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4章 谎言

正文 第34章 谎言

    姜老夫人与儿媳伍氏匆匆进来,转瞬小小的西跨院挤满了人。

    二姑娘黎娇一看她们进来,立刻就哭了:“祖母,娘——”

    伍氏打眼一看一地的碎瓷片,还有女儿比雪还白的小脸,立刻变了脸色,快步走到黎娇身边,喊道:“娇娇,快让娘看看伤的怎么样。”

    黎娇把脚抬了抬:“好疼——”

    伍氏一看到女儿白嫩嫩的小脚上鲜血淋漓,顿时倒吸了口冷气,搂着黎娇沉声道:“董妈妈,还不快给二姑娘看看!”

    一个头梳圆髻的中年妇人走了过来,解下随身背着的箱子,蹲下替黎娇处理伤口。

    黎娇轻声呼痛,伍氏揽着她柔声哄着,一双眼睛平静中隐含凌厉,扫向何氏母女。

    在讲究规矩的姜老夫人面前,伍氏心中再恼,也不打算先开口。

    姜老夫人走过来,看了一眼黎娇的伤势,拧眉道:“脚上的伤口不浅,姑娘家留疤可不行。董妈妈,云霜膏带了没?”

    “带了。”董妈妈一边熟练给黎娇处理伤口,一边回道。

    姜老夫人点点头,缓步走至椅子旁坐下,这才不紧不慢开口:“二丫头是怎么伤的?”

    “祖母,都是黎昭害的——”黎娇忍不住喊。

    听到有可能留疤黎娇心中更恼,一双凤眼瞪向乔昭,恨不得扑过去把她撕下一块肉来。

    姜老夫人瞥了黎娇一眼。

    黎娇顿时住口。

    在乡君身边养了这么久,她当然知道姜老夫人的性子。

    姜老夫人收回目光,侧头看向邓老夫人:“弟妹,事情经过你可问清楚了?”

    邓老夫人笑笑:“我前脚才到,一来就命人先给二丫头处理伤口呢,具体情况还没问,乡君后脚就到了。”

    她说着,眼角余光悄悄扫了乔昭一眼,暗道这个孽障真是一天不惹事就浑身不舒坦啊,说好的抄佛经呢!

    “还没问啊?”姜老夫人挑了挑眉,看向乔昭,“三丫头,既然如此,你就说说吧。”

    何氏抓着乔昭的手一紧。

    乔昭走到姜老夫人面前,屈膝行礼,随后站起来,声音轻缓开了口:“回禀伯祖母,事情是这样的。刚才二姐闯进我的屋子,我见她火气太大,就请她喝茶,谁知二姐没接稳,茶杯就掉了下去,正好砸到她脚尖上——”

    “你胡说!祖母,她就是故意松手,茶杯才砸到我的脚,还害我摔了一跤,手按在碎瓷片上也给划破了……”黎娇说到最后,忍不住抽泣起来。

    姜老夫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故意松手这种小动作,她可见多了!

    一般在妾室见礼时,主母有意为难,就常爱使这一招儿,真没想到三丫头小小年纪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手段!

    姜老夫人沉着脸看向乔昭。

    少女站在正中间,承受着各色目光,一派平静。

    姜老夫人厌烦之余又有些疑惑。

    三丫头就是个窝里横的绣花枕头,以往见了她就如老鼠见了猫,早吓得战战兢兢了,今日是怎么了?

    乔昭这次回来没有被处置,姜老夫人早就心中不快,此时看她更不顺眼,沉着脸喝道:“三丫头,今天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事情到底如何你给我实话实说。若是有半句谎话,就是你祖母护着你,我也饶不了你!”

    姜老夫人积威已久,如今冷着脸说出这番话,别说一直装鸵鸟的五姑娘黎姝,就连黎皎都打了个哆嗦,紧张之余心中无比快意。

    黎娇受伤,黎昭挨训,今儿个真是个好日子。

    乔昭看了看姜老夫人,又去看邓老夫人。

    邓老夫人很想叹气。

    还以为遭了一回罪这孽障懂点事了,没想到依然烂泥扶不上墙,今天是该受点教训了。

    乔昭收回目光,一脸郑重:“伯祖母,既然您这么说,那我就实话实说不替二姐瞒着了。是我请她喝茶时,她劈手打落了我手中茶杯,这才被砸到脚的——”

    “你胡说,你胡说!”黎娇涨红了脸喊。

    乔昭轻瞥她一眼,神情平静:“当时大姐和五妹也在,伯祖母可以问问她们。”

    “大姐,五妹,你们说啊,当时是不是她故意砸我?”黎娇唯恐这二人说出实情,抢先问道。

    黎皎与黎姝一时没吭声。

    黎娇举着手哭:“祖母您看,我跌倒后手也被划破了,好疼——”

    姜老夫人面上不显,实则心疼不已,不由睃了乔昭一眼。

    乔昭眼皮也没抬,补充道:“二姐打落了茶杯,因为地滑摔倒又划破了手,起身后恼羞成怒,扬手要打我耳光——”

    “住口!”东府大夫人伍氏忍不住喊道,喊完忍怒对邓老夫人道,“二婶,三丫头这样败坏娇娇名声,您可要好好管教啊。”

    “呃。”邓老夫人应付了一声。

    看三丫头的模样不像说谎,要真如她所说,到底谁欠管教还不一定呢。

    姜老夫人咳嗽一声,提醒伍氏注意言行,转而问黎皎二人:“大丫头,五丫头,当时你们两个都在场,她们两个到底谁说得对?”

    黎姝忍不住往后一缩。

    黎皎则暗暗咬牙。

    黎三这死丫头居然拖她下水,既然如此,她就不客气了!

    “伯祖母,皎儿当时瞧着,好像是三妹没拿稳——”

    何氏怒吼:“黎皎,你这黑心的,怎么能诬陷你三妹!”

    乔昭忍不住扶额。

    当继母的在长辈们面前如此抢白继女,也就她这便宜娘亲了。

    “何氏,你闭嘴!”邓老夫人气得直翻白眼。

    黎娇抿唇笑了,她就知道,她们两个会站在她这边。

    姜老夫人瞥一眼何氏,追问:“那二丫头有没有扬手打三丫头耳光?”

    黎皎抿了抿唇,看向何氏,眼中隐藏着得意。

    何氏气得胸脯起伏,刚要开口,就见乔昭冲她轻轻摇头。

    姜老夫人重重咳嗽一声:“大丫头,不必看别人,你如实禀告就是。”

    “是,伯祖母。”黎皎眼角余光扫过乔昭,一字一顿道,“没有,皎儿当时扶起二妹,就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了。”

    五姑娘黎姝豁然抬头,随后又猛然低下去。

    黎皎心中轻笑。

    五妹那泥性子是不敢乱说的,当时的情景就只有她们几个人知道,她站在黎娇那一边,谁能证明她撒谎?

    呵呵,屋子里的丫鬟都是黎三身边的,她们的话当然不做准。

    确定了宝贝孙女受了伤还被冤枉,姜老夫人脸一沉:“三丫头,你还有什么话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