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3章 名声

正文 第33章 名声

    一行人走到雅和苑的西跨院,才进院子,就听到二姑娘黎娇左一声右一声的呻吟声,一声比一声高。

    刘氏嘴角忍不住翘起来:“老夫人,您听,二姑娘好像伤得不轻啊!”

    邓老夫人面不改色往前走:“伤势如何,看过才知道。”

    小丫鬟石榴看到这么多主子过来,吓得头一缩,飞奔进屋子:“太太,姑娘,老夫人过来了。”

    满地的碎瓷片加上黎娇的呻吟声让何氏乱了阵脚,一听小丫鬟禀告,腾地就跳了起来,结果不小心踩到一片碎瓷上,当即就呲了一下嘴,跌回椅子上。

    她怕女儿嫌她没用,咬紧牙关没吭声。

    “娘踩到碎瓷片了?”乔昭很自然地蹲下来,伸手去掀何氏的裙摆。

    何氏下意识往后一缩脚,慌忙道:“没有,没有——”

    一双柔软微凉的手按住了她,声音轻柔:“别动。”

    乔昭伸出双手托起何氏的右脚,看到鞋底有一道印子,所幸没有穿透,便松了口气,仰头微笑道:“没事儿。”

    何氏好似被人点了穴,傻愣愣看着乔昭,眼睛缓缓湿了。

    这时邓老夫人正好走进来,看到室内情景不由纳闷:“何氏,这是怎么啦?”

    何氏回过神来,晕乎乎笑道:“刚刚儿媳不小心踩到了碎瓷片,昭昭怕我伤着了,正给我看脚呢。老夫人,您看昭昭多懂事啊!”

    所以二姑娘受伤神马的一定是她自作自受,老夫人一定要明鉴啊!

    何氏一激动,眼泪刷地就下来了,还不忘含泪得意瞟了二太太刘氏一眼。

    刘氏不屑撇了撇嘴,心中却有些不是滋味。

    她的两个闺女对她从来没这么仔细过!

    刘氏酸爽着瞥了起身的乔昭一眼,心道,这死丫头咋还不恢复正常呢?她一点都不习惯!

    再也不可能恢复“正常”的乔昭向来人见礼:“祖母,二婶。”

    邓老夫人望着满地的碎瓷片皱眉:“怎么也不打扫干净?”

    二姑娘黎娇一听,警告瞪了乔昭一眼。

    乔昭微笑着实话实说:“二姐说要保留证据。”

    邓老夫人绕过地上狼藉,向坐在椅子上的黎娇走去:“二丫头脚受伤了?让叔祖母看看。”

    东府就黎娇一个嫡女,取名一个“娇”字,那是真正的娇生惯养,此时她伤了脚,却因怕疼不敢把鞋子取下来,便伸出受伤的手,可怜兮兮对邓老夫人道:“叔祖母,您看,我不只伤了脚,连手也伤了,好疼,都是黎昭害的……”

    少女白嫩嫩的手心一道浅浅的划痕,血渍已经凝固。

    邓老夫人一看伤得不重,暗暗松了口气,却不知脚上的伤如何,吩咐道:“桂妈妈,给二姑娘看看脚。”

    桂妈妈是老夫人的陪房,懂些粗浅的医术。西府不是大富大贵的门户,平时女眷们有个头疼脑热的小毛病,不值当请大夫,都是叫桂妈妈来看。

    “嗳。”桂妈妈应了一声,走向黎娇。

    黎娇一看走过来的婆子脚大手粗,心里万般嫌弃,皱眉缩缩脚,对邓老夫人撒娇道:“叔祖母,您告诉我祖母和我娘了吗?我想让董妈妈来看。”

    这董妈妈说起来有些真本事。她的干娘姓董,曾是宫中医女,乡君姜老夫人出嫁时她的母亲亲自求了宫中贵人,把董医女赏给她当陪嫁。

    董医女在黎府一呆二十来年,年纪大了认了府中一个丫鬟当干闺女,把一身医术教给了她,便是如今的董妈妈。董医女去世后,董妈妈就接替了她在东府的位置。

    当然,董医女的医术与太医院的御医们不能比,教出来的徒弟董妈妈医术自然不可能太高明,但比起民间粗通医理的婆子来,那是强多了。

    可董妈妈医术再高明,普通脚伤桂妈妈还是足能对付的,听二姑娘这么说,心里能高兴才怪。

    她立在一旁等着主子们定夺,面上看不出喜怒,心中却冷哼了一声:看把二姑娘能的,真以为自己是当公主的命!

    邓老夫人是敬着东府,可她不是能让小孩子拿捏住的脾气,更不会与一个小丫头计较,遂笑着劝道:“娇娇啊,你这脚上流血了,时间久了伤口与袜子黏在一起,再想弄开可就麻烦了。”

    黎娇脸色一白,想了想,不情不愿地伸出受伤的脚:“那还是请桂妈妈看看吧。”

    桂妈妈看向邓老夫人,邓老夫人冲她轻轻颔首。

    桂妈妈便跪坐下来,小心翼翼褪去黎娇的鞋子。

    黎娇吃痛,斥道:“轻点儿!”

    “是,是,老奴会小心的——”桂妈妈心中恼怒,面上不动声色,待拿起剪刀剪去被血渍黏住的罗袜时,掩在下面的小手指轻轻碰了一下露出来的伤口。

    “啊,痛死了!”突如其来的疼痛加上刚刚与乔昭的置气让黎娇的愤怒瞬间到了顶点,顿时把姜老夫人的淑女教导忘到九霄云外,抬脚就狠狠踹在了桂妈妈脸上,把桂妈妈踹了个跟头。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一直当做隐形人的五姑娘黎姝忍不住惊叫一声,随即死死捂住了嘴。

    黎皎先是一愣,随后快步走过去,俯下身来一脸焦急地问:“二妹,你没事吧?”

    黎娇抱着腿,柳眉倒竖,斥道:“毛手毛脚的东西!”

    邓老夫人脸色微冷,淡淡道:“容妈妈,还不快把桂妈妈扶起来,当心剪刀戳到手。”

    容妈妈走过去把桂妈妈拉起来,桂妈妈诚惶诚恐向黎娇请罪:“二姑娘恕罪,都是老奴粗手粗脚弄疼了您——”

    屋子里的下人再看向二姑娘黎娇的眼神就有些变了。

    她们这些人平时有个小毛病不舍得请大夫,都是找桂妈妈瞧的。桂妈妈心好,手里宽裕的丫鬟婆子给条手帕香囊,不宽裕的两手空空,全不计较。

    丫鬟婆子们同时在想:啧啧,都说三姑娘性子差,如今看来,二姑娘才是真正的飞扬跋扈啊。

    低头请罪的桂妈妈眼底划过一抹冷笑:这好名声啊,竖起来难,倒下去只需要动动小手指而已,可惜高高在上的姑娘们不明白这个道理。

    这时冰绿高声喊道:“乡君与大夫人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