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0章 睿王

正文 第20章 睿王

    马车里先伸出一只手,纤细白皙,犹如最水灵的青葱把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那只手沉稳有力搭上阿珠的手,少女起身、迈步、下车,每一个姿态都从容优雅。

    少女生得娇柔,身形单薄如脆弱洁白的玉兰花,仿佛被人轻轻一触就会折断,可她一身青色衣裙无端把天生的柔弱压下去三分,有那么一瞬间,倒让人觉得那是一株挺拔的白杨,青翠、傲然,不畏任何风霜。

    有些习惯是融入骨子里的,乔昭跟着名满天下的乔拙先生学会了洒脱从容,可同时也受到了祖母与母亲最严格的淑女教导。

    她理了一下衣裙,疾走几步,屈膝便要冲郑老夫人行礼,何氏从旁边冲过来,一把把她抱住了。

    “昭昭,我的好囡囡,娘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呜——”何氏紧紧抱着乔昭,放声大哭。

    乔昭被何氏搂得死紧,勉强抬头,冲目瞪口呆的邓老夫人露出个歉然的笑容。

    邓老夫人心头升起一抹异样。

    这个丫头自小刁蛮任性,还学了很不好的攀高踩低的习气,连自己亲娘都看不起,曾几何时有过这般娴雅适度的姿态?

    她出身虽一般,可毕竟活了这么大岁数,刚刚三丫头下车疾走数步,别看步伐快,可行不露足,连垂下的珍珠耳坠都只是轻轻晃动,这样的仪容她只在东府那位挑剔苛刻的老妯娌身上看到过,就连那位老妯娌精心教导的孙女都做不到这般自然,仿佛是把教养融到了骨子里。

    眼看何氏抱着乔昭大哭,很不像样子,邓老夫人把这些想法压下,沉着脸冷声道:“还杵在大门口干什么,还不快带三丫头进去。”说完又冲李神医见礼,“让老先生看笑话了,请老先生移步寒舍,老身已经命人薄备酒水,答谢老先生对那孽障的救命之恩。”

    李神医暗暗点头。

    没想到黎丫头有个不着调的娘,当祖母的还算靠谱。

    “不必了,我还有事,不便久留。”李神医冲乔昭招手,“丫头过来。”

    “娘——”乔昭提醒了一句。

    何氏万分不舍松开手,哭得满眼是泪。

    乔昭看不过去,抽出帕子递给她:“娘先擦擦脸吧。”

    何氏接过手帕,怔怔望着乔昭,忽然掩面大哭:“嘤嘤嘤——”

    女儿居然拿帕子给她擦脸,不行了,女儿这么懂事,一定是因为在外面遭了大罪!

    何氏越想越心疼,揪着帕子哭得更惨。

    乔昭:“……”

    她错了,她有罪!

    不敢再刺激何氏,乔昭赶忙走向李神医。

    李神医抬手,拍了拍乔昭的头,转而对邓老夫人道:“老夫从人贩子手中救下这丫头,瞧着她很投眼缘,已经认了她当干孙女,老夫人不介意吧?”

    邓老夫人一怔,忙道:“怎么会,这是三丫头的福气。”

    这老者气势不一般,连跟着的下人都不同寻常,可见是个有身份的,他能认三丫头当干孙女,三丫头以后总算还有条活路。

    想到才回来的孙女,邓老夫人一阵糟心。

    再怎么不待见这个孙女,她也盼着家中子孙好好的。

    乔昭同样是头一次听李神医这样说,把诧异遮掩在眸底,心中一暖。

    她没想到,李神医会为她这般打算。

    是因为老人家在小姑娘黎昭的身上看到了乔昭的影子吗?

    只是这样一想,长久以来把所有情绪都压抑在心底的乔昭忽觉眼眶一热,无声落泪。

    无论如何,“乔昭”没有彻底消失在这世上,总会有些人记得她曾活过。

    见她落泪,李神医有些意外,很快就用笑容把诧异遮掩,抬手慈爱地拍拍她:“丫头,等李爷爷忙完这阵子,就来看你。到时候谁若欺负了你,告诉爷爷!”

    乔昭恢复平静,冲李神医一福,一字一顿道:“昭昭知道了。”

    李神医眼睛一眯。

    是他的错觉吗?黎丫头与乔丫头越发像了。

    “那就这样,爷爷先走了。”李神医说着冲邓老夫人点头道别。

    邓老夫人忙道:“老先生,您有事要走老身不敢拦,只是还请老先生留下姓名,也好让我们知晓恩人身份。”

    李神医抬了抬下巴,傲然道:“老夫姓李,号珍鹤,贵府老爷既然是朝廷中人,应该知道老夫是谁。”

    李神医留下这句话,转身大步上了马车,早就等得心焦的护卫们立刻催动马车,眨眼就消失在杏子胡同口。

    马车一路往西,忽地又往北,这样来回兜了几个大圈子才终于直接从一处巍峨府邸的角门悄悄驶入,一路驶到一个雅致幽静的小院,这才停下来,请李神医下车。

    李神医黑着脸走出来,左右四顾一番,盯着小院门口不动弹。

    “先生——”

    李神医目光凌厉瞪那护卫一眼,怒问:“这是哪里?”没等人回答,自顾冷笑道:“别告诉我是什么侍郎府,老夫计算着呢,从角门进来到这里足足用了两刻钟,可没哪个侍郎府能有这么大!”

    护卫们面面相觑,一时谁都不敢言语。

    主子以侍郎府的名义把老神医诓来,这下是瞒不过去了。

    “神医果然慧眼!小王未能远迎,还请神医勿怪。”小院里走出一位三十左右的男子,冲李神医一揖。

    男子衣袖上的四爪团龙纹让李神医觉得格外刺眼,他抖了抖眉毛:“睿亲王?”

    他好久没与这些皇亲贵胄打交道,不过对当今天子硕果仅存的两位皇子还是有印象的。

    皇五子封睿王,皇六子封沐王,两位皇子年龄仿佛,不过皇五子睿王体弱,身形比沐王单薄许多。

    “不知王爷请老夫来,所为何事?”

    李神医心生不妙的预感,做人果然不能贪心,他这是为了一株灵草把自己搭进去了。

    他就说一个小小的侍郎府怎么会弄到那样珍稀的灵草,奈何他急需,这才上了钩。

    李神医的古怪脾气睿王早就耳闻,堂堂亲王身份亦不敢托大,忙道:“是小王身体不适,想请神医调理一番。请神医随小王进屋再谈。”

    二人进了小院屋内,只留下睿王心腹,在李神医不耐烦的眼神催促下,睿王吭吭哧哧开口:“小王多年来只生了两子,陆续夭折,想请神医替小王看看身体有无不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