚台

正文 第38章 砚台

    “今天的事,确实是你大姐做得不对。”

    “祖母!”

    面对唯一的宝贝孙子,邓老夫人难得脸一板,问他:“辉儿,你是不是跑你三妹那里兴师问罪了?”

    黎辉不服气地抿着嘴不说话。

    邓老夫人摇摇头:“辉儿,事情的来龙去脉你都弄清楚了?”

    “有什么不清楚的,大姐额头紫青了一片——”

    “那只是结果,原因呢?你可问了?就凭着以往的经验,你就去找你三妹算账,还跑来找祖母给你做主?”

    黎辉握了握拳。

    “辉儿,你也不小了,以后这样沉不住气可不行,咱们西府就你一个男孩,将来还指望你把这个家撑起来!”

    黎辉冷静了些:“祖母,我知道了。那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雅和苑发生的事涉及两位姑娘的品格,着实不大光彩,邓老夫人作为长辈本来不好多说的,可她瞧着孙子性子如此跳脱,便顾不得了,摒退了屋内伺候的丫鬟婆子把事情经过细细讲了一遍。

    邓老夫人讲完,问黎辉:“祖母说你沉不住气,可有说错?”

    黎辉面红耳赤,低头道:“祖母教训得没错,今日确实是我鲁莽了。不过您不要怪大姐,她本来拉住我说是她不对的,是我没听进去——”

    “你大姐心情不好,祖母能理解,这件事就算过去了。”邓老夫人抬手摸摸黎辉的头,满是慈爱,“去吧,向你三妹赔个不是。她以往年纪小,性子骄纵些,这次回来祖母冷眼瞧着已懂事多了。你是当哥哥的,要大度些。”

    他才不要当那个死丫头的哥哥呢!

    黎辉这样想着,还是应道:“是,孙儿这就去向三妹道歉。”

    一码归一码,做错了事,他认。

    邓老夫人老怀大慰,扬声道:“青筠,东西收拾好了吗?陪着三公子走一趟。”

    黎辉一脸不解。

    邓老夫人含笑解释道:“你三妹今日受了委屈,我把那方锦鲤戏莲的端砚给了她,正好送过去。”

    “祖父那方端砚?”黎辉惊呼。

    “嗯。”

    黎辉晕乎乎随着青筠出去了,走到半路暗想:祖母把那方砚台给了黎昭,父亲知道吗?

    乔昭才送走了何氏,就听丫鬟禀告说三公子与青松堂的大丫鬟青筠一道来了。

    居然没有闯进来,看来老太太给他讲明白了。

    “请他们进来。”

    片刻后黎辉走进来,迎上乔昭平静的脸,颇为尴尬。

    他目光游移,挪到一旁,红着脸道:“三妹……今天是我不对,误会了你,我……向你道歉……”

    乔昭斟了一杯茶,递过去,淡淡笑道:“三哥诚心道歉,那么我接受。”

    素手芊芊,握着雨过天青色的冰纹茶杯,黎辉头皮发麻。

    茶水里该不会放了泻药吧?

    迎上乔昭黑葡萄般的眸子,黎辉一咬牙把茶杯接过,仰头喝了。

    道完了歉,黎辉颇不自在,放下茶杯匆匆走了。

    候在外间的青筠把砚台交给乔昭,跟着离去。

    乔昭长长舒了一口气。

    这下子总算安静了。

    她打开包裹砚台的软布,露出一方光滑温润的砚来。

    莹白的手指从砚上掠过,乔昭点点头。

    摸起来是好砚,可见老夫人是用心补偿受委屈的孙女的。

    想想何氏,再想想邓老夫人,乔昭笑了。

    黎府的生活似乎也没那么糟。

    面对一方好砚,她来了兴致,偏着头敲了敲砚台,听它发出的声音。

    “姑娘,老爷来了。”

    随着冰绿的禀告,黎光文一脚踏了进来。

    少女侧着头,调皮地轻敲砚台,黎光文大惊:“快住手!”

    他一个箭步冲过去,迎上乔昭错愕的眼神,强忍着把砚台劈手夺过来的冲动,板着脸教训道:“老夫人赏你的砚台是难得的宝贝,怎么能如此轻率对待?”

    乔昭眨眨眼。

    她哪里轻率了?她明明很负责的。

    乔昭把砚台放下来。

    “轻点,轻点!”黎光文目不转睛盯着乔昭的手,见她放好了,这才松了口气,批评道,“怎么能胡乱敲呢?”

    乔昭好笑不已:“父亲,我在听音辨质。”

    “听音辨质?”黎光文摆明了不相信以往不学无术的女儿懂这个。

    “是呀,端砚以木声为上,瓦声次之,金声为下,祖母送我的这方砚台是好砚呢。”

    黎光文颇为惊奇看了乔昭一眼,忽然觉得闺女顺眼不少:“当然是好砚,这是你祖父用过的。当年——”

    当年他求了半天,母亲都没给他呢,如今居然给了他女儿……

    黎光文心情颇复杂,看了砚台一眼又一眼。

    好想要怎么办?

    父亲大人眼中的渴望太明显,乔昭把砚台推过去:“父亲若是喜欢,就送给您吧。”

    “不行不行。”黎光文连连摇头,义正言辞道,“这是你祖母赏给你的,怎么能转赠他人?昭昭,以后你定要勤加练字,才不辜负你祖母的期待。”

    “这样啊,我知道了,以后定会物尽其用。”

    黎光文欣慰点头,盯着砚台恋恋不舍。

    乔昭嫣然一笑:“不如这样,父亲给我讲个有趣的故事,我把砚台借给父亲把玩几天,就当是女儿略尽孝心了。”

    黎光文眼睛一亮,随后又暗下去:“咳咳,为父哪里会讲故事。”

    他这样正经严肃的人,怎么可能会看年轻人喜欢的话本子。

    乔昭暗暗点头。

    不会就好,她就知道这位父亲大人会这么说。

    乔昭终于把真正的目的说出来:“那父亲给我讲讲外面发生的趣事也可以呀。”

    想要阿珠与府中下人们打成一片是需要时间的,可她现在迫切想知道外面的事情,那么从在朝为官的黎大老爷这里打探消息就是最好的选择。

    她本来还想着再去找父亲大人下一盘棋呢。

    “外面的趣事?”黎光文皱眉想了想,叹气,“趣事没有,倒是有一桩惨事。”

    “什么惨事?”乔昭一脸好奇,心却揪紧了。

    “乔先生你知道吧?我记得以前你娘还曾专门买来乔先生的字帖让你临摹的。”乔先生书画双绝,就有书坊拓下他的字印成字帖售卖。

    “嗯。”

    “乔先生一家遭了大火,只有乔公子兄妹活了下来,如今正住在寇尚书府上呢。”

    乔昭眼睛骤然湿润。

    忧心多日,她终于得到了家人一星半点的消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