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6章 散场

正文 第36章 散场

    黎娇下意识低头,去看受伤的右手。

    “二姐,对不对?”

    黎娇一颗心沉了下去,可这么多年她在姑娘们中是头一份,从没被逼到这么憋屈的境地中,当下恼羞成怒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每个人手上纹路都不一样,从没听说过!”

    乔昭被这姑娘的无理取闹弄愣了,叹道:“二姐不懂也很正常,毕竟人的资质有别。”

    如果是她,被人打败了就干脆认输,这样子明明更难看,这么浅显的道理这姑娘不懂吗?

    “资质有别?你,你是说我笨?”黎娇立刻反应过来,迎上乔昭“孺子可教”的眼神,大怒,“你再说一遍——”

    “住口!”姜老夫人喝道。

    场面顿时一静,黎娇白着脸看向姜老夫人,软语喊道:“祖母——”

    她知道祖母虽然疼爱她,可要是在外面丢了脸,那是不会轻饶的。

    姜老夫人目光从黎娇面上滑过,落在大姑娘黎皎面上。

    黎皎站得笔直,身体紧绷,大气都不敢喘。

    今天的事处处透着邪门,黎三是怎么把她们两个全绕进去的?

    不对,自从黎三回来,似乎就和以前大不一样了,难道说人遭大难真的会变聪明?

    姜老夫人一声咳嗽让黎皎打了个激灵,瞬间回过神来。

    “弟妹,二丫头……不懂事,我这就把她领回去好好教训!”姜老夫人说出这句话,直比别人在她脸上扇了一巴掌还难受。

    事情已经很明白不过,再追问下去就是自取其辱了。

    邓老夫人抖了抖眉毛。

    闹了半天,敢情是二丫头飞扬跋扈在先,冤枉人在后啊!

    “还是乡君看得明白,趁着孩子还没长歪必须要好生管教啊。”邓老夫人拉长了声音道,把姜老夫人刚才的话原数奉还。

    姜老夫人气得手抖,偏偏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邓老夫人却不打算这么算了。

    西府再没地位,她也有两个当官的儿子呢,莫非别人的孙女是宝,她的孙女就是草?

    邓老夫人使了个眼色给何氏。

    在两位老夫人心中和棒槌差不多的何氏这一刻福至心灵,居然瞬间懂了婆婆的意思,附和道:“可不是嘛,乡君您不知道,就在刚才桂妈妈给二姑娘脱鞋,还被二姑娘一脚踹了个跟头呢。”

    “真有此事?”这个时候姜老夫人顾不得计较何氏的态度,面色阴沉问黎娇。

    黎娇吓得脸发白,直往母亲伍氏怀里躲。

    一直当壁花的桂妈妈慌忙赔罪:“都是老奴粗手粗脚,二姑娘教训得对。”

    看着请罪的桂妈妈,姜老夫人整个人都不好了,狠狠瞪伍氏母女一眼,再也没脸呆下去,豁然起身道:“回府!”

    “老夫人,娇娇的脚——”

    “死不了,让人背回去!”

    姜老夫人忍怒回到东府,把五姑娘黎姝打发回屋,一拍桌子:“混账东西,给我跪下!”

    老夫人的话黎娇不敢不听,忍痛从婆子背上爬下来,狼狈跪在地上。

    伍氏看着心疼不已,忍不住喊道:“老夫人——”

    姜老夫人怒火高涨:“伍氏,你把女儿养成这个样子,还敢替她求情不成?”

    “儿媳不敢。”伍氏扑通一声也跪下了。

    这时大丫鬟上了茶,姜老夫人接过来啜了一口,茶水不冷不热的温度让她心中稍稍舒坦了些,放下茶盏,居高临下看着跪在地上的母女二人,缓缓开了口:“娇娇,我以前都是怎么教你的?”

    黎娇低着头眼泪直掉:“祖母,我知道错了。”

    “那你说说,错在哪里?”姜老夫人端起茶盏。

    “我不该撒谎冤枉黎三,更不该管不住自己的脾气,随意对下人动手——”黎娇一边检讨一边观察姜老夫人神色,见老太太一只眼睛白雾茫茫,另一只眼睛目光森然,顿时说不下去了。

    “错!”

    姜老夫人把茶盏往茶几上重重一放,瓷器与木桌相撞,发出咚的一声响,仿佛鼓槌落在黎娇心头,让她一颗心随之一颤,更是惊惧。

    “你第一错,错在没有那个脑子就不要随意给人挖坑,既然挖了坑就务必把人埋好让她再无翻身的机会,而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第二错,错在用最粗鲁的法子惩罚下人,还是当着众人的面,你是生怕传不出去飞扬跋扈的恶名吗?第三错,错在既然已经一败涂地,没有干脆认输反而胡搅蛮缠,把大家闺秀的气度丢了个一干二净!”

    黎娇眼睛一眨不眨望着姜老夫人,听得目瞪口呆。

    “知道了吗?”

    “知道了。”

    看着发懵的孙女,姜老夫人暗暗摇头。

    她这个孙女天生急性子,平时记着她的教导还能勉强摆出端庄娴雅的样子,一旦遇到事立刻就绷不住了。

    真是烂泥——

    想到这里姜老夫人立刻打住。

    她的孙女就算真的是烂泥也要调教成美玉,再怎么样也比西府的强!

    “行了,伍氏,带着娇娇下去吧。以后娇娇每天抄两个时辰的佛经,修身养性!”

    “老夫人,时间是不是——”

    姜老夫人狠狠刮了伍氏一眼:“她是伤了脚,不是伤了手!佛诞日眼看就要到了,你难道不希望她露脸?”

    “是,儿媳知道了。”

    伍氏带着黎娇退出去,黎娇眼前阵阵发黑。

    两个时辰,除去上学时间,她岂不是连沐浴的时间都没了?

    雅和苑的西跨院里,东府的人走后,立刻空荡了不少。

    黎皎暗自吸了口气跪下来:“祖母,母亲,是我一时猪油蒙了心,请你们责罚!”

    何氏忍不住骂:“你小小年纪真是恶毒,红口白牙帮着旁人污蔑你妹妹!”

    黎皎浑身一颤,似是不堪重负,一张鹅蛋脸雪白雪白的,垂眸道:“是我今日心情太差,才一时想左了,母亲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无论母亲如何处置,我都不会有任何怨言!”

    她说着,以额触地,重重磕了一下。

    “还不扶大姑娘起来!”邓老夫人本来正生着气,一见黎皎如此却不忍心了。

    没娘的孩子日子总是艰难些,老太太难免偏疼。

    大丫鬟青筠忙把黎皎扶起,就见她额头青了一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