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0章 教女

正文 第30章 教女

    “你,你怎么知道?”黎皎羞得满面通红。

    任谁有这样一位未婚夫婿,都不是什么光彩事。

    乔昭忍不住叹息。

    她怎么知道?有何氏那样一位亲娘,想不知道太难了。

    每当这对姐弟发生什么倒霉事,何氏第一时间就兴冲冲告诉闺女,面对着不给好脸色的女儿百折不挠凑近乎。

    “你这是什么歪理,大姐被退了亲,反而要敲锣打鼓庆贺吗?”

    乔昭理所当然反问:“摆脱那样一位人渣,难道不该敲锣打鼓吗?”

    她移开目光,与黎皎对视,黑白分明的眸子有种让人无所遁形的通透。

    黎皎不自在地移开眼,拉了拉黎辉:“三弟,咱们走吧。”

    “大姐,你总是这般好性子!”

    “三弟,不要再闹了。三妹你好好歇着,我先回了——”黎皎转身快步离去,黎辉忙追了上去。

    珠帘晃动,发出悦耳的响声,余音袅袅。

    阿珠俯身捡着七零八落的棋子。

    冰绿冲着珠帘呸了一声:“姑娘就不该给他们上茶嘛,两个人就欺负姑娘一个!”

    “好了,帮着阿珠把棋子捡起来,我还要继续下。”

    “这怎么继续啊?”冰绿一脸茫然。

    等阿珠把棋子都捡起来,乔昭从棋罐中拾起棋子,一枚枚落在棋盘上。

    她不急不缓复盘,心中却想着事情。

    小姑娘黎昭的被拐,当然不是那么简单。

    尽管黎昭留下来的记忆里没有任何异样,可她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却看出不少有意思的事来。

    花朝节那日,黎昭原本不想出行,是无意中听说固昌伯府的世子杜飞扬也会去玩,这才改了主意。

    固昌伯府是黎皎的外家,杜飞扬正是她的舅家表兄。

    小姑娘黎昭为了见到那位世子,自然会放下平日对黎皎的不满,紧紧跟着她。

    大梁一年一度的花朝节热闹非凡,拐子们都盯准了这样的节日。小姑娘黎昭娇蛮有余,聪慧不足,在那乱糟糟的街上一个不经意间跟丢了人,形单影只,自然就成了拐子们下手的对象。

    有的时候,想要害死一个人多么简单,黎皎情急之下再把黎府三姑娘走丢的事叫嚷开来,就彻底绝了她回家的路。

    退一万步讲,她如今顶着黎昭的身份回来,黎大姑娘趁机摆脱了那样一门糟心亲事,还赢得无数人怜惜,也是不亏的。

    乔昭手下不停,心中琢磨着这些,只觉内宅弯弯绕绕,实在令人不寒而栗。

    黎皎出了西跨院疾步往外走,心中惊涛骇浪。

    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有种盘算的一切都被那丫头看穿的感觉?

    她压根没有想到一个被拐的女孩子还能完好无损回来,当然,就算回来她也不怕,能趁机摆脱了与长春伯府的亲事同样值得庆贺。

    长春伯幼子明明是那样的混账,就因为是母亲在世时订下的亲事,父亲想要退亲,外祖家不愿,父亲就妥协了。

    这个一石二鸟的计划她在心里盘算了许久,明明天衣无缝,为何黎三会有那样的眼神,好像看穿了一切?

    这不可能,黎三那样的蠢货,怎么可能想得到这些?

    黎皎想着心事往前走,不顾黎辉在后面追,险些与黎光文撞在一起。

    黎光文伸手扶住她,一脸诧异:“皎儿,怎么了?”

    黎皎回神,迎上黎光文关切的目光,声音不自觉哽咽:“父亲——”

    “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我没事。女儿先回去了。”黎皎匆匆一礼,疾步而去。

    黎辉追了过来,被黎光文拦下:“你们从西跨院过来?你大姐怎么了?”

    黎辉脸色阴沉:“还不是黎昭,又欺负大姐!”

    这样的场景显然已经发生过太多次了,黎光文下意识就蹙了眉,不悦道:“她又胡闹了?”

    黎辉冷哼一声。

    黎光文回过味来,打量着儿子:“你不是在国子监读书么,怎么会在家里?”

    西府两房,孙辈统共就黎辉这么一个孙子,养得性情自然有些骄纵,他气呼呼道:“还不是听说黎昭害大姐被退亲,儿子不放心大姐,这才赶回来的。”

    “呃……”黎光文顿了顿,嘱咐道,“你们姐弟自小要好,你去劝劝你大姐,要她不必太伤心,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长女那门亲事实在让人不满,如今退了,名声虽然受些损失,可长远来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若不是固昌伯府拦着,他早就想退了。

    许是这样想,明明次女惹了这么大的祸事,黎光文意外发觉竟然没那么生气。

    黎辉显然也察觉了这一点,不满道:“父亲,三妹那里就这么算了?她再不收敛性子,以后还不一定连累多少人!”

    黎光文脸一板:“嗯,为父是要去好好教导她一番!”

    指望何氏,那纯粹是说笑。

    黎辉这才气顺了些,行礼道:“父亲,那儿子去劝大姐了。”

    “嗯,去吧。”黎光文点点头,抬脚走进了西跨院。

    院子里石榴树上的绿芽更加繁盛,窗前芭蕉青翠欲滴,整个小院宁和雅致,只闻清脆的落子声。

    黎光文板着脸进去,就看到少女盘膝,一手执白,一手执黑,正在下棋。

    自己与自己下棋?

    黎光文心中一动,一时忘了来意,冲两个丫鬟摇摇头示意不得出声,抬脚走了过去。

    乔昭正下到妙处,沉吟良久落下一子,就听一声低喝:“好!”

    她抬眸,便看到父亲大人站在一旁,双目闪着异彩紧盯棋盘,明明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可眉宇间依然有种少年的清新。

    人清如玉。

    “父亲——”

    她欲起身见礼,被黎光文拦住:“来,继续!”

    他一屁股坐在乔昭对面,捡起白子沉吟起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一局终了,黎光文起身,开怀大笑:“痛快,真是痛快!”

    他浑身舒畅,含笑施施然离去,留下乔昭一脸莫名其妙。

    父亲过来究竟是干什么的?

    黎光文快要走到书房才猛然停下脚步,懊恼拍了拍脑袋。

    总觉得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终于想起来了!

    他还没教训成天惹祸的闺女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