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2章 受伤

正文 第32章 受伤

    一个小丫鬟自然是拦不住二姑娘黎娇的。

    或者说,冰绿很有几分小智慧,大姑娘与自家姑娘是天生的对头,当然要坚定护着姑娘。二姑娘在黎府姑娘中最贵重,连姑娘平时都要小意讨好的,她若拦狠了,那就替姑娘树敌了。

    于是黎娇就这么闯了进去。

    她进去时乔昭正捧着空茶杯喝,闻声抬眸往门口的方向睃了一眼,提起茶壶续茶。

    那样闲适的姿态骤然刺痛了黎娇的眼。

    她可从来不记得,黎三敢这般轻忽她!

    黎娇大步走过去,凤眼高挑,居高临下道:“黎三,这就是你的规矩,见我来了自顾喝茶?”

    乔昭把茶杯放下,大大方方笑了:“我以为二姐是不讲这些规矩的人,原来是自己可以不讲,要求别人讲。”

    黎娇蓦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瞪着乔昭。

    她是不是听错了,黎三敢这样和她说话?

    后面跟过来的大姑娘黎皎更是一脸惊愕。

    她怎么敢——

    五姑娘黎姝低着头,竭力让自己没有存在感。

    “二姐喝茶吧。”乔昭亲自斟了一杯茶,递过去。

    她神情平静,语气从容,可落在黎娇眼里,就是十足的挑衅。

    年幼时不懂事,这些姐妹还有与她吵架的时候,随着年纪渐长,这种情况早就绝迹了。

    也因此,黎娇格外忍不得,劈手打向那只伸过来的白白净净的手。

    茶盏被打落,准确无误砸在黎娇的脚尖上。

    入骨的疼痛骤然袭来,黎娇尖叫一声,下意识跳脚,踩到湿滑的地板,哧溜一声摔倒在地,一直滑到黎皎脚边。

    黎皎目瞪口呆。

    黎娇羞愤难当,厉声道:“笨蛋,还不扶我起来!”

    黎皎眼底划过阴冷不快,忙弯腰把她拽了起来。

    黎娇的脚尖已经疼麻了,手心被碎瓷片划破,火辣辣得疼。

    她惨白着一张脸怒视乔昭:“你故意的是不是?”

    “是二姐打落的。”乔昭耐心给她解释。

    黎娇更气,抬手就向乔昭的脸扇去。

    乔昭侧头轻巧一躲,黎娇被晃了一下,手打在屏风上,“啊”地尖叫出声。

    乔昭伸手一扶,晃动的屏风才没有倒地。

    黎皎骇了一跳,忙去扶黎娇:“二妹,你怎么啦?”

    “疼——”黎娇弯下腰去。

    春日里姑娘家的绣鞋轻软,黎娇今天穿着月白面的珍珠绣鞋,此时被茶盏砸到脚尖的那只绣鞋鞋面上一片红色已经氤氲开来。

    黎皎眼底的快意险些忍不住流泻出来,忙垂眸急声道:“天啊,二妹你的脚出血了,快去请大夫来!”

    她扭头才发现没有丫鬟跟着,而黎娇与黎姝过来同样没带丫鬟。

    此时五姑娘黎姝惨白着一张脸摇摇欲坠,显然是指望不上了,黎皎冲乔昭喊:“三妹,二妹受伤了,快命人请大夫来!”

    她心中却想:若是黎三这个时候犯浑不给请大夫,那就更有趣了。

    只可惜黎皎很快失望了,乔昭不疾不徐吩咐冰绿:“去青松堂告诉老夫人,二姑娘脚伤了,需要懂包扎的人过来处理一下,还要来个壮实的婆子把人背回去。”

    “嗳!”冰绿觉得今天太刺激了,应了一声飞快跑了。

    老天保佑她家姑娘别被东府的老夫人给吃了,那位乡君最疼二姑娘了。

    阿珠一言不发,拿了扫帚簸箕进来收拾,黎娇厉声道:“不许收拾,给我好好留着!”

    她含恨瞪向乔昭:“你想毁尸灭迹不成?”

    阿珠停住动作,看向乔昭。

    乔昭冲阿珠轻轻点头:“先留着吧。”

    阿珠心中担忧,忍不住又看了乔昭一眼,见她神色平静,心莫名安定了几分,默默退至一旁。

    青松堂里,二太太刘氏正与邓老夫人吐苦水:“老夫人,我说的没错吧,三丫头回来后咱们府上没个态度,人家长春伯府立刻来退亲了。唉,被三丫头这么一连累,别的姑娘们今后可怎么办呐——”

    邓老夫人眉毛动了动。

    嗯,要说起来,三丫头回来,唯一的好事就是这个了。

    这亲事退得好啊,大丫头眼看着就要嫁过去了,一想到清清白白的孙女要嫁给那么一个小畜生,她多少个夜晚睡不着觉啊!

    这下好了,亲事退了,还不必担心固昌伯府有想法,两全其美。

    邓老夫人美滋滋想着,伸手从果盘拿过一枚果子咬了一口。

    老太太牙口好,咔擦一声脆响,果子就被咬下去一小半。

    刘氏忍耐地抽抽嘴角,一咬牙干脆哭起来:“老夫人,儿媳还有两个丫头未出阁呢,今日您若是不给个说法,儿媳就——”

    “弟妹就怎么样啊?”何氏抬脚走了进来,冲邓老夫人见过礼,直接就和刘氏对上了,“我就知道,我晚来一步弟妹就要把我闺女踩到泥沟里去!难不成你闺女是闺女,我闺女就是大风刮来的?还是上街买胭脂水粉白送的?”

    她一通说完,扭头冲着邓老夫人就哭了:“嘤嘤嘤,老夫人您可要替儿媳做主,哪有当婶子的不依不饶要逼死侄女的?咱们家不是书香门第嘛,这么不厚道的事儿,我可是开眼了——”

    “何氏!”刘氏火气腾地就上来了。

    哪有人说话这么直白难听的,土财主家的女儿就是粗俗!

    “嘤嘤嘤,婆婆您听听,弟妹这么不客气叫我呢。我虽是继室,那也是她大伯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回来的——”

    邓老夫人瞥了刘氏一眼。

    刘氏被气得险些翻白眼,心中不停劝自己:不跟土财主的女儿见识,要斯文,要懂礼!

    “大嫂。”她忍耐地喊了一声。

    何氏立刻不哭了,响亮应道:“嗳!”

    邓老夫人拿起果子,又咬了一口。

    她不生气,要是真计较,早就被这两个儿媳妇气死了!

    这时大丫鬟青筠领着冰绿匆匆进来,冰绿扑通一声跪下来:“老夫人,二姑娘脚伤了。”

    这话一出,邓老夫人眼皮立刻一跳。

    刘氏一看是冰绿,嘴角顿时翘了起来:“哎呀,这不是三姑娘身边的冰绿嘛,二姑娘在三姑娘那里吗?好端端的脚怎么会伤了?”

    何氏跳起来:“老夫人,儿媳先去看看!”

    邓老夫人站起来,吩咐侍立一旁的婆子:“容妈妈,叫上桂妈妈去雅和苑。青筠,你去一趟东府禀告乡君。”

    邓老夫人交代完,一群人浩浩荡荡向乔昭住处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